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海峡论谈:台湾新课纲引争议 一学子以死阻课纲


台湾教育部推出新的教学课纲,引发诸多争议。马英九政府坚持课纲微调没有问题,但反对者则认为新课纲当中的历史部分带有争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与人民日报则发文称赞这份课纲是“拨乱反正”,同一时间习近平宣示将“推动两岸合写史书”。

在一名反课纲的20岁学生林冠华以自杀方式希望劝阻课纲之后,国际黑客组织匿名者Anonymous更瘫痪台湾政府网站。美国媒体也报道反课纲抗议活动。忽然间,台湾受到国际关注。为何这份课纲争议性如此之大?台湾政府又为何要坚持使用这份课纲呢?

今天参与讨论的来宾,一位是美国维吉尼亚社区大学董事会主席赵惠普,一位是台湾昆山科技大学吴汉教授。

反课纲的学生林冠华以自杀的方式,希望获得台湾政府对于反课纲人士的重视。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发函希望能够与立法院协调。但台湾教育部目前仍坚持一定要使用这份课纲,而且课本已经印好,要马上开始使用。

为何如此坚持而没有转寰余地?赵惠普认为,马英九政府的官员经常闭门造车,在办公室当中制定一个政策之后,要求民众要接受,所以才经常引起巨大反弹。他建议应该要多听取民意,多了解人民的心声,才可以避免这样的抗争不断发生。

赵惠普并且举美国为例子,他在美国大学就读时学习到美国与西班牙战役的历史,教授开出三本书给学生,除了由美国书商编制以美国为出发点的历史书,还要求他们阅读由西班牙书商出版、翻译成英文的历史书,因为两者对历史的诠释截然不同。赵惠普也提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集会当中,与蒙古国的大使聊到“中国元朝多么壮大,曾经一路远征到欧洲”,蒙古大使却回应“那只是蒙古帝国的一部份,中国当时是被灭国的。一路打到欧洲去的是蒙古人,不是中国人”。台湾内部民族和血统众多,有的人有中国来的汉族血统,有的人有日本血统,对于台湾的历史当然有不同立场以及不同诠释。赵惠普建议,台湾应该像美国一样,将不同角度﹑不同诠释的史实同存并列。

反课纲的学生林冠华自杀之后,国民党和民进党互相指责。民进党认为国民党罔顾民意,一意孤行,国民党则指责民进党在背后操弄,利用学生。不过正如去年太阳花学运一样,可看到参与反课纲运动的学生,是蓝绿都有,如几天前在抗议现场与父母亲发生冲突的周天观其实是蓝营的,去年反对太阳花学运,并且支持两岸签署服贸协议的。这是否代表第三势力崛起,而对于两党的僵局将产生何种影响?

吴汉教授分析,现在台湾年轻人应该是没有人支持统一的。台湾现在是网络世代,在网上的讯息非常多,以往只能从学校当中学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教育界应该体认这样的现象,而政党们也必须认知,现在年轻人也不在受到政党支配,无论是绿营或蓝营都一样,尤其在去年台北市长柯文哲选举大胜,就可看出。吴汉分析,一个抗议者本身的背景,并不一定代表他完全的理念,分为蓝营支持者,有可能反对蓝营的政策,反之绿营的也一样。这次课纲争议,其实公共议题并不该由行政部门关起门来处理,而应该摊在阳光下,接受民意监督。

彰化杨先生提出波士尼亚战争,关于这段历史就有三个不同版本的例子,建议台湾也应该将不同权社历史并存,让阅读者透过思辩自行理解。台北周先生认为不应该挑拨矛盾,这对对台湾不好;他也询问美国面对相同争议的做法。

在反课纲发言人林冠华自杀死谏之后,新华社与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赞这份新的课纲是“拨乱反正”,是否代表这份新课纲的意识型态,合乎北京的路线路线,已经受到北京认可?同时7月31号中新社报导,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讲话时强调,要推动两岸合写史书。山东孔先生认为,这份新的课纲既然获得中共的背书,肯定有问题。在中国藏人自焚已经一百多人,现在台湾也有学生自杀来抗议。孔先生指出,当年国民党之所以被共产党打败,退走台湾,就是因为当年的国民党政府未能体察民心,他呼吁国民党应该要顺应民意。

台北陈先生指出,本次审议课纲的委员,如王晓波是哲学专业,朱云汉也非历史专业,都不适合审查历史课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