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梁彼得案掀起美国华人维权高潮


前纽约警官梁彼得过失杀人案裁定结果在全美华人界引起轩然大波。不少华人认为这是对华裔的歧视,是让梁彼得充当警民矛盾的替罪羊。2月20日,全美40座城市相约发起声援梁彼得的活动。我们来看看华盛顿的活动现场。

2月20日,全美40座城市,为生于香港、长在纽约的前纽约警察梁彼得,相约发起抗议示威活动。

2014年11月20日,与同是新人的队友一起巡逻的警察梁彼得在黑暗中扣动了手枪扳机,子弹打到墙壁后反弹击中黑人阿凯·格雷,致格雷死亡。

2016年2月11日,中国农历新年,纽约州最高法院。

陪审团决定梁彼得过失杀人罪成立、渎职罪成立,另外三项罪名一并自动成立。

遇难者格雷的家人对结果表示满意,并打算接下来声讨纽约警察局。

阿凯·格雷的婶婶赫顿西亚·彼得逊说:“杀人凶手,杀人凶手,杀人凶手,就是这样!”

美国社会对此反应不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陪审团的裁定是“极不寻常的”;纽约时报用“罕见的案例”来形容这次定罪;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来自警察家族的陪审团成员说他做出了一个“非常、非常、非常艰难的决定”;巡警慈善协会主席帕特里克·林奇说“为一场意外的悲剧定罪,令纽约警察寒心。”

美国警察执勤时致嫌犯死亡事件并不罕见,罕见的是警察因此被定罪。纽约每日新闻网公布的数据说纽约在过去15年间有179起涉及警察的嫌犯致死事件,只有3人被起诉,1人被定罪,梁彼得成为第二个被定罪的警察。

这类案件中的族裔对比也比较明显。华盛顿邮报的调查显示,2005年以来美国的几千起警察致死枪击案中,54名警察被起诉。其中有43人是白人警察。49名受害者中,33名是黑人。

梁彼得事件中的遇难者家人也把它当作黑人族裔被警察杀害的又一案例。阿凯·格雷的婶婶赫顿西亚·彼得逊说:

“这只是开始。阿凯·格雷会得到正义,每个被谋杀的遇难者,棕色皮肤、黑色皮肤的,在这之前、在这之后的,都会得到正义的结果。正义会显现!”

一直被称为哑裔、盲裔的美国华裔感到梁彼得明显成为缓解日益激烈的警民矛盾的替罪羊。有大约1000人聚集在华盛顿纪念碑。

华盛顿声援梁警官活动协调小组的孙远帆说:“对梁警官的诉讼结果是坏到极点的、拿少数族裔做替罪羊的完美案例。”

中华公会副主席谢天伦说:“梁警官的不公遭遇让人反感,他是体制及时找到的替罪羊。”

在场的华人认为梁彼得被挑中做替罪羊,是因为在美华裔一贯隐忍且不关心政治的形象。

新亚裔领袖组织执行董事李忠刚说: “梁彼得的不公遭遇,是因为我们在政治上的软弱。”

华盛顿华裔律师斯科特·李说: “如果政客没有站在你这边,我们就投票让他下台。”

在美服军役19年的过路人埃里克上台背诵了自己的一篇文章《成为美国人意味着什么》。

乔治梅森大学的教授、南美裔索尼娅·巴拉赫也是路过时即兴发言:“今天是亚裔遭难,明天就可能是个南美裔。所以这是为所有人争取的公平”

提前报名的13名演说人中,10名是第一代华人移民。他们还不擅长用英文做感情充沛、论据有力的演讲,但他们在布置活动时开始参考美国的方式。他们为格雷默哀一分钟;播放美式爱国歌曲;马丁路德金的名言被引用,肖像也印在抗议板上。这也是头一次,华人有意识地使用推特和脸书等英文社交网站来传递声音。

当问起大卫·诺瑞斯他的华人太太是否帮助他更好地理解梁彼得的遭遇时,他说:

“我觉得更多是我在帮助我太太格蕾丝来理解整个事件。我昨晚刚帮她编辑了一份英文稿件拿去发表了。我也向她解释了我们的法制体系和其中的缺陷,以及如何解决这些缺陷。我和她相互帮助。”

尽管如此,对于此案判决不公这一说法、走上街头抗议这一做法,其正确性与合理性,在华人群体内部产生较大分歧。同样是第一代移民、生于香港的纽约市议员陈倩雯最先呼吁起诉梁彼得。

抗议反亚裔暴力委员会早在2015年4月份就联合50多个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组织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为梁彼得判罪、为格雷赢取公正。

第二代华人移民、记者斯蒂芬说她对父母仅仅因为梁彼得是华人而前去抗议的行为感到失望。

当华裔对以往的黑人遇难事件保持沉默,当有华裔打出“支持纽约警察局”的口号时,有英文媒体把华裔和非裔敌对起来。

非裔和华裔同为受害人,而非裔似乎更有发言权。维吉尼亚州市民艾米·威尔逊路过声援这一活动,她说:

“非裔在这个国家有深远的历史,他们做过奴隶。我看到的亚裔,更多的是近些年来美国,来寻求就业学业机遇的。亚裔和非裔在这个国家的历史,有些不同。”

近年美国华人的维权意识正在萌芽壮大。从要求美国广播公司脱口秀主持人吉米·坎摩尔为节目中的言论道歉,到力挺费舍状告德克萨斯大学一案,从声援遭到错误指控的华裔学者郗小星和陈霞芬,到为梁彼得争取公正判决,华人正在一点一点纠正他们在美国社会中的游离状态。

演讲人之一托尼·杜带着6岁的儿子来参加活动,他说:

“我们这一代出来奋斗,我们下一代也要出来。下一代的下一代还要出来。我们要参与到这里面。只有参与了,去投票,才能体现出我们的存在,才能发出来我们的声音,我们的权益才能得到保证。”

抗议集会持续了2个多小时,最后以简短的游行结束。

公正是抗议活动中使用频率最高的词,也是整个事件中,梁彼得和格雷的家人都在追求的结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