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6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美国人看中国事:高压新疆必导致激进活动并威胁全球稳定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4月25日举行了一场有关“一带一路”新形势下,中国当局在新疆的维稳镇压和维族人的激进活动的研讨会。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推进,中国人称为新疆,而维吾尔人称为“东突厥斯坦”的地方,再次成为连接欧亚大陆的重要枢纽,新疆在地缘政治中的重要性也因此再次凸显。但是,美国专门研究维吾尔族历史的学者说,如果中国政府继续以“反恐”为由,在新疆实施高压维稳,这不仅将导致维吾尔人的激进活动,也会给整个中亚地区,甚至全球造成不稳定。

新疆在中国地缘政治中的重要性

中国中央统战部5月4日宣布新设立一个正局级部门--九局,专门负责新疆工作,新疆对中国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根据中国媒体的报道,“九局”将“专门负责新疆的形势分析、政策研究、协调指导和督促检查,并推动中央涉疆的各项决策部署的贯彻落实。”

5月14日到15日,中国将举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借此展示自己在世界的影响力,而新疆已经被中国政府明确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上的“核心区”。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最近举行了一场有关“一带一路”新形势下中国当局在新疆的维稳镇压和维族人的激进活动的研讨会。在研讨会上,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伊利分校的助理教授科立克·柯奈特(Kilic Kanat)说,由于中国“西部大开发”战略和“一带一路”政策的推进,新疆在地缘政治中对中国越来越重要。

他说:“新疆一度是冷战后中国最薄弱的 地方,但是现在却被当成中国影响中亚地区的跳板……很多观察人士指出, 新疆可能成为跳板,使得中国得以在中亚和中东地区展示影响力和力量,不仅是 经济能力,更包括军事和外交能力。从长远来看,新疆对中国能源安全也很重要。”

他解释说,因为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因为担心日本的活动和战略,也因为对俄罗斯不可预测的担忧,中国才有了“开发大西北”和“一带一路”的“西进”战略。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柯奈特指出,虽然新疆的战略地位在改变,但是1990年代以来,中国推进的造成维吾尔人被边缘化,加剧维汉矛盾的两项政策非但没有改变,反而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经济发展和维稳打压造成了维族的疏离

柯奈特认为,中国所谓的“新疆问题”应该起源于这两项政策。他说,这两项政策不但没有解决中国政府担心的民族分裂问题,反而起到了反作用。

他解释说:“经济发展项目的推出,原本是希望把新疆与中国融合起来,但是,我们看到的却是经济发展项目起到了反作用。汉族人的迁移引发了维族人对汉族人的憎恨。这些年来,所有的社会经济数据,包括婴儿死亡率、孕产妇死亡率、年轻人就业、经济平等各项数据显示,与该地区的汉族人相比, 维族人愈加处于劣势。中国政府采取的第二项措施,也就是用严打来避免该地区发生骚乱,特别是宗教压制。‘严打’、打击‘三股邪恶势力’等造成了更大的民族仇恨,使维族人与中国进一步疏离。”

维吾尔穆斯林遭持续打压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四月发布的2017年度报告指出,中国去年以打击宗教和暴力极端主义为由,继续镇压维吾尔穆斯林。为了打击极端主义,新疆地区政府颁布反恐新规定,再度禁止政府雇员、学生与儿童过斋月节,有些地区还禁止斋月期间进行祷告。

美国《纽约时报》近期的一篇文章援引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的话说,维族父母为子女取“穆罕默德”、“阿拉法特”和“吉哈德”这样的名字也会遭到中国政府的禁止。在此之前,中国当局还强迫维吾尔男子剃去脸上的胡须,同时禁止维族女子在公共设施戴头巾和面纱。

温和派维族人也遭打压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最近举行了一场有关中国当局在新疆的维稳镇压和维族人的激进活动的研讨会上,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说,即便是温和的维族人也遭到中国政府的打压。

杨建利说:“中国的这个战略,很明显是通过打压寻求合理调整与北京政府关系的最温和的维族代表,来刺激维族社区采取更为激进的方式,然后,他们就可以为自己采取更加暴力、更加全面的打压手段寻找理由。”

他举出试图在维汉两族间搭建桥梁的温和派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为例。2014年9月,伊力哈木被中国当局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伊力哈木曾是中国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讲师,并是“维吾尔在线”网站的创办人。伊力哈木主要研究新疆地地区的收入差距和失业问题。伊力哈木说,自己开办“维吾尔在线”的目的是帮助维吾尔少数民族发声,并且帮助汉人理解少数民族,而中国当局认定伊力哈木利用“维吾尔在线”煽动民族仇恨。

打压令维族人更加激进

肖恩•罗伯茨(Sean Roberts)是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一名副教授,他从1990年代开始专门研究中亚和中国的维吾尔族。他在研讨会上指出,中国对维吾尔穆斯林打压越激烈,维族人的反抗也越激进。

他说:“与此同时,过去几年来,我们看到,1940年以来,好像再次出现了维吾尔人得到外国资助的有组织的激进活动。他们现在不在中国,在叙利亚。我想,911之后的许多政策,不仅加剧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部安全局势的紧张,同时也导致了新的激进组织的产生。”

罗伯茨说,2009年7月新疆爆发的暴力冲突和骚乱是个转折点。这场骚乱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伤。他说,新疆“七五”事件后,越来越多的维吾尔人经由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尼等东南亚国家逃离中国,前往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拉克,其中一些人参加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美国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基金”( New America Foundation)去年7月份说,2013年到2014年期间,由于中国对穆斯林的宗教限制可能导致一百多人参加了“伊斯兰国”组织。中国官方2015年的数据说,300多人加入了“伊斯兰国”。

不管这个数字到底有多大, 是否准确,“伊斯兰国”正在利用中国对新疆穆斯林的打压来争相招募维族人确是不争的事实。在“伊斯兰国”呼吁全球穆斯林“圣战”、反抗中国统治的视频等宣传材料中,突出了维吾尔人在中国受压迫这一点。“伊斯兰国”宣布对中国发起“圣战”,理由是北京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实施严苛的政策。

今年三月,“伊斯兰国”还首次对中国目标发出威胁。一个追踪圣战者的组织透露,由来自中国的维吾尔人组成的“伊斯兰国”激进分子发誓要返回家乡让中国“血流成河”。

视频中的一个作战人员用维吾尔语说道,“为了报复从被压迫者眼里流出的眼泪,我们将按照安拉的意志,让你们血流成河。”

“反恐”进一步激化了维汉矛盾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罗伯茨和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柯奈特都说,美国2001年爆发的911恐怖袭击是维吾尔族和中国政府矛盾激化的分水岭。911之后,中国政府把反恐战争当成一次机会,试图把新疆发生的所有暴力和抗议活动都纳入国际反恐的框架之下。。

柯奈特(Kilic Kanat)说,以反恐为由打压新疆穆斯林不仅激化了维族和中国政府的矛盾,而且也让冲突的性质变质,转换成维汉两个种族的矛盾。

他说:“这使得冲突形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此之前,是一个种族和汉族统治的国家的仇恨, 是种族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但是,在911之后,在中国在国内和国际的各种宣传之后,他们将种族问题刑事化。 2009年的新疆的‘七五’事件后,我们看到这真的演变成了一个种族之间的冲突, 是一个种族对另外一个种族的仇恨。”

罗伯茨说,联合国和美国将寻求在新疆建立独立回教国家的“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定为恐怖组织,在一定程度上给中国在新疆的反恐战争提供了理由。他还说,虽然不能把维族人所有的抗议活动都定义为恐怖活动,但是,可以明确地说,2013年之后,在中国境内发生的维族人的暴力抗议活动都是有政治动机的。

如何解决新疆问题?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罗伯茨认为,随着习近平的标志性的“一带一路”延伸到中亚和南亚,新疆的局势越发复杂,如果继续打压,不但会进一步激起维吾尔人的激进活动,也会令中亚地区业已不稳定的局势更加恶化。

他说:“中国应该采取一种与维族妥协的政策,包括承认维族在新疆的特殊地位,让维族人在新疆的发展和治理中发出更多的声音。另外,西方国家,包括美国,应该向中国施压,因为新疆问题不仅可能对地区安全,甚至全球安全也带来隐患。”

他说,美国应该向中国施压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中国反恐战争的根源来自美国发起的反恐战争,这在某种意义上也表示,美国对新疆维族人今天的状况也应担负一定的责任。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柯奈特认为,中国政府应该承认维吾尔人在中国最近的经济发展中确实被歧视了,而且,把一个种族当成恐怖组织,只能会让两个种族之间的矛盾冲突更激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