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纹身大师助乳腺癌幸存者找回自我


在美国许多乳腺癌患者在乳房切除手术后选择接受重建胸部手术,但术后的她们还经常存有遗憾,今天我们走访了全美深受乳腺癌患者拥戴的纹身大师,看他是如何用自己的手艺帮这些女性消除遗憾的。

温尼·迈尔斯从1991年就在马里兰州北部经营一间纹身小店。另类的图案,醒目的颜料,冰冷的纹身枪,是纹身店的标准配置。能承受这样皮肉之苦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彪悍叛逆”之类的典型特征,可来温尼店里光顾的客人有很多却并不是这个类型。

米歇尔·莱维特说:我一年多前被诊断乳腺癌,接受了双乳切除手术,但我没有乳头和乳晕,我不想再做任何手术了。这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41岁的米歇尔·莱维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今天她和父母驱车三个小时从新泽西州远道而来。

米歇尔·莱维特说:我并不是会有纹身的人,但我在他的网站上看到了他惊人之作,还有我的朋友说她有一边胸部是真的,一边是温尼纹上去的,但在镜子里你根本就分不出来,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据说人们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所以我们开三小时来都不算什么。

2000年温尼受一位军队医生邀请,协助一例乳房重建的项目,进行3D立体纹身,自此他为八千多乳腺癌患者提供了胸部纹身或修复的工作。

温尼·迈尔斯说:这么大的客户量令我们对胸部修复有一个非常宽的认知,用什么办法来处理特殊的情况。我们现在专注于这种类型的纹身,以便更深入的了解我们正在做什么,这些女性需要什么,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与众不同。

米歇尔是一位语言病理学家,当天温尼还接待了一位在国会身居要职的女士。无论什么职业,大家都觉得温尼的服务必不可少。而出自温尼之手的纹身有特别的名字。

温尼·迈尔斯说:有人叫它温尼,我不知道是从何而来。但我认为我的作品真的很好,虽然并不大,对她们却如此重要,她们想起什么名字都可以。

等待自己的一双”温尼“的米歇尔,刚开始还很紧张。

米歇尔·莱维特说:纹身会疼,但我不疼,我能感觉到一些。事实上我能感觉到,却没有知觉,对不对?

温尼:是的,是的

和温尼的大部分顾客一样,米歇尔胸部的神经在之前的手术中一同被切除,她的体验更多是对癌症病痛的心有余悸。

温尼·迈尔斯说:我一开始有点不堪重负,有这么多人来找我做这个。可我热爱的纹身艺术,却成了一个次要的使命,这是我不愿看到的,所以我不想做了。然后我的姐姐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就在我决定不干的同一天,她打来电话,告诉我她得了乳腺癌,这间接地说服了我,我应该继续做下去。

温尼非常健谈,米歇尔慢慢放松,脸上渐渐浮出笑容。

米歇尔·莱维特说:哇,太惊人了,看它呀,看起来和真的一模一样。

温尼手脚利索,通常在半个小时之内,就可以做完一对。根据胸部皮肤恢复肤状况和纹身数量,收取400到800美元。由于不是在指定的医疗机构获得服务,有一半的顾客要在和保险公司据理力争后才能把费用报销。

温尼·迈尔斯说:因为她们真的需要这个,她们是可以在诊所里,由没有纹身经验的护士或医生,纹一个非常糟糕的。或者她们可以来我这里,这比那些做得不好的医生或者护士费用还低。

米歇尔胸部的纹身全部完成了。

温尼·迈尔斯说:好的,让我们看看最终的效果

米歇尔·莱维特说:哇!

温尼·迈尔斯说:真的很棒,它们看起来棒极了,你的胸部修复做的真的很好。

米歇尔妈妈低声耳语,说米歇尔一直很美,现在也一样。

米歇尔·莱维特说:我觉得,啊,我终于可以每天过正常日子了,从头开始。再没有医生预约,再没有化疗,再没有手术,这是个了结!

告别温尼之后,米歇尔在店里的地图上留下自己的标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