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谷开来受害


谷开来(左)和她的丈夫薄熙来

谷开来(左)和她的丈夫薄熙来

中国老话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说,也有“木匠戴枷,自作自受”之说。

在中国共产党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的案件即将开审的消息从中国传来之际,了解谷开来过去的人难免要想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和“木匠戴枷,自作自受”之类的老话。

*美国名教授,中国名律师*

批评者长期以来一直抱怨说,自1949年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中共60多年来始终一贯地将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上,将法律视同儿戏,或视同废纸。

当年,中国的国家主席可以被随意整死,无人可以过问,无人可以阻止。如今,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可以被随意剥夺自由,剥夺土地,剥夺住房。不久之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甚至在正式的记者会上严词警告那些不识趣或不懂中国国情的外国记者:在中国休想拿法律当挡箭牌!

然而,当年作为中国的名律师,谷开来却为中国这种儿戏般的法律制度、刑事审判制度,尤其是为中国的死刑案审判制度大唱赞歌,认为中国快刀斩乱麻式的死刑案审判制度优越于尽力保护被告权利的美国司法制度。

光阴似箭,物换星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谷开来成了缺陷严重的中国法律制度的受害者,成为死刑案的被告,在中国的牢狱中等待可以被执政党任意操纵的法律和司法制度的审判。

现在人们不清楚,身陷牢狱之灾的谷开来如今对中国的司法制度是否产生了什么新想法?她是不是觉得自己被如此指控很冤枉?

但美国纽约大学专门研究中国法律问题的名教授孔杰荣(又名柯恩,Jerome Cohen)7月31日在纽约大学的美亚法律学院网站上发表文章,为谷开来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大声鸣冤叫屈。

*公平审判机会接近零*

孔杰荣教授在为谷开来鸣冤叫屈的同时,也顺带旁敲侧击地显示了谷开来当年见识短浅,学识浅陋,学的是法律却看不到连一个法律外行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法律陷阱,结果是等到自己掉进陷阱里后悔莫及,为时已晚。

孔杰荣写道:

“1998年,谷开来已经是一位成功的律师,丈夫是正冉冉上升的政治明星薄熙来。她当时出版了一本谈美国法律制度的书。她赞扬中国大陆对谋杀嫌疑人的死刑审判迅速而果断,跟美国法院那种冗长详尽的死刑诉讼形成鲜明对比。

“毫无疑问,谷来开当年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全世界面前会成为中国刑事司法失败的一个象征。不过,在合肥即将举行的有关英国人尼尔•海伍德谋杀案的审判,无疑将会把国际社会的注意力集中于中国刑事诉讼制度的不公平。”

作为全美国、全世界的中国法律问题权威,孔杰荣教授接下来问出一系列的问题,显示了在中国现行的法律制度之下,谷开来得到公平审判的机会微乎其微,近乎是零。他写道:

“犯罪行为发生在重庆。为什么要到跟重庆相距遥远的安徽省会合肥进行审判?人们可以理解,由当年她丈夫在重庆实行恐怖统治期间得到任命、提拔或打击的公诉人和法官来审理她的案子,在重庆进行审判会导致人们对审判的公平性提出诸多的质疑。但为什么选择在合肥而不是在其他十几个法制更为成熟的司法管辖区进行审判?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与中国大陆大多数其他法院相比,安徽的法院对刑事案当中被告的权利和被告的律师更缺乏同情。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在安徽根基很深。在安徽审理谷开来案件,是不是王胜俊要将他在这一案件当中的影响力最大化?多年来,王胜俊主管控制当地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的中共安徽司法委,尽管他没有接受过法律的教育,也没有司法的经验。”

*法律依然是儿戏*

就谷开来案件的审判事宜,孔杰荣教授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其中包括:

1)为什么对谷开来只是提出谋杀指控,不提出可能是违法的跨国金融交易的指控?(据称她是在与被害人从事跨国金融交易时跟他产生了矛盾的。)

2)违法的跨国金融交易的指控是否会影响她的丈夫薄熙来?当局是否会另外分别或一并对薄熙来、谷开来提出贪污罪指控?

3)跟谷开来同案被告的薄熙来/谷开来家的前勤务人员会得到怎样的审判?庭审是否会对公众和国内外媒体公开?

4)作为被告,谷来开是否会得到独立能干的辩护律师?

作为一个深谙中国现行法律种种弊端的法律学者,纽约大学的孔杰荣教授接下来指出了谷开来要想得到公平的审判所面临的种种难以逾越的障碍。

首先是谷开来及其同案被告已经被剥夺了自己选择律师的权利。就算是谷开来请到了能干、肯干、敢干的律师,在她一度放声讴歌的中国现行法律制度之下,她也很难指望律师实际上能为她做什么。孔杰荣写道:

“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律师富有勇气,能干肯干,他的作用也将受到严格的限制。在中国大陆,控方的证人很少出庭。控方在法庭上只是宣读证人在审判前提供的证词,法庭记录在案。这就使辩护律师不能行使对证人提出质询的权利。另外,假如控方的证人不出庭,法官常常就会拒绝准许辨方的证人出庭。有时候法官干脆荒谬地宣称,只是听取一方的证人出庭作证而不听另一方的证人出庭作证是不公平的。”

为了避免辩护律师对控方的证人提出质询而不要控方证人出庭,然后再以控方证人没有出庭提供证言为理由禁止辨方证人出庭提供证言,这是当今中国司法审判的特色之一。

孔杰荣虽然没有用“儿戏”一词,但他如此行文,显然是要证明或显示,当今中国的法律依然是太儿戏。在这一方面,他完全可以用谷开来给他当证人。

*充满谜语和问题*

所谓的谷开来杀人犯罪案从一开始就模模糊糊,神神秘秘。中国当局不但禁止中国媒体进行独立的报导,弄得中国人只能通过出口转内销的途径,也就是从海外媒体那里了解有关情况,甚至连涉案的人的姓名都让中国当局弄得模模糊糊,神神秘秘,使全世界摸不着头脑,不得不猜测不已。

在全世界都把薄熙来妻子叫谷开来的时候,在全世界都把去年11月死于薄熙来统治下的重庆的英国商人叫做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的时候,中国官方权威通讯社却反复把他们称作“薄谷开来,尼尔•伍德,”并且在全世界纳闷了几个月之后至今拒绝做出任何解释或说明,为什么谷开来的名字要多一个“薄”,海伍德的名字要少一个“海”。

在这种最不会涉及国家机密的大案要案的涉案者人名问题上,中国当局都可以做到如此的高深莫测,神神秘秘,神神叨叨,好似有难言之隐,这种局面令全世界的看客平添了围观的兴致和期待,也让观察家们对中国现行的司法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透明性不得不产生怀疑。

随着谷开来杀人犯罪案的开庭日期临近,中国问题观察家们也格外忙碌起来,因为现在是他们展示自己的学识的大好机会。

长期研究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学的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河滨分校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8月2日在美国知识分子杂志《纽约书评》网站发表博文,介绍了目前在中国国内和国外的中国知识分子对谷开来/薄熙来案件提出的疑问。这些疑问中国官方至今没有任何回答。这些问题是:

1)谷开来真的是杀害了海伍德了吗?(中国当局指控她“故意杀人犯罪,”但中国著名的人权律师浦志强指出,就人们所知,谷开来一直没有能会见一位律师)

2)谷开来还作了什么可能违法的事情?(浦志强担心当局对她进行杀人犯罪的审判就可以将她杀人灭口,让她不能对当局所忌讳的贪污腐败问题提出证词)

3)假如她真的谋杀了海伍德,那又是为什么?(她或许是跟海伍德分赃不均?或许是感觉到让海伍德经管的大笔钱财可能旁落?这些虽然都是猜测,但至少比中国官方新闻所说的她杀害海伍德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更靠谱,更可信)

4)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薄熙来的前心腹、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夜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保护?(王害怕自己会成为薄熙来或谷开来的谋害目标吗?)

5)王立军到底跟美国人说了什么?在将王立军交给中国当局的时候,美国方面到底跟中国当局达成了什么协议?

这些问题截至目前依然都是不解之谜。全世界在等着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