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5 2016年09月29日星期四

中国709案被关押律师妻女受株连被逼迁


维权律师李和平和妻子王峭岭

维权律师李和平和妻子王峭岭

中国709大抓捕案至今仍被关押的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女遭受株连,被居住地警察向房东施压逼迫搬家。近期因了解709案开庭情况多天处于被“拘禁”状态下的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星期三晚上就被逼迁的困境,发布《全球征集解决难题方案》,希望外界关注。同时,案子已被移交检察院的709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委托律师,近日到天津检察院二分院查询王全璋案,被拒收辩护手续。

为了解709抓捕案开庭情况几次赶赴天津抗争的王峭岭8月9日晚发信息称,回到家后,家里人说房东再次打电话来要求他们搬走。王峭岭质问,作为一个人权律师的妻子,就算丈夫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这样的罪名,她想请教派出所民警,逼着房东“绝对不可以”把房子租给她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警方施压

王峭岭表示,她去找房子的最合适的时间,被警方“非法拘禁”在住所里五天,关押在派出所里一天;而即使找到房子,她还会再一次被逼迁。王峭岭举出另一位被关押的709案律师谢燕益的妻儿几次被逼迁的例子。王峭岭表示,面对无解的困境,只得向全球征集解决方案。

王峭岭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地警察逼迫房东要她们搬走,而这些天又要去天津查询开庭情况,再加上不让出门,目前情况急迫。

她说:“他(警察)逼房东,那房东就非常有压力。我以前也跟房东沟通过,那房东也说那房子就不能续租了。本来想着那我就去找房子吧,虽然找完以后还是面临被逼迁的这个情况。7月29号因为这个开庭的事儿,把我限制人身自由,从前到后,就是说,步步奔走,然后有两周的时间。我现在去找房子,因为明天就要搬了,我现在就是着急找房子,都找不到合适的。这就是现状,是他逼你走。第二是他不让找房子。第三是你还得必须走,然后你找到房子还得被逼走。”

陷入困境

王峭岭表示,作为人权律师的家属受到株连,让人非常痛苦,而她目前陷入不知如何解脱的困境。

她说:“现在就是真的把你逼得,想让你着急上火,让你焦急、焦灼,你觉得没办法。房东又打电话。房东也是,我们也觉得真是他的压力也蛮大的,我们也于心不忍,那应该是恐惧、害怕在那里。这就是现在我们很痛苦的事情。”

王峭岭在网上还表示,她近日就警方这次将她“非法拘禁”,向所在的北京亦庄开发区的派出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派出所解释限制她的外出自由的理据,并将申请书贴上网。

王峭岭说:“这个一定要申请,这个太恐怖,没有任何的手续,先把我关上28个小时,然后让我必须得回家,不回家,还得把我抬上车押回家。押回家不能出门。我还觉得我是女生中力气比较大的,我就在门口3平米的地方,都走不出去。我当时觉得气得都不行了。”

在709案中的胡石根、周世锋、翟岩民、勾洪国4人一审8月2至5日结束后,王峭岭和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以及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原珊珊,8月8日再次前往天津,询查各自丈夫案子的进展。她们被告知,王全璋和谢燕益的案子已于8月7日移送检察院,而李和平的案子被检察院退回侦查。

律师废功

此外,王全璋的律师余文生,8月9日深夜在网上发文,讲述8日到天津法院和检察院查询王全璋案的进展,被告知没有王全璋的信息。余文生在收到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的信息,得知王全璋案已于7日移送检察院后,9日再前往天津检察院要求查阅王全璋案卷,但被告知王全璋今年2月26日给警方写了一个声明称,“本人不聘请任何律师,包括家属聘请的律师,直到审判结束”。不过,检方不让律师看王全璋声明的原件或复印件,余文生律师10日再向检察院核实王全璋声明情况。

余文生律师星期三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直到今年6、7月份,天津市公安局还承认程海律师和他的辩护人资格,有书面不同意会见王全璋的答覆。

他说:“我上午给他们(检察院)打电话了,答复说,确定王全璋的声明是真实的。所以他们要拒绝接受我的辩护材料、手续辩护。今天下午我把辩护手续给寄过去了。今年6、7月以前,当局一直承认我的辩护资格。可是现在突然弄出来这么一个声明,检察院开始对我们的辩护资格不承认了。如果检察院不接受我的辩护手续,那检察院也是违法。所以,我要对检察院和天津市公安局都要进行控告。”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星期三晚发文表示,她丈夫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解除对律师的授权。李文足强调,王全璋是一个知法的律师,深知自己的合法权利和律师的重要性,不会不聘请律师,而且在失去自由之前他都做好了安排,签了委托书放在家里,声明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解除对律师的授权。李文足发文质问:人在你们手里一年了,709所有的人都“傻”到不要律师,你们不要脸的手段能高明点吗?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