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水门事件-第二集 调查听证


美国总统尼克松

美国总统尼克松

1972年12月8日,美联航一架客机在芝加哥坠毁。遇难的乘客名单上有一位名叫多萝西•亨特。她的丈夫霍华德•亨特,正是6月份因因水门窃听事件而被捕的嫌疑人之一。

美国国会、联邦调查局和全美运输安全委员会共同对这次坠机事件进行了详细调查,发现事故是因为机组人员的失误造成的。蹊跷的是,调查人员在飞机残骸中发现了多萝西•亨特的手提包,包中居然有一万美元的现金。经过深入调查,发现这一万美金竟然是总统竞选班子让霍华德•亨特保持缄默的费用。

原来,早在1972年秋天,霍华德•亨特就曾向白宫发出威胁,如果想让他在水门案的调查中“闭嘴”,就要给予他行政豁免,以及大量的封口费。这笔钱来自总统的秘密选举基金,而亨特的妻子多萝西则是白宫向各个嫌疑人传递封口费的信使。

一个月前,尼克松刚刚在总统连任竞选中大获全胜,登上总统生涯最辉煌的顶点。而这次坠机事件宛若一个急转弯,把风光无限的尼克松推向下坡路。

随着媒体对水门案连篇累牍的爆料,1973年1月8日,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公开审理了“水门案”。

在法庭上,被告之一的迈克考德供认:有人向几位被告施加政治压力,要他们保持缄默。而出面施加压力的人,就是尼克松刚刚任命的白宫法律顾问约翰•迪恩。

1973年初,民主党占多数的联邦参议院专门成立了调查委员会,调查水门事件以及尼克松连任竞选阵营的非法行为。尼克松的两位高级助手海尔德曼、埃利希曼都涉嫌参与了水门事件。而总统最亲信的迪恩更被指控主管掩盖这一丑闻的全过程。

调查的矛头从此直指总统。尼克松决定弃车保帅。他为迪恩草拟了一份辞呈,并亲自交给了他。迪恩感到,自己被总统“弃之如敝履”,便顿时转身倒戈一击。

他对国会调查委员会坦言:尼克松对被掩盖的事件真相十分清楚。他说:“总统先生,你的总统任期已经病入膏肓。”

他对着电视机镜头揭发说,在水门事件发生后不久,他对总统说,这次恐怕要花不少钱才能摆平。总统问,到底有多大的需要?迪恩随口回答出一百万。结果没想到,总统竟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这笔巨额。

美国宪法问题专家、时任司法部特别助理布鲁斯.费恩说:“尼克松解雇了他。此时,迪恩成为尼克松的主要指控者。”

孤注一掷的尼克松经过痛苦的挣扎,甚至授意他在白宫的左膀右臂海尔德曼、埃利希曼以及司法部长克兰丁斯特辞职,自己则扮演起一名被亲信们彻底蒙蔽的总统。

但这份苦心并没有让他脱离干系。1973年7月,一名白宫前官员亚历山大•巴特菲尔德向国会调查委员会证实,尼克松对他与各位白宫助理、幕僚的谈话进行了秘密录音。于是,调查的焦点转移到这些白宫办公室的录音带身上。

尼克松生性多疑,爱耍手腕,有“狡猾的迪克”的外号。他对自己人也不放心。进入白宫之后,他便下令在主要的办公室里装置了录音设备,以防有人说话赖帐。殊不知却正是这套录音装置将他在政治上置于死地。

尼克松明白,控制这批录音带是他成功脱身的关键。于是,他试图利用行政特权拒绝向法庭交出录音带。他声称,这批录音带是属于总统的,因此总统有权自己保管它们,而不将之公诸于众。

为了让尼克松交出这批重要的证据,调查委员会向总统发出传票,但白宫拒绝理会。
在国会的压力下,司法部长理查森任命考克斯为特别检察官,专门调查尼克松与白宫在水门事件中的角色。

考克斯要求尼克松交出录音带,却被拒绝。于是,考克斯诉诸上诉法院,再次要求总统交出录音带。

尼克松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将录音带交给来自密西西比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斯坦尼斯(John C. Stennis),由斯坦尼斯亲自来听录音,之后再将录音文字摘要交给特别检察官。总统的理由是,白宫的谈话中包括了许多有关国家安全的内容,必须要严格保密。
这个方案当天就被考克斯拒绝了——国会中人人都知道,斯坦尼斯耳背,几乎是个聋子。如果真如尼克松所愿,对录音带的调查也就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

尼克松急了,下令要解雇考克斯特别检察官的职务。

费恩曾经是考克斯在哈佛法学院的学生。当时正在司法部工作,给总检察长伯克当助手。他说:“尼克松很担心,因为他知道这些磁带将给他定罪。他命令当时的司法部长理查森说,你要解雇考克斯,并告诉他,他不能在步步紧逼了,这是违反规定的。因为考克斯说,我不辞职,我在维护法治。理查森说,我不会解雇考克斯,我辞职。司法部的二号人物,副部长拉科肖斯也说,我不会解雇考克斯,我辞职。此时,位居第三的总检察长伯克自动担任代理部长。”

最后,考克斯的职务是由总检察长解除的。媒体将之称为“星期六夜间的谋杀”。

美国民众愤怒了。随着总统卷入水门事件的真相一层层被揭开,尼克松的民望直线下跌。此时,总统更明目张胆地滥用职权,令选民们忍无可忍。他们纷纷走上街头,抗议总统背弃美国的民主与法治精神。上诉法院的法官西里卡则大笔一挥,向总统发出命令:如果不交出录音带,判罚总统每天缴纳2.5~5万美金的罚款。

1974年初,新任特别检察官贾沃斯基继续向尼克松施压。白宫只交出了少数录音带。此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陆续传调各种白宫文件和更多录音带,尼克松以“行政特权”为理由,只上交编辑过的录音带文字记录。

1974年3月1日,联邦大陪审团起诉了7名与水门案有关的政府官员,尼克松虽然没有被起诉,但是却被指为事件的同谋。贾沃斯基为了把录音带追查到底,一直把尼克松告到联邦最高法院,引出著名的“美国起诉尼克松案” (US v. Nixon)。

美国最高法院最终裁决,要求尼克松交出所有录音带。尼克松再也没有退路,只得从命。在1974年8月5日公布的关键性录音带中,有一盘清晰地记录了1972年6月23日总统与白宫办公厅主任海尔德曼的谈话。这段录音证实,尼克松曾指示海尔德曼让中央情报局制止联邦调查局参与水门事件的调查。

至此,尼克松参与掩盖水门事件的事实昭然若揭。他心知,自己触犯了刑法,政治前途
已彻底断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