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王炳章家人联合国绝食请愿 同囚活动或延港台


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左)、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和党员杨维锋在纽约联合国大楼前淋雨请愿。(美国之音方方拍摄)

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左)、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和党员杨维锋在纽约联合国大楼前淋雨请愿。(美国之音方方拍摄)

知名异议人士王炳章的家人向联合国递交请愿,同时展开一周的绝食抗议,要求联合国调查中国政府单独关押王炳章11年的原因,并呼吁中国政府准许王炳章保外就医。

“Free Free 王炳章!Home Home 王炳章!”王炳章的家人和支持者星期一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外示威抗议,他们试图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递交请愿书。

王炳章最小的妹妹王梅向警卫解释:“他是我哥哥,他是被中国政府关押了11年的政治犯。”

王炳章兄弟姐妹五人11年来都在为他四处奔走呼吁。

弟弟王炳武说:“我们要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能接受我们的要求。因为11年的单独关押,根据联合国宪章,已经违背了人权,已经违背了最基本的联合国的宪章。实际上,15天的单独关押在文明世界已经认为是一种酷刑,更何况王炳章已经11年了,他的情况大家可想而知。”

王炳武和来自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杨维锋和张成亮将代表王炳章的家人和支持者在联合国前绝食一周。

知名异议人士王炳章的家人和支持者在纽约联合国前绝食请愿,呼吁中国释放王炳章。(美国之音方方拍摄)

知名异议人士王炳章的家人和支持者在纽约联合国前绝食请愿,呼吁中国释放王炳章。(美国之音方方拍摄)

刚刚在纽约时报广场结束了28天“与王炳章同囚”活动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也来支援此次绝食请愿,他说,他并不奢望中国政府能立即释放王炳章,但希望中国能按自己的法律允许身心严重受损的王炳章保外就医。

王军涛说:“如果我们假定炳章先生身心都还很健康,那么中国政府或许还在政治上有个顾虑,但是现在,炳章先生的身心、健康状况如此差的情况下,再对他进行这样的关押和虐待,就是纯粹的一种虐待和迫害了,他已经不再是政治上斗争的一个需要。尽管不是战争年代,尽管在和平年代,尽管共产党吹嘘他们在世界上有多稳定,但是我见过许多异议人士的生离死别,就是不希望炳章先生最后也是这样一个情况。”

王军涛说,他很高兴看到同囚活动已经发展到美国西岸,并证实香港和台湾也都准备好声援王炳章。如果中国政府仍不做回应,他们会继续扩大活动范围和影响。

王炳章的儿子宁汉士上次见父亲还是在2009年。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他讲述了王炳章不为人知的一面。

记者:“他当时看上去怎么样?”

宁汉士:“我记得他当时看上去老了,很疲倦,很虚弱。”

记者:“你崇拜你的父亲吗?”

宁汉士:“某种程度上说,是的。我一直佩服他那样坚守自己的信念。但要说作为一位父亲,我不崇拜他。作为一个父亲,由于他的活动和他的信念,他并没有时常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怎么说呢?对我来说,他可能算不上是个好父亲,但对更多人来说,他却是一个很好的父亲。”

绝食活动进行到第二天时,本就带病的王炳武身体出现不适,感到头晕恶心。但王炳武表示,他会像哥哥王炳章一样坚持到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