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叶诗文争议


中国选手叶诗文7月28日在伦敦奥运会上赢得400米个人混合泳金牌

中国选手叶诗文7月28日在伦敦奥运会上赢得400米个人混合泳金牌

十九世纪的英国哲学家约翰•斯图亚特•穆勒(John Stuart Mill, 1806-1873)也是著名的自由派思想家。穆勒当年提出,只有通过自由的辩论才能逼近真实,才能使真理保鲜而不至僵死;即使是一种虚假不实的错误说法也有其至关重要的存在价值,因为人们可以通过对错误的驳难而接近真理;压制甚至消灭所谓的错误说法或思想,消除了辩论,真理便会成为僵死的教条,真理将不再是真理。

穆勒的这一思想至今为西方国家的报界所遵循。简而言之,西方国家的报界大都认为,报导争议事件或报导本身引起争议,从而引发读者观众对某一问题的关注和辩论,从而为逼近真实、使真理保鲜做出贡献,这是新闻媒体的一种不可或缺的公众服务,是新闻媒体的存在价值所在,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全球性的叶诗文争议*

从这个意义上说,16岁的中国女子游泳运动员叶诗文在2012年夏季伦敦奥运会上取得令人惊异的成绩所引发的争议及报导,让西方国家的公众、也让可以自由阅读、观看西方媒体报导的中国公众得以逼近真实,得以使真理保鲜。

叶诗文引发的争议无疑是全球性的。在叶诗文的中国,官方媒体以及众多的中国公众对西方媒体有关争议的报导作出了各种反应,其中愤怒的反应占大多数。

截至目前,来自中国的论点大致包括:

1)西方媒体对叶诗文没事找事,显示了西方人的种族主义;
2)西方媒体对来自中国的叶诗文的敌视,显示了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敌视;
3)西方媒体大肆对叶诗文进行负面报导,显示了西方人输不起;
4)西方媒体对叶诗文的质疑也是事出有因,中国确实有不佳的纪录。

*中国官媒的主旋律*

有趣的是,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题为“刁难叶诗文,西方舆论太小心眼了”的社评,一举囊括了上述的观点。

一方面《环球时报》说,“对叶诗文的突出成绩,一些人有疑窦可以理解,尤其是中国游泳队员历史上曾经出过兴奋剂事件。但叶诗文通过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的检查,被验证未使用任何兴奋剂。”

另一方面《环球时报》又说,“试想,假如叶诗文还是同样的肤色,并创造了同样的速度奇迹,只是把她的国籍换成美国,西方舆论大概会完全变成另一副腔调。...叶诗文获金牌后的西方舆论表现再次显示,西方对中国的不友好已经扩散得相当宽泛,它的偏见不仅针对中国体制,而且殃及中国的很多优秀个人。西方的不良心理说不准就会在中国的某件事和某个人身上冒出来。”

然而,《环球时报》看似扎实、全面、公允的社评遗漏了至少两个至关重要、又极其平常、极其公开的事实:

1)许多最后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兴奋剂的运动员先前都有通过世界体育机构正规检查的记录(这就是为什么有关检查机构要把检查样本保存八年以便随时复查);

2)因成绩特别优异而受到西方和美国媒体怀疑和质疑的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的)运动员大有人在,美国自行车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只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位。

显然,这两个简单的事实对《环球时报》社评看似扎实、周全的论点非常不利。

*为叶诗文叫屈的西方媒体*

在激烈抨击西方媒体的时候,《环球时报》把主攻方向集中到了美国。但截至目前,看来还是美国媒体为叶诗文挺身而出喊冤叫屈的声音最大。

在叶诗文受到来自各方的普遍怀疑之际,美国最老牌、世界最老牌的著名网络杂志Slate的文化批评家琼•托马斯发表文章,题目是“不合理的怀疑 / 没有证据表明中国游泳健将叶诗文服用兴奋剂。为什么大家都在含沙射影暗示她欺诈?”

托马斯显然是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而且是爱憎分明,嫉恶如仇。她在文章开头就劈头摆开了要为捍卫叶诗文的名誉而与她眼中的所有不良记者宣战的架势:

“在没有强硬证据(可靠的消息来源,药检不过关)的情况下,体育新闻写手一般不会四处指控运动员作弊。然而,轮到了16岁的中国游泳运动员,因为她游得比先前的任何人都快,事情就不一样了。”

接下来,托马斯一一指名道姓,抨击美国多家媒体的记者摆出中立客观的样子,但在自己的报导或专栏文章中频频引用对叶诗文的惊人成绩表示怀疑的运动员、教练的话,以便暗示叶诗文成绩惊人肯定有猫腻。

如此让托马斯上火的媒体记者包括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体育记者杰瑞•朗曼。她写道:

“杰瑞•朗曼在《纽约时报》上写道,‘没有游泳选手指控叶诗文服用违禁药物来提高成绩。’但是,朗曼也引用美国奥运游泳选手纳塔利•库格林的话说,叶诗文的成绩‘很有意思;’引用澳大利亚奥运游泳选手斯蒂法尼•赖斯的话说,叶的成绩‘令人不可思议;’引用美国游泳动员凯特林•莱弗伦兹的话说,‘中国人在过去有过服用兴奋剂的事情,因此我不认为人们提出指责就是发了疯,但我也不认为我现在应当提出指责。’”

对叶诗文的成绩表示怀疑的人大都明确提出或暗示,中国先前有游泳运动员和其他项目的运动员系统性地服用兴奋剂的历史纪录;尽管中国表示已经改正了以往的错误,但中国方面的话不可信,叶诗文的成绩也不可信。对这种说法,托马斯反驳道:

“我要说,为什么我们不应当相信中国?1987年,一个体重95磅的15岁的女孩将800米自由泳纪录缩短了两秒多。(美国游泳运动员)珍妮特•埃文斯当时取得的成绩得到高度的赞扬,被人们认为是一代人才能出现一个的运动员所取得的惊人成就。我们应当胸襟开放,承认来自中国的一个年轻女子也可能是类似的好手。”

*再返回穆勒*

19世纪的英国思想家穆勒主张通过自由辩论探寻真理,探寻真相,增加新知,推进人类智力进步。他主张即使是虚假、错误、荒谬的论点也有其存在的价值,因为真理只有跟谬误相对立才能显示出真理;压制、扼杀谬误以及谬误的言论,必将导致真理隐晦不彰,甚至导致真理萎缩、失传,或导致真理变成谬误。

穆勒认为,在通常的情况下,相互对立的观点往往并非一边全是真理,一边全是谬误,而是两边可能都包含着部分真理,也都包含着部分谬误。因此,自由的辩论可以使人们得以去芜存菁,保留真理,识别谬误,从而增进知识。

眼下中国国内以及西方有关叶诗文争议的不同观点,显然也是穆勒所说的那种通常情况。

*怀疑叶诗文不公平,但是......*

著名网络杂志Slate的文化批评家托马斯全盘否定对叶诗文表示怀疑的人,这可说是西方媒体在叶诗文争议当中的一种典型的观点。

另一种典型的观点则是怀疑派的观点,可以拿英国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电讯报》的体育专栏撰稿人詹姆斯•劳顿的文章为代表。

劳顿在8月1日发表的文章题目是,“对叶诗文怀疑是不公平,但奥运历史要我们不得不探寻个究竟”。文章提到了一系列有利于中国官方说法、有利于叶诗文的事实,其中包括:

1)15岁的立陶宛游泳好手梅卢提特在更短的时间内进步更快,在这次伦敦奥运会上一举夺得100米蛙泳金牌,但至少目前还没有人对她的成绩提出什么质疑;

2)在叶诗文受到质疑、怀疑之际,英国奥运会主席莫尼翰对她表示明确的支持,说她取得了杰出的成就,冠军荣誉是应得的。

与此同时,劳顿在文章中也提到了一些不利于中国官方说法、不利于叶诗文的事实,其中包括: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期间,有人说他手下的运动员之所以能取得优异成绩,靠的是服用可以提高成绩的违禁药物,中国竞走教练马俊仁非常恼火;然而,到了2000年,马俊仁手下的6名王牌运动员和其他21位中国运动员却未能通过中国自己的血液检查。

劳顿写道:

“不错,对(叶诗文)这个速度和力量惊人的女孩所取得的成绩提出质疑或许不公平,但奥林匹克世界已经可以说我们没有理由持怀疑态度了吗?

“在奥运会药检机构的负责人说服用违禁药物的人将被查出的时候,他能指望我们把他的话当做板上钉钉、确凿无疑的事实吗?在爱尔兰游泳运动员米歇尔•史密斯飞速提高成绩并进而夺取400米混合泳的金牌的时候,国际奥委会没有查出她有问题。胆敢暗示史密斯可能有猫腻的人在爱尔兰受到责骂和鄙视。然后,在赚了大钱、出了大名之后,史密斯事发被禁赛。

“四年之后在澳大利亚悉尼奥运会上,美国短跑名将玛丽安•琼斯不再是先前给人强烈印象的女超人。在雅典奥运会上,希腊最著名的短跑明星,一个男金牌得主和一个女银牌得主干脆在接受药检之前逃之夭夭。”

《贝尔法斯特电讯报》的体育专栏撰稿人劳顿在文章的最后写道:

“相信一个拼命训练(而取得优异成绩)的女孩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但牢记先前发生的事件使今天的成绩需要证明,这也不能算错误或刻薄。”

*有待观察的发展*

在西方国家,拥护叶诗文的观点和怀疑叶诗文的观点可以自由交锋,辩论。

在中国,拥护派的观点在民间和官方媒体当中占了压倒优势,怀疑派被认为不是数典忘祖,就是人品恶劣。

在西方国家,辩论者必须应对对方的反驳。

在中国,至少是从中国官方媒体和表现出明显的民族主义情绪的某些网民言论来看,辩论者可以不必应对对方的反驳。

西方国家和中国的这种两条轨道上的辩论今后将相互趋同,还是更加分歧,目前还有待于观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