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华尔街日报:美国推动对华贸易得不偿失


上海港口停放的出口集装箱堆积如山。(资料照片)

上海港口停放的出口集装箱堆积如山。(资料照片)

华尔街日报星期五发表长篇深度报道,探讨美国从2000年克林顿政府至今的经济政策,与本次美国总统大选出现的川普和桑德斯现象之间的关系。文章认为,16年的结果显示,当年以贸易、高科技和中央银行调控确保美国繁荣的策略被证明并不正确。其中尤以当年对与中国贸易的估计错得失之千里:原本以为可以为美国产品打开巨大的中国市场,结果却是中国成了美国最大的对美出口国,使美国失去了240万个工作岗位。

16年动荡不安颠覆了基本估计

2000年4月,美国总统克林顿、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和美国的经济领袖们,在白宫开会庆祝美国经济的十年扩张,他们的共识是:靠着贸易、高科技和中央银行调控这三大法宝,美国将延续其繁荣时代。

但是16年后,当人们回头看去,却发现当年的预言大多错了:2000年以来,美国经历了两次经济衰退,一次是高科技泡沫破灭,紧接着是房地产泡沫破灭,然后又遭遇了75年未遇的金融危机,和一个至今仍在继续的疲软增长期。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说,“过去16年的动荡不安和令人失望,颠覆了对现代经济学和我们政治制度的基本估计。”而这一系列的失望正是川普和桑德斯能在今年大选中崛起的原因。(It has upended basic assumptions about modern economics and our political system.)

70%美国人: 美国走在错误道路上

文章说,与2000年相比——除去通胀因素——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16年来下降了7%;贫富差距却在继续扩大。根据华尔街日报和国家广播公司的民调,70%的美国人认为,这个国家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

报道说,2016年的大选是一次对被广泛认为对失败的美国经济模式的全民公决。川普和桑德斯认为,16年前实行的政策对多数美国人来说已经过时。桑德斯虽然已输了初选,但他的理念将拉动民主党更向左转。

这篇长文检视了贸易、高科技和中央银行三方面幻灭的经济根源及其对社会政治的影响。文章说,原先以为可以让美国公司向巨大的中国市场出口,以保证美国公司的繁荣,结果却是让中国成了最大的出口国,造成了它对美国社会的打击远大于之前来自日本和墨西哥的进口潮。

文章说:“中国比任何其它问题都更显示了全球化带来的幻灭”。在2000年的那场白宫会议上,克林顿总统说,扩大与中国的贸易将“为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打开他们的市场。”而现实是,美国对中国的贸易变成了对美国经济带来了比任何人预期都更大的震荡。

连民主党即将成为总统候选人的希拉里——她在国务卿任内推动了跨太平洋贸易协议——现在也采取对中国更严厉和反对这一协议的立场。

而川普则一直把中国威胁论当作他竞选的核心内容。在共和党初选中,美国100个对中国进口依赖最深的郡(counties)有89个倒向川普,而100个对中国进口依赖最少的郡只有28个选了川普。

中国竞争打击美国超过二战以来任何国家

虽然经济学家长期认为进口竞争对美国工人的伤害相对于廉价物品带来的好处代价较小,但是,根据麻省理工学院劳工经济学家阿瑟跟苏黎世另两位经济学家对美国722个社区的研究报告,来自中国的竞争对美国制造业的打击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任何国家。报告发现,从1999年到2011年,中国竞争造成了美国在制造业和服务业失去了240万个工作岗位。

在高科技方面,16年前预计高科技的发展将增加个人收入并广泛分享繁荣,但是实际情况是,生产率的增长减缓了,高科技吞噬了工作岗位,分裂了劳动力,使得教育水平低的劳力更难获得工作机会。

在中央银行的作用方面,原先认为联储会可以平衡经济增长与通胀和泡沫的影响,但实际情况是,联储会未能实现其预期的增长、一直未达到预设的通胀目标,并错过了解决导致2007-2009金融危机的金融过度积累的机会。

川普现象颠覆资本主义管理智慧

文章认为,30年建立起来的如何管理资本主义的智慧已被川普和桑德斯颠覆。他们是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起来的共识的最严重挑战。最近的皮尤调查显示,川普支持者的61%和桑德斯支持者的91%认为,现有经济体制向着有影响力的利益倾斜。双方阵营的支持者都拥抱民族主义,反对全球整合和金钱利益。

文章说,正在进行的经济上的重新思考还远未完成,并回应着大萧条后出现的重新审视。一批新的经济学家正在调查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他们的研究将形成美国未来数十年如何处理贸易、货币政策、高科技、劳力和财政政策的思路——尽管他们的结论不总是与政治客们拥抱的民粹主义一致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