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人口贩运猖獗 女权组织抗议美报告排名


人口贩运(资料照片)。

人口贩运(资料照片)。


华盛顿—“我觉得中国应该被归为第三等级,也就是情况最糟糕的国家名单。” 美国人权组织女权无疆界主席瑞洁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语气有些激动。

美国国务院上周发布的《2015年人口贩运报告》分析了188个国家的人口贩运状况,并把这些国家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等是完全符合最低标准的国家; 第二等是没有达到最低标准但正在做出努力改进、属于有待观察的国家;第三等是不符合标准也没有努力改善的国家,第三类国家可能面临美国的制裁措施。中国被列于第二等级。

女权组织:“计划生育政策”应改名为“强制堕胎政策”

两年前,中国在美国国务院发布的《2013年人口贩运问题报告》中曾被列为第三等级。报告中将中国描述为被迫做工和从事性交易的男人、女人和儿童的来源地、中转地和目的地。

瑞洁表示,两年前中国存在的问题现在仍然没有任何改善。“我想不出任何原因能使中国从第三等级升到第二等级”她说。

报告中提到,中国政府修改了计划生育政策,允许夫妻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的家庭生二胎。这是提升中国排名的一个原因。瑞洁说,“这甚至不是事实”。

她说,“首先,这个政策只会影响到大约1亿对夫妇,而中国有13亿人,这是杯水车薪。其次,它没有考虑到高压政策。即使对于那些可以生二胎的夫妇来说,他们需要为第一、二胎办理准生证,否则他们就要被强制堕胎。第三,即使中国现在立刻取消计划生育政策,也对存在了几十年的贩卖性奴的情况没有作用。因为现在失踪的妇女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被选择性的卖到海外。”

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此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谈到,中国人口贩运活动的猖獗与计划生育制度有关系。

他说,“如果不是过去实行那么严格的计划生育制度,那也不会有这么严重的儿童贩卖的问题。当然,人口贩卖在世界很多国家都存在。在那些没有计划生育的国家也存在着人口贩卖或者拐卖儿童这样的问题,但只不过计划生育政策使得它在中国变得更加严重。”

但他也表示,即便中国全面放开生二胎,也还是有不能生育的家庭对儿童有需求。所以,“根本上看,还是要解决养老的问题、社会保障的问题。”他说。

据中国媒体报道,7月10日,国家卫计委在通报人口和计生工作情况时透露,在全面放开二胎方面,中国正在抓紧制定相关规定。这次表态被舆论解读为生育政策的松动。

虽然中国滞后的生育政策导致的男多女少的现状,从需求层面上推动了人口贩运活动的进行,许多学者和法律界人士认为,最重要原因还是立法和执法力度的不足。

中国《刑法》有缺陷 人口贩运买方也应重判

由于人口贩运通常是以团伙为单位进行犯罪,买卖双方相互配合,隐蔽性高,抓捕难度相较其他犯罪更大。这种案件又多为跨境或省市区流窜作案,点多线长面广,拐卖犯罪嫌疑人多为农村地区流动人员,居无定所、行踪不定。被拐妇女儿童往往被数次转卖,侦查过程中,只要一个环节断线,整个案件侦破就会陷入僵局。

据报道,在今年初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提出要建立对涉拐卖儿童妇女等犯罪的常态化打击整治机制。人大代表黄炳章也向大会提交建议,认为应修订刑法相关条款,买卖同罪。

中国现行《刑法》第241条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因此在现实中,买方很少被追究责任,这实际上是间接纵容了贩运妇女儿童的行为。

黄炳章在建议中还提出,应在全国范围内,在婴儿出生或儿童登记户口时一律免费采集指纹和DNA存档。

虽然公安部自2009年起就已经建立有世界上首个专门用于打拐的DNA信息库,截至目前已为3500余名多年前被拐的儿童找到亲生父母,但是该信息库的覆盖面相较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仍然有限。

据悉,该信息库的采集对象包括两类父母、三类儿童在内的五类人员必须采集血样进行检验,并将数据录入全国数据库。两类父母,即经工作已经确认被拐卖儿童的亲生父母、自己要求采血的失踪儿童亲生父母。三类儿童,包括解救的被拐卖儿童,来历不明、疑似被拐卖的儿童和来历不明的流浪、乞讨儿童。血样的检验鉴定和入库、比对工作全部由省级或指定的地市级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承担。

为什么被拐女回家难?

今年初,一篇名为《一个正宗的山区人民:为什么被拐卖的女孩一般逃不掉》的文章在中国的网路上被疯狂转载。作者用亲身经历讲述了被拐卖到偏僻山村的女孩们的悲惨经历。记者目前无法证实文章的真实性,但其中所述内容与近日被推到风口浪尖的“最美乡村女教师”郜艳敏的经历有许多相似之处。

据报道,1994年,18岁的河南姑娘郜艳敏在石家庄火车站被人贩子拐骗,转手以2700元的价格被卖到河北曲阳县下岸村。之后,由于难以逃脱,她选择了接受现实,并成为当地村里的代课老师。

被拐妇女选择留下并不是个案。

在2000年公安部福建省“打拐”专项行动中被解救的234名被拐妇女中,愿意回家的只有十几人,不到10%。大多数都选择与警方签署保证书,继续留在当地。据人民网报道,这些妇女大多是被拐卖到当地后,被强逼成婚,有了孩子。被解救后,由于骨肉之情难以割舍,去留两难,所以为了孩子,不少人选择留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