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3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中国政府的“钱袋保卫战”


在武汉的证券交易市场,股民们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股市行情(2015年7月3日)

在武汉的证券交易市场,股民们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股市行情(2015年7月3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世界皆知中国政府在打一场“股市保卫战”,却只有少数经济界人士知道另一事实:从8月份开始,保卫战的主战场已经转移至外汇市场。新兴的经济罪已经在“恶意做空”之外又增加一项“恶意套汇”;作战对手不是外部势力,而是与中共政府是皮毛关系的权贵、官僚、商界富豪。

政府钱袋里的金币哗哗外流

中国政府在世界广受欢迎的原因是它拥有一只鼓鼓的钱袋,即外汇储备。虽然这些钱并非中国政府的资产,只是央行利用外汇管制这一制度,向在华外资、外贸企业,以及各种类别拥有外汇的机构、个人储户“借”来的。但因为可以长期低成本借用,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外国投资者,包括绝大多数中国人,已经将它看作中国政府的资产亦即“中国人民的财产”了。当年曾有人主张将外汇储备平分给全中国人民时,央行行长周小川只好出面说明真相:“外汇储备每一分都对应着央行负债”,只是大家不愿意相信。

如今这“借贷关系”出了点麻烦,因为“借方”的各路神仙对形势的判断不太乐观。自从6月份中国政府强力“救市”以来,他们发现执政者关键时刻方显英雄本色,不再按市场规律办事,便不约而同采取“集体行动”,涌至外汇市场兑换美元,开始“回收借款”。于是央行外汇储备这只钱袋的美元哗哗外流,非常迅速地瘪下去。

正常情况下,中国外汇成交量是每天100亿美元上下。2014年6月份中国外汇储备曾达到3.99万亿美元,但一年不到 ,至今年7月底这笔外汇资产已萎缩至3.69万亿美元,减少3000亿。今年8月11日之后,外汇市场成交量一直在每天300亿美元以上。8月下旬,有三天的纪录非常惊人:8月26日为489.87亿美元;8月27日为385亿美元;8月28日成交了512亿美元。

如果这种快速流出成为常态,央行将会面临外汇枯竭,再也释放不出货币流动性。接下来,需要资金量支撑的股市将面临资金断流、楼市泡沫也将破裂。为了避免这一结局,中国央行不得不采用各种方式减缓资金流出。一边忙于向市场注入人民币,以保证市场流动性;另一边被迫用大量美元购买人民币,以保证人民币汇率。智囊们还得琢磨各种辙,增加换汇的难度。

9月1日,中国央行宣布对外汇远期合约设定附加条件,增加投资者做空人民币的成本。新规要求开展代客远期售汇的金融机构向央行缴纳外汇风险准备金,准备金率暂定为20%,冻结期为一年。该规定将于10月15日起生效。这规定实质上是让做空者用8:1的比率购买美元。

据媒体援引中资银行业高管消息,包括中国银行、中信银行在内的部分大型中资金融机构正在增强对企业客户大额汇兑交易的内部审查。与此同时,中国金融监管机构以及执法部门正加大力度打击通过非法手段帮助他人将资金汇往海外的代理机构。

以上所有举措,意在防范金融风险。

“借方”各路神仙害了反腐恐惧症

中国政府控制外汇流出,自有一番逻辑。在中国政府眼中,这些借来的钱虽然属于“借方”各路神仙的小钱袋,但除了外资可说是外人,其余的“借方”,哪位不是与本政府打断骨头连着筋,靠着中国政府这棵大树才有今天?国企老总、民营企业家、还有那些贪官们,没有本政府睁只眼闭只眼放开一条道让你们搂钱,哪有你们的富贵?过去,本政府的钱袋充实,外汇市场上流走一点钱没啥,如今国家经济困难,你们就想脚底抹油溜号,没门!

但“借方”各路神仙也自有他们的逻辑。目前,中国经济形势越来越不乐观,反腐更让他们坐立不安。外资觉得投资中国已经无利可图,此时不撤资,更待何时?撤得从容一些的,有条不紊,该转的都转走了,就剩下一些机器与租来的厂房,择时宣布解散裁员。但这些外资从总量上来说,大概只占去年减少的3000亿美元的十分之一,并非外汇储备减少的主要来源。

导致外汇储备剧减的,应该是那些与中国政府是“皮毛关系”的国企高管、贪官,以及民营企业家们。他们转移资产,乃因各有利害盘算。

贪官们对习王反腐,可说是怕得要死、恨得要命。想逃,因护照上缴,海关也看得很紧,不太容易遁逃。因此只能想法多转移资产,地下钱庄做的多半是这类人的生意。国企高管们对反腐的痛恨与贪官相同,但转钱的门道多,尤其是那些巨型国企早就开办了多家海外分支机构,这些机构的亲信们早就承担着为“老板”转移资产的任务。

至于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们,由于制度环境的关系,大多都走“政商结合”这条道。他们的财富虽然来源于市场,但无论是市场准入还是经营,都充分利用了权力的关照。

山西的政商关系堪称资源类地区的典型,因为煤炭资源受政府控制,寻租空间很大,政府拥有开采运营的决定权,几次煤改都是行政权力强力介入。作为私营企业主,要想得到开采权,只能充当官员的白手套,与其结成互惠关系。也因此,山西省富商在2014年的反腐中倒台的特别多。《山西政商的灰色朋友圈:培养了一批巨富煤老板》一文说得非常直白:“每一个落马官员背后都有一批老板受到牵连,每一个老板被抓也都会牵出一大批官员。”

周永康案牵连到他为官期间足迹所到之处,四川有三名由他提拔的省部级高官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倒台,受牵连而入狱的川商就有一大批,除了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之外,戴晓明、汪俊林、张俊、邓鸿、李广元、吴兵等十余位,均是当地颇有影响力的富商。

晋商、川商们发家的政商关系,几乎是中国民营企业与政府官员关系的缩影,他们的覆灭让所有中国富商都感到纠结,刺激了他们将资产转移出中国的念头。

猴王能管住想散的猢狲吗?

中国政府必须打赢这场钱袋保卫战,减少外汇流出。如果2015年中国的外汇储备继续减少3000-4000亿美元,中国经济将面临严重的资金失血,受影响的将包括人民币价值、中国国内货币供应量,大大降低政府刺激经济的能力。

但中国政府最多只能达成预期目标的一半。如同以往经验所示,政府的任何限制措施都只能限制部分人,但对于熟悉资金转移管道的“成功人士”来说,绕过政府限制实非难事。

多家媒体都介绍过转移资金的几种方法,其中最常见的是留学项目,中国逾一半的留学中介机构有着地下钱庄的第二身份,向外转移资金是其日常业务。其二是通过企业的海外分支机构转钱,中国企业在海外成立了数百万家子公司,这些机构被用来转移资金。其三是虚假的合资企业,不少企业通过虚构合资方将利润留作海外投资。其四就是通过银行虚构业务往来非法转帐。据说,上述四类服务当中,至少有40%是从未发生过的服务,只是虚构项目用来转移资金。

有些外媒认为,外汇大量流出是“中国外管局、银监会以及其他监管机构似乎未意识到这些外流资金的规模有多大”所造成,我的看法与此不同,因为外管局、银监会及其他监管机构的官员们,其子女家属大多数也在海外留学、定居,也需要利用上述渠道转移资金。这就必然导致监管不力,并出现监管盲区。

当年国共内战,国民党败于共产党之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有不少中共党员战斗在敌人心脏里,比如为金元券改革出主意的红色卧底经济学家冀朝鼎是周恩来直接领导的;比如长期得到蒋介石重用的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作战厅长郭汝隗。如今,中国政府依靠来监管金融的官员,因其中大部分也需要向外转移资产,所起的作用与当年中共在国民党中的卧底相同。

中共这棵大树还未倒,依靠这棵树采摘果子的猢狲们都怀揣果实,谋划弃树他去另起炉灶。司看守之责的猴王及其主要助手只有两双眼睛四只手,盯住猢狲甲难免跑了猢狲乙,更让猴王气苦的是,暂时没被盯上的猢狲们都开始怀念前任猴王的宽容与仁慈,并众口同声地谴责现任猴王的暴政,这猴王做得也着实辛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