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中国冤大头


历史专家们发掘出来的历史资料清楚明白地显示,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和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在1950年玩弄密谋,巧妙地把糊里糊涂又要硬充勇敢和智慧的中国领导人毛泽东玩进了金日成发动的侵略战争。

毛泽东的糊涂和虚荣心使中国人民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也使成千上万穿着单衣就被他匆匆调遣到严寒的朝鲜半岛的中国军人、还有他自己的儿子和意中接班人在朝鲜半岛白白丧命,或丧失了手指脚趾。

然而,毛泽东本人直到死以及中国的许多毛粉到今天一直坚持说,中国当年参加金日成发动的侵略战争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十分值得,十分有意义;“中国跟朝鲜结成了用鲜血凝成的牢不可破的友谊。”

*中央帝国冤大头*

如今,随着朝鲜金家王朝政权越来越积极地动用弹道导弹和核武器试验来讹诈国际社会,在中国的家门口不断制造危机或麻烦,水晶棺中的毛泽东已经不能再开口为自己当年出兵支持朝鲜金家政权进行辩护,而越来越多的毛粉们也发现难以继续为平壤金家王朝政权说好话了。

与此同时,连一贯为毛泽东唱赞歌、为世界上几乎任何专制独裁政权唱赞歌的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近来也不断抱怨平壤金家政权太不够意思,太不够朋友,给中国制造了太多的麻烦,北京应当对这个太不听话的平壤小兄弟示以颜色,不能继续对他纵容无度。

世界媒体注意到,即使是高调强调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的历史连续性的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日前也好像是对金正恩(金日成的嫡系孙子)失去了耐心,忍不住放狠话了。

习近平在星期天的博鳌论坛上发表讲话说,任何国家都不可以为了一己私利把一个地区甚至整个世界推入混乱之中。习近平在讲话中所指的那个为了一己私利破坏地区和世界和平的混帐国家到底是哪个国家?中国外交部还在顾左右而言他。但世界媒体普遍认为,习所指的就是朝鲜金三政权。

法国《观点》杂志4月10发表驻首尔记者塞巴斯蒂昂•法莱蒂的长篇报道,题目是“朝鲜危机:中国冤大头。”报道对习近平的说法进行了这样的一番解析:

“习近平的说法很是表现出中央帝国一肚子的闷气。星期天,中国新的国家主席习近平说,‘任何国家都不可以为了一己私利把一个地区甚至整个世界推入混乱之中。’对善于低调说法的北京官员来说,说出这样的话是很罕见的。而针对一个长久以来的盟友说出这样的话尤其罕见。中国的头号领导人就北朝鲜危机首次发言,主要是针对年轻的金正恩,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习的话反映出,面对自己的共产党小兄弟一个劲儿地调皮捣蛋、铤而走险,中国这个大国越来越感到恼火,但又无可奈何。就目前而言,北京是东北亚这场地缘政治危机中最大的输家。”

(注:“中央帝国”是西方人对中国的戏称,类似于中国网民戏称当今中国为“天朝。”)

在《观点》杂志记者法莱蒂看来,中国的战略利益是看到美国在东北亚的力量减弱。然而,随着平壤金家王朝政权频繁挑事、闹事、制造麻烦,让美国可以名正言顺地加强在东北亚的力量,甚至调遣最先进的B-2战略轰炸机和老牌的B-52战略轰炸机到那里去展示力量。另外,美国还在阿拉斯加增加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名义上是为了防朝鲜,实际上也可以用来防中国,从而使中国的战略利益大大受损。因此,北京成为这场危机的最大输家(le grand perdant de cette crise)。

当年的老金金日成讹诈和玩弄了毛泽东的中国。在《观点》杂志记者法莱蒂(以及在大多数世界媒体记者)看来,如今的金三金正恩显然也在试图讹诈和玩弄习近平的中国。而且金三的胜算很大,甚至正在获得成功。

法莱蒂在连讽带刺说了中国是大输家之后,显然意犹未尽,最后再来了这么一段:

“北朝鲜以弱挑强的游戏之所以能玩得转,是因为穷得叮当响的北朝鲜有一张王牌,这就是大混乱的风险。朝鲜领导人看得明白,中国大哥就算是愤怒,也愤怒不到哪里去。中国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金正恩政权倒台,以及由此而来的政治真空导致在中国的东北角出现不稳定的温床。因此,中共还不准备切断对平壤的经济援助。要么忍耐这个北朝鲜麻烦制造者不断发出狂言,要么打开后金正恩的潘多拉盒子。面对这两种选择,北京总是选择第一种,即使是金三近来挑衅升级也罢。除非舵手习近平怒不可遏,从而最终引发历史转折。”

*朝鲜和中国*

观察家们还不清楚北京对平壤的外交是否会发生历史性的转折。另外,平壤和北京之间是否有牢不可破的“用鲜血凝成的友谊”,如今平壤和北京显然看法不同。

与此同时,韩国主要报纸《中央日报》日文版4月10日发表专门报道中国新闻的记者柳相铁(译音)的专栏文章。该文章指出,朝鲜对中国政治和新闻媒体长久以来一直有强大的影响力,但近来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而这种变化与中国政治的变化密切相关。

柳相铁专栏文章的题目是,“为什么北朝鲜要把自己的性命押在中国的言论管制上?”

文章指出,朝鲜过去之所以能够顺利得到中国持续不断的援助,是因为批评朝鲜的言论在中国总是受到严厉的镇压。

柳相铁接着提出一系列例证。例如,2004年8月,中国《战略与管理》杂志发表一篇文章,批评朝鲜当局对中国的援助没有感激之心,热衷于核项目,无视人民的福祉。文章发表一个月之后,由于北朝鲜作出强烈反应,该杂志被关闭。

5年之后,2009年7月,上海传媒集团属下的纪录片 ‘纪实’ 频道播放5集纪录片‘现场目击朝鲜’,结果招致上海传媒集团管理层被召唤到北京接受调查。据传也是由于朝鲜提出强烈抗议,该记录片的制作负责人受到处分。

如今,在金三政权用核讹诈高调挑衅国际社会、损害中国的战略利益之后,中国媒体不得碰触朝鲜话题的禁忌依然存在。柳相铁指出,在今年2月末,也就是金三政权强行进行新一轮核试验之后,中国《学习时报》副总编辑邓聿文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主张中国应当抛弃朝鲜。文章后来被翻译为中文,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引起重大反响。结果邓聿文被解职,而朝鲜在其中所起的作用自不待言。

然而,韩国《中央日报》的柳相铁在专栏文章中指出,随着中国国内政治发生变化,朝鲜在中国媒体所享受的不受批评的好日子可能要过去了:

“中国媒体广播北朝鲜的错误,全体中国人对北朝鲜的认识将发生变化。这是北朝鲜最害怕出现的情况。现在,中国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的领导班子对舆论非常敏感。中国共产党掌权的合法性不再能像过去一样靠意识形态就能说明,实际的政绩变得重要起来,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要靠顺从民意来推进。”

“习近平国家主席最近出访,有美貌的夫人彭丽媛陪同。李克强总理在上个月的全国人大闭会时举行记者会,做了30次以上双手上举的姿势。这一切都是意识到中国国民的耳目的结果。因此,中国媒体对北朝鲜的抨击日常化,中国人对北朝鲜的观察目光将由‘怜悯’转变为‘冷静。’中国政府对北朝鲜的政策也可能由此不得不全面修正。”

柳相铁在文章的最后建议,韩国当局应当因应中国的新形势,积极展开对中国的外交:

“现在一些人提出‘中国对北朝鲜的政策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类分析看来还为时过早。北朝鲜虽然狂躁,但对中国的言论管制依然很用功。当然,韩国方面应当做的事情也要决定下来。应当强化目的在于赢得中国民心的‘公共外交。’公共外交立足于现实,争取对方国家的民心。公共外交广而言之包括三个方面:由政府主导的公关外交,以对方国家的舆论为对象的媒体外交,以文化交流为中心的人文外交。

“(韩国总统)朴槿惠当局正在谈论与中国的人文外交。但是,与此同时,有必要强化针对中国大众传媒的媒体外交。没有什么可以随着岁月的变化而不变化。中国对北朝鲜的政策也要随着岁月而变化。而能促成这种变化的有效手段莫过于中国媒体。”

*金三捣蛋,北京难受*

韩国《中央日报》记者柳相铁告诫韩国政府要脚踏实地,立足现实展开外交。路透社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记者保罗•埃克特则选择高瞻远瞩,纵览战略大图景。埃克特4月10发表的新闻分析,跟法国《观点》杂志记者法莱蒂的分析颇有异曲同工、遥相呼应之妙:

“除了金正恩本人之外,没人知道他要通过战争狂嚣达到什么目的。但是,这位年轻的北朝鲜领导人或许一开始没想通过损害其主要盟友中国的方式,来帮助金家三代的不共戴天的仇敌美国。”

“北朝鲜的好战言论给美国(加强与日本和韩国盟友关系)的政策带来了好处,让中国对金正恩更是感到束手无策干瞪眼。这些好战言论也帮助美国重新平衡安全政策,将力量重点转移到亚太地区。”

“对常常表示对华盛顿而不是对平壤更为警惕的中国来说,北朝鲜几个月来频频试验导弹和核武器,外加每天不断发出战争叫嚣,这一切或许是令人担心的。但更让中国担心的是美国对北朝鲜作出的反应。”

路透社记者埃克特所列举的让中国感到忧心忡忡的反应,包括美国派出B-2隐形战略轰炸机,B-52轰炸机,F-22隐形战斗机,装备了反导弹系统的战舰约翰•麦凯恩号应对平壤发出的核战争威胁,以及日本宣布要在冲绳永久性地部署先进的爱国者导弹拦截系统。

*中国依然含糊其辞*

显然让世界媒体记者们感到好玩的是,北京如今给平壤害得不轻,但有苦说不出,不能说,或不愿意说,而且还要继续摆出一副勇敢和智慧的姿态,就跟当年的北京领导人毛泽东一样。

美国之音记者桑特从北京出的报道说,4月8日星期一,有记者问,习近平指责有的国家为了谋取私利而肆意破坏地区和世界和平,这是否指的是朝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答复说,习近平的话指的是整个亚太地区的安全。

“中国媒体则有不同的解读。北京的一些报纸援引习近平的话说,朝鲜战争停战以后驻扎在韩国的美军使朝鲜不安全,促使朝鲜发出挑衅性的威胁。香港一家报纸说,习近平的话指的是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在南海的领土争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