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全面放开二孩 中国犹抱琵琶半遮面


中国的一胎化政策被批评导致社会迅速老龄化,衍生出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

中国的一胎化政策被批评导致社会迅速老龄化,衍生出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

中国负责计划生育政策的官员近日在回答中国媒体有关全面放开二孩问题时表示,“正在按中央的要求抓紧推进有关工作。”这一表态被很多中国媒体解读为,这是中国即将全面解冻已实施30多年的“一胎化”政策所释放的积极信号。但随后中国各主流官媒旗下网站纷纷刊载文章,称中国应首先落实好“单独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应慎重。一前一后,态度暧昧。

卫计委:正在积极推进全面放开二孩的相关工作

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卫计委)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7月10日在国家卫计委例行记者会上被媒体再次问到何时“全面放开二孩”。杨文庄并未直接予以回答,但表示“正在按照中央的要求积极推进全面放开二孩的相关工作。”

这已经是国家卫计委就这一问题年内第六次表态。5月份,国家卫计委发言人宋树立还表示全面放开二孩“没有时间表”。杨文庄此次表态一度被中国媒体认为是中国即将对“一胎化”政策进行全面调整所发出的最积极信号。

主流官媒给“全面放开”降温

但接下来几天,中国各主流官媒如新华网、人民网和央视新闻对杨文庄的话进行了澄清。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在其官方微信帐号上发表了《回应“二孩”全面放开?国家卫计委这么说……》的短文给“全面放开二孩”的呼声降温。这篇短文引用杨文庄的话说,“当前主要任务是继续组织实施好单独两孩政策,未来将逐步调整完善甚于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所谓“全面二孩”是较“单独二孩”而言,指父母双方无论是否是独生子女都可选择再生一个孩子。此前的“单独二孩”是指父母双方必须有一方为独生子女才可被允许再生一个孩子。“单独二孩”最早从2014年1月开始在浙江、安徽、江西三省实施,3月到6月在全国多省实施,9月份全面落地。

易富贤:“单独二孩”政策已全面破产

《大国空巢》一书的作者、目前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从事研究工作的中国人口学专家易富贤对美国之音表示,从目前来看“单独二孩”政策并未起到预期效果。他说:“事实上,目前‘单独二孩‘政策已经破产。卫计委和中国人口协会仍然用错误的信息去误导中央。比如说,‘单独二孩’符合预期,说2014年比2013年多出生了47万人,那么到2015年会出生更多。他们都是在胡说。”

易富贤说,人类正常怀孕期为266天,也就是说只有在2014年4月9日前怀孕的妇女才能在2014年内生下小孩,但事实上在2014年4月9日前环孕且属于“单独二孩”的只有9万。9万新生儿对中国新增人口的贡献微乎其微。据国家卫计委统计数据,2014年中国共出生人口1687万,比2013年增加47万,人口出生率比上年提高0.029%。

三十多年“一胎化”恶果开始显现

中国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实施“计划生育”,要求每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以控制庞大的人口数量。除在个别少数民族地区以外,该政策得到了中国各地方政府的强力贯彻执行,妇女在怀孕前须向当地计生部门申请准生证,而一旦超生将面临严重后果,包括高额处罚、甚至强制堕胎。

三十多年后,中国“一胎化”政策的负面后果逐步显现。美国之音此前报道说,一胎化生育政策导致中国人口性别比例严重失调,中国即将迎来一场“光棍危机”,到2050年中国将有4000万男性找不到老婆。

中国青年报7月14日一篇题为《东北拉响人口警报: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的文章被中国各门户网站广泛转载。文章说,“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东北人口在加速减少,并已严重影响到其经济复苏,东北人口危机的警报已经拉响。”2010年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三省—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三省的出生率分别为1.03%、1.03%和1.0%,远远低于全国1.5%的平均水平。根据国际通行的标准,出生率在1.3%以下即属于“超超低出生率”。

超低的出生率的后果是“未富先老”,人口结构提前老龄化。以黑龙江省为例,2012年黑龙江省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7760元,在全国排名倒数第三,仅高于青海和甘肃,而2013年黑龙江65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358.9万,占全省人口的9.4%,已步入老龄社会。

而东北的情况只是整个中国情况的缩影。在首都北京,2014年65岁以上老年人口数量达到204.3万,占户籍人口的15.3%,较2013年的14.87%进一步扩大。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7月16日在全国老龄办发布报告称,截至2014年底,中国60岁以上人口数量已达2.12亿,高龄老年人口2400万,失能老年人口近4000万。

官方驳斥中国已陷入“低生育陷阱”

对于老龄化给中国经济和社会带来的严峻挑战,很多人口学家都主张政府只有马上全面放开二孩才能赶上政策调整的最后窗口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和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统计学博士黄文政在财新网上发表的文章说,“在如此严重的低生育率危机下,我国需要立即取消生育限制并鼓励生育。即便全面放开二孩,而不是完全取消生育限制,那所实施的也是全球最严厉的生育限制政策。像现在这样慢吞吞地来考虑所谓放开二孩的政策,将再一次错过应对严重人口危机的时机,进一步将造成难以弥补的历史代价。”

根据2010年中国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中国出生率为1.18%,低于国际上通行的1.3% “极低生育率”或“低生育率陷阱”的标准,即人口无法自然更替,对再生产和人口未来发展极为不利。但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引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宋健的话说,中国的出生率统计存在漏报现象,如果把漏报的补上去,那么中国实际的人口出生率应在1.5%-1.65%的水平上,由此证明“中国已进入低生育陷阱”的说法无依据。

但《大国空巢》一书的作者易富贤强烈质疑这种说法。他说:“他们说目前生育率还有1.5到1.65,这怎么可能啊?!我们国家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生育率只有1.18,也就是每个妇女平均生1.18个孩子。抽样调查显示2011年只有1.04,2012年1.26,2013年是1.24,就是1.2的生育率,平均每个妇女生1.2个孩子。卫计委和(一些)人口学家说还有1.5、1.65。这是胡说八道啊!”

环时:批评计划生育是“反攻倒算”

中国官方在人口政策这一重大问题上的暧昧态度凸显中国“一胎化”政策的高度政治敏感性。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7月15日发表社评,题目是“骂计生者比当年批马寅初还疯狂”,称“中国社会并不存在对计划生育的真实痛恨”。社评说,“有少数人对计划生育这一过去几十年的国策做‘反攻倒算’式的批评,这是一种极端声音。这种声音在互联网上有时形成汇合,像是有点声势,但这是一种假象。”

马寅初是中国著名人口学家,早年留学美国,1915年回国后曾先后在北京大学、中山大学、交通大学、浙江大学等任教。他提出节制生育、提高人口质量的“新人口论”,认为中国人口增长过快,“是极大的负担”。他的“新人口论”曾在大跃进期间遭到批判。

这篇社评还说,“现在有少数人批评计生政策,动辄说中国可以养育二十几亿人口,这种声音比当年马寅初人口学的批判还要疯狂。世界上有老龄化问题的国家有的是……但二十几亿人口的国家会是什么样难以想象。那很可能是一个超级的‘蚁族国家’,谁也别试图哄骗我们那样的中国有多美好。”

环球时报一天前还刊登了浙江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刘志军的文章,称全面放开二孩不是对计划生育政策的“拨乱反正”。刘志军在这篇文章中说,中共早在1980年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时就已预见到“一胎化”带来的各种问题,“但认为这些问题是‘完全可以提前采取措施加以应对的’”。作者认为,现在讨论全面放开二孩并不代表过去实施了30多年的政策是错误的,而是政府与时俱进“瓜熟蒂落”。

“这完全是个别学者揣测中央领导如何如和,为了给中央保面子,”易富贤反驳说,“计划生育本身就是错误的,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你现在就算放开二胎也是错误的。中国实行二胎的地区也只有1.5的生育率。”

易富贤表示,人口学者圈内一般对今年下半年的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抱有期待。他说:“中央的确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我觉得五中全会能至少放开二胎,但我希望五中全会能够彻底地废除计划生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