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0 2016年09月29日星期四

兰蔻受夹进退失据 中港网友再掀骂战


艺人何韵诗(左二)和黄耀明在金钟占领运动大台上

艺人何韵诗(左二)和黄耀明在金钟占领运动大台上

法国知名化妆品牌“兰蔻”(Lancôme)的香港分公司,近日迫于中国大陆官媒和愤青网友的压力,取消香港支持民主的艺人何韵诗的一场小型音乐会,引起香港各界强烈反弹。曾积极参与2014年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的何韵诗,星期一发表声明,批评兰蔻屈膝于霸凌,过分自我审查,已牵动整个社群恐惧,助长极权蛮横。

活跃于社会运动、民主普选、同志平权等领域的歌手何韵诗,因参与2014年占领运动遭中国大陆全面封杀。何韵诗近期获兰蔻品牌邀请,定于6月19日在新开设的兰蔻上环分店举行一场小型音乐会。

据报道,新浪新闻6月4日称,有网民爆料,何韵诗虽已难以再从中国内地赚钱,但仍有从内地人口袋里赚钱的企业,在养她、资助她,内地人的钱被拿去给了支持“港独”乃至“藏独”的艺人,甚至有可能会被用作“乱港”的经费。文章还配发了何韵诗今年5月39岁生日之际在日本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合影。

随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也在微博发文,推动网民向兰蔻化妆品等品牌发难。上百愤青网民随即在兰蔻中国官方微博上留言,要求兰蔻退出中国市场。兰蔻中国5号发表声明,澄清何韵诗并非代言人。不过,有网民跟帖回应,指兰蔻“玩文字游戏”,要求该公司“学好政治”后再来赚钱。

兰蔻深夜再发表中英声明称,公司重视每位支持者的感受与体验,鉴于有可能出现的“安全因素”,决定取消原定活动,但没有解释“安全因素”的所指。

中国媒体和网民对兰蔻品牌施压,迫使兰蔻单方面取消音乐会的事件,再次掀起中港网民骂战,引发香港各界强烈反弹。

何韵诗6月6日通过脸书发表声明,斥责兰蔻严重误导并影响其声誉,正式要求兰蔻法国总公司公开交代原因。何韵诗批评兰蔻作为国际品牌,要屈膝于霸凌,对追求自由、公义、平等的香港人,作出莫名其妙的惩罚,已不是个人层面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价值观的严重扭曲。

声明表示,明白面对强权歪理,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有人选择屈服退缩,也有人选择挺直腰板,但这次事件因一间公司商业上畏缩而过分自我审查,已牵动整个社群恐惧,助长极权横蛮。企业除了有营利追求,也有道德责任。向强权屈服了一次,就只会是无止境的后退。

同时,香港网民发动杯葛行动反击,声言罢买兰蔻品牌以及兰蔻母公司欧莱雅(L'Oréal)的全线产品。有人在脸书设立“港人抵制兰蔻”专页,声称“就让他们去做大陆女人的生意吧”。还有网民在兰蔻法国网页交流平台留言,质疑是否要与争取民主的人为敌。

此外,据苹果日报报道,泛民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毛孟静表示,事件不是单纯的中港矛盾、商业公司进退失据的公关灾难,而是中共喉舌党媒,公然向国际商业机构施压,足以证明香港营商环境面对的红色威胁,迫使企业在13亿人口市场与香港间,选择牺牲香港。

新民主同盟的范国威议员表示,何韵诗在占领运动及平权运动中非常活跃,党媒肆无忌惮施压,以商逼政证据确凿,显示香港自由空间正被蚕食,企业无法硬抗只得赔上声誉。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虽然国际企业与中国打交道都受到不同程度上的政治压力,但是,像目前这样直接政治干预国际公司一个小的商业决定的情况,令港人非常反感,会进一步激发年轻一代对中国的离心力。

他说:“中共当局觉得自己财大气粗了,不再忌讳什么东西了,官媒了、官员了、政府乐、愤青了、五毛党了,全都出动。我相信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了,对中共的干预会越来越反对,越来越反感。政治现实方面这个可能性很小了,但是他们也非常愤怒,就是提出了独立了、公决了,这样子的口号。”

不过,亲中人士、前反占中团体发起人周融表示,中国是美国之后的兰蔻的母公司、全球最大化妆产品集团欧莱雅(L'Oreal )的第2大销售地区,受到中国内地压力取消何韵诗的小型音乐会,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并不觉得奇怪。

他说:“大家都明白,何小姐最近跟达赖一起嘛。在中国来说,一定是不可接受的东西。香港的Lancôme找了何小姐,明眼人来说都是很奇怪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这个是中国最不能接受的东西。我们觉得一点也不出奇了。它(Lancôme)一定要看中国的市场。”

有港媒报道,对于中国内地指责何韵诗支持“港独”和“藏独”,目前仅表态支持港人获得真正民主选举权利,并参与了占中的何韵诗,并没有在港独或藏独上表过态,而达赖喇嘛本人也多次明确表示走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路线,不寻求独立。

此外,香港歌手王菀之、艺人杜汶泽、演员王宗尧、填词人周博贤等演艺界人士,星期一都对何韵诗表达同情和力挺。

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中,香港演艺界的黄秋生、何韵诗、黄耀明、林夕等艺人因多次公开发表言论,支持港人和平抗争而遭中国大陆封杀,内地的一些演艺活动被单方面取消。此外,香港歌手卢凯彤、谢安琪和张敬轩等也先后“被举报”支持“占中”,在中国大陆活动也受到限制。

据何韵诗去年向港媒透露,因失去中国大陆市场,她的收入大减80%,不过她继而宣布转型为独立歌手,并继续参与“占中”时创立的团体“文化监暴”工作,同时在亲民主网络媒体“立场新闻”担任董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