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伊斯兰国”激进组织中的女人


伊斯兰激进分子创办的有《圣战大都会》之称的《伟大女性》杂志。

伊斯兰激进分子创办的有《圣战大都会》之称的《伟大女性》杂志。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激进组织几个月前占领了叙利亚北部城市拉卡并设立了检查哨所。但是他们面临的问题是,与“伊斯兰国”为敌的反抗者们化装成妇女逃出这座城市。

*女子持枪结队巡逻*

“伊斯兰国”的男性成员不能对身着传统长袍、头戴面纱的妇女搜身。因此他们组织了由清一色女性组成的队伍,以最早跟随先知默罕默德的一位著名诗人“汉萨” (al-Khansaa)的名字命名。“汉萨旅”也执行其他任务,包括管理拉卡城内的治安,确保当地妇女遵守“伊斯兰国”的清规戒律。

“汉萨旅”成员们常常身带武器,成群结伙地在拉卡城巡逻。她们可以拦住并审问任何一个独行的妇女,或是检查结伴男女中男方是不是女方的亲戚,而且是否得到允许与她同行,并确保妇女的穿着符合“伊斯兰国”的要求。

这个女兵队伍还要协助解决“伊斯兰国”面临的公关问题。作家米娅.布卢姆曾写过几部有关妇女与恐怖主义的书,她说:“我们有这样的例子,三名伊拉克妇女被‘伊斯兰国’成员强奸后自杀了,这对‘伊斯兰国’来说是个负面宣传。”

像这样的负面宣传可能会给招募那些恪守“伊斯兰国”保守思想、可以来拉卡城与“伊斯兰国”的武装战士们结婚的妇女带来障碍。胡梅拉·汗为华盛顿一个反对暴力极端主义的社会活动组织工作。她说,为了建立一个志同道合者的社会,“伊斯兰国”需要家庭,需要它的战士们安顿下来,留在这里,需要妻子们鼓励她们的丈夫去打圣战,需要母亲们把这种思想灌输她们的孩子。

*自相矛盾*

在这方面,“伊斯兰国”以及一些类似组织在社交媒体上大肆渲染姐妹情谊和同志友爱。她们设立了支持团体,互相交换菜谱,谈论她们的友情,并指导新人该做什么以及要期待会发生什么。胡梅拉·汗说:“她们提示新人如何不受检查地到达叙利亚。”她说,这个建议与伊斯兰国的妇女不能单独出行的规定相矛盾,而他们自相矛盾的地方不止这些。

传统上讲,穆斯林妇女结婚要寻求她的男性监护人或者确认人的同意。胡梅拉·汗提到一个例子说,一名英国妇女到叙利亚结婚,她打电话征求父亲同意,但是她父亲不同意,结果“伊斯兰国”就给她找了一个确认人代替她父亲。

社交媒体也会帮助“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和生活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外的妇女联姻。胡梅拉·汗追踪的一些推特账户就属于在欧洲当地充当介绍人的妇女,她们替“伊斯兰国”激进分子刊登寻妻广告。

*圣战妻子们的美容建议*

“伊斯兰国”并非唯一一个试图设立女性社区来向激进分子提供支持的组织。2004年,第一个网上女性杂志《汉萨》(al-Khansaa,与“汉萨旅”无关)问世。这份杂志的目的是创建一个为圣战武装分子的妻子提供支持的社区。

作家米娅.布卢姆说,杂志还提供美容窍门和建议,比如“在丈夫离家期间不要长胖,不要花光所有的钱,要支持丈夫参加圣战的热望。”

2011年,基地组织推出了另一个名为《伟大女性》(al-Shamikha)的杂志。杂志的时尚性使它赢得仿效美国《大都会》(Cosmopolitan)杂志的《圣战大都会》之名。杂志中介绍的美容护肤建议与激进分子严格的意识形态相符,比如要留在室内或者盖住脸庞以避免阳光灼伤。杂志第一期还包括对激进分子的遗孀们进行的访谈,介绍如何嫁给一个武装分子,或者如何培养一个想打圣战的孩子。

但是,布卢姆说,《伟大女性》杂志把妇女在圣战中的角色又推进一步。杂志鼓励读者们不仅要做圣战战士的好妻子和好母亲,还要为圣战的宣传和募捐献计献策。

*被逼做自杀炸弹手*

支持“伊斯兰国”等组织保守意识形态的妇女中绝大多数在社会上扮演传统的角色,但是那些被认为是局外人的妇女常常成为被利用的工具。

“博科圣地”是有名的以严刑、威逼强奸或者对家人施暴来强迫被绑架的妇女成为自杀式炸弹杀手的组织。另一个伊拉克的极端组织“安萨尔- 松纳军”则以羞辱女性的贞操文化来达到目的。该组织的成员先是强暴妇女,当这些妇女被她们的家庭和社区排斥在外的时候,该组织就说服她们以自杀炸弹作为洗刷强暴带给家庭耻辱的解决办法。

布卢姆说: “在这个过程中,你把自己脱生成一个烈士,你最亲近的72个亲戚马上进入天堂。” 布卢姆担心今年4月被“博科圣地”绑架的几百名学龄女童会得到类似的命运。她说:“如果她们受到强暴或者性骚扰,同样在伊拉克用到的荣誉守则也会用在她们身上。”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