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周永康焦虑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这里所谓的“周永康焦虑”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指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政权先前的政法公安主管周永康本人现在很可能正在经历的焦虑;另一个是指观察家们(包括世界媒体)由周永康看当今中国而不由自主地产生的焦虑。

*另只靴子何时落*

来自西方的一个笑话说,一个住公寓的人受不了楼上的住户每天深更半夜回家,噗通一声把一只皮靴重重地扔在地上,接着再另一声噗通另一只靴子落地;然而,更让这个人受不了的是只是听到第一声噗通,第二声噗通迟迟不来。

这种应来却迟迟不来的事情令人焦虑,甚至可以令人焦虑得要发疯。

在中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所向往和崇敬的苏联共产党独裁时期,还有另外一种更让人焦虑到要发疯的事情。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苏联异议作家索尔仁尼琴在其揭露苏共斯大林政权残暴代表作《古拉格群岛》中讲述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怪诞往事:

斯大林当局在苏联全国搞大清洗,不断有人被抓走,投入黑牢,被处死,或送去做苦役;那些自认为会被抓但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有被抓的人,眼看着周围的亲友被一个个抓走,便感到越来越焦虑,最后焦虑到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度日如年,坐立不安,感觉精神随时要崩溃;一位东正教的神父就是这样的人,以至于之后斯大林当局的秘密警察上门来抓他的时候,他立即感到心情轻松起来,忍不住为自己被抓而唱起了赞美诗赞美上帝 。

周永康长期在实行“人民民主独裁”的“新中国”担任抓人机关的总管。人们不清楚他是否读过《古拉格群岛》,但人们可以想当然地猜想此时此刻的周永康的心境大概跟索尔仁尼琴所描写的等待被抓捕的无辜苏联公民仿佛。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在周永康当年的老部下一个个地“落网”、被中共的法外执法机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人投入黑牢、秘密羁押审讯之际,世界媒体的有关报道也带上了浓烈的、索尔仁尼琴式的文学味道。

1月2日,美国财经新闻社彭博社发表记者Xin Zhou的报道,其中引述中国官方新华社说,中共四川高官、四川政协主席李崇禧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解职。

彭博社这篇报道的最后一句令人印象深刻,尽管是绝对写实,却令人遐想无限,余韵无穷:

“对(周永康等的老部下)李东生、李春城和李崇禧的调查都是在去年12月宣布的。三李并非亲属。”

如此描写抓捕者步步进逼最终目标的妙句,文学想象力超人的索尔仁尼琴显然也想不出来。

现实总是比想象更离奇。

*中国令人焦虑*

在任何一个实行法治的国家,一个人受到司法调查虽然会感到焦虑,但一般不至于焦虑到发疯,不至于感到大祸临头或面临万丈深渊。

然而,正如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所宣扬的那样,中国是一个复杂的国家,中国的司法调查就比法治国家的司法调查要复杂得多,有法外的司法调查(如中纪委的调查),还有公安和检察机关的法律内的司法调查。

法外的司法调查当然是黑箱作业。法律内的司法调查也谈不上公开透明,实际上还是黑箱作业。

这种黑箱作业让那些不得不跟中国打交道的其他国家、尤其是让中国的邻国日本感到焦虑,因为日本作为中国的近邻,跟中国经济关系密切,会身受其害。

日本人(以及其他国家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法律常常是个笑话。但在2012年9月,这个笑话让人笑不起来了。一夜之间,中国就进入了最野蛮的国家行列,暴徒横行无忌,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整齐一律地进入假死状态,千呼万唤不出来,让暴徒可以以“爱国”的名义安然进行打杂抢烧。

在周永康先前的亲信和部下被一个个抓进黑牢之际,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1月3日发表西見由章的长篇报道,第N次向日本读者解释了中国的政治和司法制度之黑:

“也有人认为,习近平国家主席意图拿掉周永康,是为了消除司法部门内残存的周永康势力,自己掌握权力。

“无论是官员的贪污腐败,还是取缔贪腐行动带有权力斗争的色彩,其根源都在中国的司法制度乃至政治制度。

“中国没有对等的并相互制衡的三权分立制度。此外,更有共产党的绝对权力凌驾于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权之上。

“从具体的司法制度来看,中共的政法委员会君临公安、检察和法院机关。也就是说,从搜查到立案、判决,整个过程中共都可以进行干预。

“另外,就实际司法审判而言,中国也是更重视公安机关的意向而不是法官自身的裁断。中国的现状离司法独立依然相距甚远。”

*反腐败与政治内斗*

习近平当局以反腐的名义将周永康过去的老部下一个个抓起来,并步步进逼周永康。但世界媒体的共识是,“反腐”其实只是虚晃,周永康如今倒运,并不是因为他贪污腐败或践踏法律,而是因为他在中共内部权力斗争中失势。

1月3日,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发表记者阿罗德·蒂波尔特的报道,如此向法语世界的读者描述介绍导致周永康陷入困境的政治大环境:

“(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表明,他不忌讳实行自己的一套做法。他做出承诺说,反腐斗争既要打‘苍蝇’,也要打‘老虎’。习近平的目的是重塑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以及巩固他的个人权力。

“周永康无疑属于老虎的类别。周永康过去支持中共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晋升。去年9月,薄熙来被判处无期徒刑。攻击周永康这个强硬派,是解决胡锦涛国家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上一届领导班子内部斗争的方式。在胡温执政的十年里,中共高层因循搪塞,社会矛盾加重。”

*周永康命运如何*

想当年,周永康长期担任中国公安和司法部门的主管,担任抓人、关人、判人机关的总管,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势庞大,掌控着比中国军费还庞大的“维稳”经费,掌握着千百万人的命运。

如今,他卸任不到一年,就轮到别人来掌握着他的命运,让他也尝到了黑箱司法的威力。

显然,周永康命运如何,下落如何,不仅是让周永康本人及其家人焦虑的问题,也是让中国公众以及世界其他国家焦虑的问题。

与此同时,中国一些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依然在声嘶力竭地鼓吹限制当权者权力、实行司法独立的“宪政是所有的人的保护伞。”

这些声嘶力竭的鼓吹到底有多少人听,尤其是有多少依然有权有势的中共官员、尤其是中共高官听,目前还不得而知。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已经反复公开地表示了对宪政的敌视,认为提倡宪政实际上等于鼓吹颠覆共产党独裁统治。

当年大权在握的周永康如今对限制政府权力的宪政如何看?这是世界媒体拼死都想知道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