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魏京生:习近平对外挑衅保政权


1989年年初,中国最著名的政治犯,全世界著名的政治犯之一魏京生还在中国西部青海的一所监狱里。他在1979年发表声明,认为中国最迫切需要的是民主化,不能再让独裁统治祸害中国。魏京生随后被判重刑,罪名是“反革命罪”。

中国科学家方励之在1989年初给当时中共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写信,要求释放魏京生和其他政治犯,以显示中共政权是一个愿意加入文明世界的政权。

中国知识分子群体随后纷纷致函中共和中国立法机构,要求释放政治犯,实行政治改革,推进民主化建设。

中国知识分子呼吁改革要求民主的行动,成为1989年中国各地以学生为先导的要民主、反腐败全民抗议活动的先声。

在当年的6月3日夜间和4日凌晨,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出动军队暴力镇压了在北京的和平示威。有几百人被打死。

1979年被中共当局投入监狱的魏京生在1993年9月被释放。出狱之后,魏京生不改初衷,继续呼吁中国应当实行政治改革,推行民主化。为此,他在1994年4月再度被捕。中共当局在1995年12月再次给他判刑14年,最罪名是“阴谋颠覆政府罪”。

1997年,中共政府与美国政府做成交易,将魏京生以出国就医的名义流放到美国。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 (美国之音资料图片)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 (美国之音资料图片)

在八九.六四镇压25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魏京生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他认为,中共政权目前面临严重的生存危机,因此中共领袖习近平才要四处在国际间挑衅。

记者问:“从政治上说,1989年是当代中国一个特殊的年份。在那年元旦那过后不到一个星期,中国科学家方励之给中国当时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写信,要求释放你和跟你一样政治犯,从而给89年的中国民主运动揭开了序幕。随后中国的知识分子群体纷纷发表公开信,要求中共释放政治犯,形成了一种运动。这是1949年中共掌权以来头一次出现这样的运动。当时你在监狱里,知道外面发生的这些事吗?

*第一次获释前后*

答:开始的时候不完全知道。但是,也知道一些。为什么呢?是因为在(我被关押的地点)青海那个地方,每年9月份10月份,我们都得买羊肉,否则冬天就买不到了。因为青海冬天很冷。

但是,在那一年(1988年),有一个老警察跟我说,别买羊肉了,你十月一回家。也就是说,那时候邓小平他们已经作出决定,要释放我。那么耗着,他也难受。我蹲在监狱里,他一点也不好受。因为他天天挨骂。国际社会批评,国内批评。所以,已经有了这个计划,就不让我买羊肉,我就没买。

等着等着,等到十一,还是没有消息。我问怎么回是。他们再跟我说,你要回家过年。但是,(1989年)那年元旦过去了,也没有消息。他们就解释说,因为有很多人写信给中共中央,邓小平就很不高兴,原来释放我的计划就停了。

那个时候,我就听说了这件事。

问:你是在哪年获得释放的?获释之后,你见过方励之吗?

答:见过方先生,是在美国见过。见过几次。都是在纽约的聚会上。

当然,我们都认为,方先生不是为我一个人。发起这场运动也是要把中国推向民主化。这是一个理由。因为从释放政治犯、开放言论自由,这是一个过程。

所以,那时候大家都响应,都写公开信,科技界,文化界,社会各界人士都在写信,形成了一种运动,一种思潮。一开始,是监狱的警察悄悄告诉我的。

*八九民运大有可能成功*

问:回头看当时的那场运动,看1989年,以你在中国过去在中国从事民主运动的经验(我们知道你在25年前就参加了中国的民主运动),你觉得1989年的民主运动当时有可能成功吗?

答:其实有可能。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时,大多数人都支持(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总书记)赵紫阳。

我天天都看电视,很注意呢。我当时在监狱里,但我们那里的电视天天开着。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访问青海之后给我们改善生活条件的措施之一就是让我们可以天天看电视。

我当时看电视注意到了,那时候甚至邓小平的一些亲信,如秦基伟,洪学智,他们都是红军时期跟从邓小平的,连他们支持赵紫阳,不支持戒严,不支持开枪杀人。他们都是穿这便衣参加5月的戒严大会的。

当时中共党内的情况,我们从电视上也能多少感觉到。大多数人都是站在赵紫阳这边,都觉得中国是应当改革,不能是老样子,经济改革,政治不改革。两边不配套,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当时,大多数人都支持赵紫阳。

如果赵紫阳下定决心,这事就办成了。实际上也就是这样,办成了也就办成了。就跟戈尔巴乔夫一样,办成就办成了。

但是,他就退了那么一步,邓小平上来了,就全面倒退。你看九十年代初,连邓小平自己都受不了了,连经济改革都要倒退了。那就是所谓的反动派占了上风了。

问:你刚才说赵紫阳退了一步,是什么意思呢?

答:他不说话。大家都觉得这个事不能让李鹏那么胡作非为,中央应该响应知识界和老百姓的呼吁,开始政治改革,而且要大刀阔斧。

这样就完全把邓小平的权力放在一边。事情就是这样。邓小平在那里挡着,你就是不能改革。他赵紫阳已经有那么大的权力了,为什么不能把他放在一边?名正言顺,合法。他是合法的领袖,邓小平是不合法的领袖,你为什么要怕他?

而且说实话,赵紫阳不发话,邓小平发话了,军队就只能听邓小平的了。赵紫阳一发话,是合法的。他要是发话,就不是一个(被调去镇压北京抗议拒绝执行镇压命令的38军军长)徐勤先了。可能各个部队的官兵都不执行邓小平的命令。

徐勤先拒绝执行镇压命令当然也是合法的。你邓小平是一个退休的人,你没有权力下令镇压的。而且,按照中共过去的一贯传统,军队不能听一个人下的命令。就是毛 泽东的时候也不行。至少要三个人,毛泽东,周恩来,林彪。后来,换了人,就要赵紫阳,李鹏都签字才行。不能李鹏一个人,加上邓小平两个人就决定了。这不符 合中共的制度。所以,徐勤先的反抗是合理的。

*海外是否还有影响力*

问:在中国的时候两次被判刑入狱。你的一举一动都让中国共产党当局感到担心。你的影响力由此而来。现在你觉得你对中国还有政治影响吗?

答:在1997年的时候,(中共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跟(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做了一个交易,就是美国让江泽民道美国来访问,完全取消对中国的制裁,但条件是释放我。这样,我就来了美国。

当时他们问我的时候,我也仔细考虑权衡过,到底是留在监狱里好,还是出来好。我觉得还是出来好。因为我觉得到了97年的时候,海外的民主运动已经是很低潮,很难影响国际社会。但是,一个国家要是想和平演变,国际社会的压力和影响绝对不可缺少。

所以,我当时觉得,好吧,我就去国外吧。虽然有很多人说,老魏,你不应当出来,你在里面呆着,那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就是你的了。但我觉得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为中国的民主运动起一点推动作用。所以那时候就决定出国。

以前也有人劝我出国。我不同意。但到了97年,我觉得海外需要我,我觉得有责任出来继续发挥影响。我觉得我当时的决定是对的。这十几年在海外一直在发挥着影响。

虽然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国际社会是越来越弱了,但大家也可以想一想,没有我们这些海外的人在奋斗,没有各国老百姓的支持,中国还不知道要倒退到什么地步。

*海外艰辛,矢志不改*

问:许多中国观众和读者对当年的民主运动的领袖的流亡生活都很关心,作为你个人来说,。他们最感兴趣的是,像你这样的人对这种被迫流亡的生活有什么感觉。你可以说说吗?

答:到海外的所有的人,他们的生活环境都比在国内要困难一些。语言不通,环境陌生,没有亲戚朋友,无形间失去了很多帮助。所以,我们的生活都是很艰苦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拿出相当大的精力和时间谋生。

然后,还要腾出时间和精力来参加民主运动的各种活动。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我觉得大家贡献很大,而且是默默无闻,并不是出名。

我觉得在海外从事民主运动的朋友比国内的一点也不容易。在国内是危险大,但环境好,大家都支持。在国外,都是外国人,人家并不理解你。他们就是好奇。比如,我生病住院,医院的护士跟我说,听说你是个英雄人物啊。他们也就是仅此而已。

国内就不一样了。在国内,你做什么事情,有大量的群众支持,你信心会非常足。而且会有很多人帮助你。

所以说,国内国外从事民主运动各有优越和不利之处。在国外确实是很辛苦,一点也不轻松。

*中共政权生存危机*

问:中共政权在1989年对要民主反腐败的民众镇压之后,又挺立了25年。你觉得中共政权还会挺立25年吗?

答:习近平你能把他这10年混过去都不容易。

我觉得习近平从上台开始,对日本对南海问题都采取强势态度,跟他政权不稳也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你共产党的历史,上台之后就没停打仗。共产党一个是没停地政变,一个是没停地打仗。很多人稀里糊涂,说中国没有政变。

怎么没有政变嘛。中共一路政变过来的。最严重的是林彪那一次,差一点搞成了。华国锋搞成了,那就是政变。

说中共没打仗,我们可以数一数,从来就没停过,一直在打,包括邓小平上台就打了一仗,树立权威。

一个专制政权需要很强的权威。习近平现在就没有这个权威。他打仗的动机是很强的。这个全世界都应当警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