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华盛顿社区领袖罗恩•莫顿


最近这些年,位于华盛顿东北区的国会山北大街一带经历了比较快的发展,居住和商业环境一直在改善中。不过仅一街之隔,社区的状况就非常不一样。今年初春的一个晚上,这座由政府补贴、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的公寓楼前爆发了枪击事件,受伤人数高达13位。

罗恩·莫顿:我还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我认为跟周围社区有关系,这个社区状况很不好。

发生枪击案的地方抬头就可以看见美国国会大楼。

罗恩·莫顿:你在镜头前看见的、每天出现在新闻上的这些坏事情其实离国会只有6-8个街区,所有的法律和规章都从那里出来。

但良好的社会秩序并没有在首都华盛顿的每一个社区建立起来。

罗恩·莫顿:这里的形势就是单亲家庭多、毒品使用很多、失业率和辍学率高,出问题的人很多。没有系统的办法、也没有计划来应对,将大家转变为富有成效的公民。

他说话有相当的权威性,因为他是华盛顿知名的社区领袖。

罗恩·莫顿:我叫罗恩·莫顿,大家都叫我莫。我们通过一个基金会为这个城市做了很多重要的事情,我们不等天上掉馅饼下来。

在华盛顿城里的很多地方,莫顿都能遇到朋友:酒吧、理发店、街头、书店。他最近刚刚出版了一本书《喝下泥浆》(Drinking Muddy Waters),书中他比较系统地讲述了自己的成长历程和事业发展。

罗恩·莫顿:这本书不同,不管富人穷人白人黑人,民主党或者共和党,读过书的每一个人都喜欢,这很独特。

他贩过毒。

罗恩·莫顿:我的一个特点就是跟别人干不一样的事情,我不喜欢跟风。
主持人:可你贩毒,并因此进了监狱。
罗恩·莫顿: 事实上,在我那个社区,我是第一个因为贩毒进监狱的。

1994年从监狱刑满释放以后,莫顿开始走上正轨。在他看来,美国首都的黑人社区面临着一系列问题。

罗恩·莫顿:在哥伦比亚特区,80%的家庭没有父亲抚养孩子。同时呢,监狱里80%是黑人,这两个数字互相关联,家庭状况和犯罪率。

在各种形式的犯罪中,严重暴力事件占据着很大比例。在他看来,控枪之类的改革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罗恩·莫顿:对我来说,那只相当与给枪伤贴上一片创可贴。美国的枪比人多,你不可能让这么多枪从街头消失,我们只能解决造成问题的根本原因。贫困才是问题的根源,年轻人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

2003年,他筹集资金成立了防止 暴力犯罪的民间组织“和平热爱者”,专门为黑人社区的青少年服务。 这两位黑人青年都曾经犯过案子,他们后来都得到了“和平热爱者”的帮助。

安万·格罗弗:莫顿他们从来没有放弃我,他们总是跟我说,你能做成自己想做的事情,你有这个能力,你这么年轻,你一点也不笨。如果路走得不对,你可能身亡,或者在监狱里呆100年。

阿隆多:莫顿他们给了我一份工作,我能挣到钱,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他们让我挣到的钱很多,我一生都没有挣过那么多。

莫顿和他的“和平热爱者”给可能出问题的青少年提供了看到新生活的机会。如果这些青少年长期局限在周边贫困、暴力的环境中,他们很难看到不同的生活样式。

阿隆多:他们带我们出行,带我们走出社区,看体育比赛,餐饮,去游乐场,带我们出城。事实上跟着他们,我们才第一次有了离开城市的机会。我们观光游览,哥伦比亚特区并不是世界上唯一的地方。我们到那些能吃好牛排和土豆的地方。

莫顿还将筹集到的资金用于资助黑人孩子上大学,受益者大约160人,其中40位完成了学业。那些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没有一个再进过监狱。他的成功得到了两任华盛顿市长的肯定。

安东尼·威廉姆斯:我觉得“和平热爱者”和罗恩·莫顿他们不仅说,而且做。女士们先生们,他们做得很好,将每一分钟都用于拯救华盛顿城里的年轻人。

亚德里安·芬提:2008年,有20起谋杀案的受害者是青少年。到2009年,降到13人。13人仍然太多,但这已经降低了很多,相当于一年降低了30%。

华盛顿的政治环境比较特殊,莫顿当然知道这一点。

罗恩·莫顿:在哥伦比亚特区相当于只有一个政党,主要是民主党。过去40年里,美国都市地区因为一党体制,我个人认为,非洲裔美国人的生活因此非常糟糕。

莫顿本人是共和党人士,在华盛顿城里他是绝对的少数派,但他与民主党市长和市议会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2009年华盛顿市长选举以后,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罗恩·莫顿:我一度跟整个市议会都相处得不错,后来有些人开始玩政治。

当时在任的市长芬提面对着市议会主席格雷的挑战。莫顿支持芬提,因此很难成为格雷的朋友。

罗恩·莫顿:他称我为“1千万美元的狐朋狗友”。

有一次莫顿希望找格雷解释。一开始遭遇的时候,他亲切地叫格雷的名字“文森特”。

罗恩·莫顿:文森特,文森特。

罗恩·莫顿:我想问他为什么会这么看,所以我到一个广播电台外面等着他。

接着,他改成“格雷主席”。

罗恩·莫顿:格雷主席,你为什么叫我狐朋狗友?格雷主席?

罗恩·莫顿:刚开始他可能没有听到我叫他,我想如果我叫他“主席”,他会跟我说话。

格雷当选市长以后,莫顿的非政府组织很快陷入困境。

罗恩·莫顿:我们的机构被摧毁了,因为有些人不喜欢我们的立场,他们毁了这个机构。

高峰的时候,莫顿有16位雇员,年度预算300万美元。2010年以后,这个机构基本停止运作,他的生活陷入困境。

罗恩·莫顿:如果没有家庭、祖父母的支持,我的生活将很难维系。我还有朋友,他们也能提供一些帮助。如果没有这些帮助,我只能是无家可归。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这种巨大的反差,但莫顿最终还是能够适应。他集中几个月的时间写出了《喝下泥浆》。

罗恩·莫顿:他们不可能毁掉整个运动,这个运动在书里面,我是有民权领袖们训练出来的,他们跟马丁路德金一起工作过。

他在不同场合都强调同一个意思。

罗恩·莫顿:首先,每一位离开前都应该买本书。这是我们支持的一项运动,我们应该支持。买书能够起不少作用。

这本书还能提供财务上的帮助。每本书的成本不到7美元,售价20美元,其中的差价对莫顿来说很重要,那是他目前重要的收入来源。

伊维特经营理发店已经25年,她买了莫顿的书。

伊维特·弗肯伯格:我希望知道他的故事。我们黑人自找了很多麻烦,我们需要自己想办法走出麻烦。

这位老太太买了两本。

尼基娅:一本给朋友,一本自己留着。他很聪明,很年轻,他有对我们这个城市来说非常有价值、非常重要的东西。我希望从一开始就跟他做的事情有关系,因为我已经老了。

莫顿2012年参选过市议会议员的席位但没能成功,他对未来的谋划明显吸取了从前的教训。

罗恩·莫顿:我想成为一个商人,不想再做非盈利机构了。即使做,规模也会很小。如果我经商,如果将过去17年帮助人的能量投入进去,对我的家庭会有帮助,对社区有帮助,但我个人也要得到点什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