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荒唐中国梦


梦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在艺术高手的手中,梦可以出神入化,令人神往,令人遐想无限,思绪飞扬,飞升,升腾,升华,让人可以进入与神交通的灵感境界。但在一般情况下,梦则是很无聊的东西。于是,英语世界许多标准的社交礼仪参考书、教科书提出的一个基本原则是:“不要跟他人讲你的梦。”

然而,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一上台,就提出了所谓的“中国梦”之说。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及其政府旋即号令全中国人至少10亿人(刨除还不会听从指令的幼儿)步调一致,做梦一致,只能做政府当局规定的梦。中国当局随即采取雷厉风行的措施,取缔、扼杀、遏止、扼制当局规定之外的梦,从而为全世界上演了并且在继续上演人类文明史上规模空前的喜剧和闹剧。

*梦的科学*

随着技术的进步和人类大脑活动测试手段(如核磁共振脑电波扫描之类)的改进,人们对梦的产生和发展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但至少截至目前,人类对梦的科学研究依然是有大片大片的空白有待填补,有待于更多的科技进步,有待于更富有洞见、灵感、更能干的研究人员出现。

但是,对梦的外围性质的科学研究,人们已经取得了很多可谓绝对扎实的研究成果。例如,一个人做的梦只对该人本人是有趣的,对其他人则大都无聊乏味。这一结论来自社会科学或心理学实验。任何一个人,包括小学生都可以重复这种实验,并且可以得到大致相同的结果。

小学生们实际上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设备器材,自己就可以进行一项足以令心理学、社会学、政治科学学者、专家刮目相看的科学试验―――让一个口才不错的学生对全班同学讲他昨夜的梦,看看在他开讲之后3分钟、5分钟、10分钟之内打哈欠的同学比例是多少;假如将话题转换为他新买的iPad,在相同时段内打哈欠的同学比例是多少;假如将话题转换为政治课话题,比例又是多少。

如此得来的统计数字,以及对相关统计数字的分析和讨论,必将使学生们眼界大开,而且可以将学生趁势引入五彩缤纷的社会科学和统计学的研究领域。

不过,在当今中国,当局一般不准许学生进行独立的思想、独立的研究、独立的讨论。在当今中国,学生或教师组成个读书会都要受到中共特务组织的强力干预或威胁。所以,中国学生对这样的简单而能说明问题的科研活动只能是望洋兴叹,可望不可即。与此同时,有许多观察家指出,当今中国的学术研究自由远远不如100年前或1000年前。

*梦的政治*

假如说,对“中国梦”的科学方面,议论者还不是很多,那么,对“中国梦”的政治面的议论则在中国国内和国外都是纷纷扬扬,沸反盈天。

人们议论纷纷,但其主要论点包括:“中国梦”显然是脱胎于“美国梦”,是美国梦的山寨版;而山寨版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乍看上去颇像那么回事,跟原版大同小异,但实际上稍微一试验就可以看出山寨的低劣、伪劣、拙劣,甚至恶劣。

“中国梦”乃低劣、伪劣、拙劣、恶劣山寨版论者提出的他们自认为是强硬的论据是:美国梦是个人的梦,一个美国人可以梦想在20岁之前挣下下30亿美元,可以梦想改变美国现有的政治/经济制度,将它变得更理想,更人性,更环保,可以梦想自己成立一个政党,超越现有的民主、共和两党,更好地满足选民的愿望。总之,美国梦是个人梦,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梦。但中国官方的 “中国梦”则有“三面架机枪、只准走一方”的限制,“中国梦”的假冒伪劣性由此可见。

截至目前,对批评者的这种批评,中国当局保持了很能说明问题的(telltale)沉默,或报以“中国梦”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的高调重复、疲劳轰炸式的宣传。“中国梦”的喜剧和闹剧性于是由此而来,中国公众和全世界由此得到了持续的娱乐。

令观察家们感到好笑的是,这种娱乐完全是单向的。也就是说,中共当局只是给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国际社会提供娱乐,但中国当局不能由此得到快乐。中共当局这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窘境令中国公众、世界媒体、国际社会更是觉得好笑。

*林子大,奇鸟见*

中国有老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话显然是千古不易、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至于它是否也属于或可以属于中国官方所宣称的“宇宙的真理”,目前中外一流的中国问题研究者、专家、学者还没有得出确切的研究成果可以发表。

总而言之,中共党魁习近平提出“中国梦”,习近平手下的宣传机关立即开足马力,试图要全世界相信中国人不但清醒的时候能够听中共的号令步调一致,而且在做梦的时候也照样听中共的话,做中共的梦。这种滑稽局面在中国国内外引起了广泛的嘲讽和哄笑。

然而,也有人似乎是真心实意地为中共官方强力推销的“中国梦”叫好。

5月22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上海) “中欧文苑”主任高大伟(David Gosset)在美国著名的网络新闻杂志《哈芬顿邮报》上发表的文章,看来就属于这种真心叫好。高大伟的文章的标题是:

“中国梦与丽媛范儿”(The China Dream and the Liyuan Style)。

高大伟文章说:跟一味求新的“美国梦”不同,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是基于中国5000年的深厚历史展望未来;“中国梦”是“现代中国”、“环球中国”和“文明中国”三位一体。

在高大伟先生看来,习近平夫人、也就是许多中国网民所戏称以及中国官方媒体所尊称的中国“第一夫人”、“国母”彭丽媛可谓“中国梦”的完美体现:

“中国的第一夫人在外国政要面前大方得体,传达出一种重新焕发出活力的中国特质。她举止沉稳,身处‘现代中国’、‘环球中国’和‘文明中国’的交汇点,令人想起孙中山的妻子宋庆龄,蒋介石的妻子宋美龄。她是中国梦的新面孔。中国第一夫妻显示了中国梦的信息及其媒介旗鼓相当的对应。习近平10年的开始呈现了大手笔的传播范本。”(the Xi Jinping decade starts with a master class in communication on a grand scale.)

*林子大,奇鸟见(续)*

自他上台以来,习近平似乎对中共已故的铁腕独裁者毛泽东所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并遭到千百万中国人所唾弃的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颇为怀念。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中欧文苑”主任高大伟作为一个外国人对习近平及其夫人的激情赞美,也令许多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不禁想起“文革”期间在中国的美国左派人士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对毛泽东的赞扬。

当今中国,“文革”研究是一个禁区,研究者不能自由地研究,不能自由地出版已有的研究成果,甚至不能自由地查阅有关“文革”的原始资料。

但在有学术自由的西方国家,如美国,任何一位读者都可以到美国国会图书馆查阅“文革”时期毛泽东的“红卫兵”(即毛泽东所煽动和控制的群众组织)所散发的传单。其中有一张传单是李敦白在中国的一次大规模群众集会上发表的讲话记录。

从“延安时代”就开始追随中共的李敦白在那次讲话中说,毛泽东是当今全世界的革命领袖,毛泽东发出的任何指示不仅仅是对中国人民的,也是对全世界人民的。毛泽东说,世界是属于年青人的,不仅仅是说属于中国年青人,而且也是说世界属于世界各国年青人。因此,全世界年青人都应当认真思索如何落实毛泽东的指示。

作为一个美国人,李敦白在那种时候说那样的话,自然让毛泽东当局听着非常舒服。于是,李敦白一度在中国非常火,非常红。但好景不长,不久之后(1968年2月),李敦白便被投入大牢,并在大牢里一直呆到1977年11月。

李敦白1980年携家人彻底离开中国,并在美国出版回忆录,表示为自己前半生荒唐地追随肆意践踏基本人权的中共政权而感到后悔不已,追悔莫及。

高大伟是否已经成为或将成为21世纪版的李敦白?对此,观察家们大致有两种分裂的、大相径庭的看法。

一种看法认为,高大伟对习近平的赞美是典型的阿谀奉承,跟李敦白在“文革”时阿谀奉承毛泽东毫无二致,异曲同工,甚至根本就不是异曲,干脆就是一个曲,一个调,只是阿谀之词与时俱进,有所变化而已。

另一种看法则认为,高大伟不是李敦白,习近平也不是毛泽东,现在的中国也不是“文革”时的中国。

然而,认为今日高大伟即昨日李敦白的人则指出,习近平确实不是毛泽东,但他公开表示了对毛泽东的那套独裁专制路数情有独钟;今天的中国确实是不是“文革”时的中国,但“文革”时期的宣传和口号,如“宪政、法治至上属于资产阶级”之类,已经在当今中国卷土重来,并且得到了中共最高层的首肯。

*印度报纸,不恭不敬*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句话确实是好用。

自习近平高调推出“中国梦”、习近平所掌管的中共宣传机器用纳税人的钱猛力推销他的中国梦以来,许多中国人明确表示不买账,不理解,不赞同,不要听。当然,也有中国人表示习近平的 “中国梦”好得很。不过,所有认为中共官方定调制作的“中国梦”好得很的人都回避回答或提及如何让亿万中国人按照官方计划和宣传大纲统一做梦这个至关重要的技术问题。

就世界媒体而言,截至目前,对中共凌空推出的“中国梦”表示不解和嘲笑的占了大多数。嘲笑派可以用印度主要的英文报纸《印度时报》为代表。

5月27日,《印度时报》发表的记者赛巴尔•达斯古普塔从北京发出的报道,开头两段就显然足以让读者清晰地听到该记者的窃笑声:

“尼泊尔前总理、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派)副主席巴特拉伊在竭力讨好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方面比巴基斯坦领导人更近了一步。他干脆说,习近平的中国梦之说就是‘全世界的梦想’。

“巴特拉伊是一个共产党党棍。他对中国官方的新华社说,中国梦跟西方梦是截然不同的。西方梦是靠殖民化和对第三世界的剥削而兴旺的。‘中国梦则是要结束这种霸权,让全世界的人获得自由,保障全世界所有的人的和平,繁荣和民主。因此,中国梦跟西方世界当年的梦有本质的区别。’”

巴特拉伊所说的这些话显然是习近平当局所爱听的。

毛泽东死去了,李敦白认错后悔了。但今天的中国还是过去的中国,今天的中国当局显然那还是像当年的毛泽东当局一样乐于听恭维话。

顺便说一句,巴特拉伊的思路和话语跟当年的李敦白高度一致。现在观察家们还不清楚巴特拉伊是否从李敦白那里汲取了灵感。

*日本报纸,震惊有加*

上文说到,在许多观察家看来,中共官方动用全体纳税人的钱大力推销的“中国梦”是一种“三面架机枪、只准走一方”的官方标准梦。但凡跟不符合官方设计标准的梦想一律遭到封杀,胆敢坚持将自己的梦想说出来的人有可能被当局送到监狱里去醒梦(如当今世界唯一在监狱里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与此同时,符合、迎合、迎逢当局、或跟当局不冲突的“中国梦”则可以自由驰骋,毫无挂碍,毫无羁绊。那种狂想般的“中国梦”包括梦想联合国总部迁往北京。至于UN总部迁北京之后,如何让联合国工作人员适应严重空气污染犹如“免费吸烟”之类的具体技术问题,似乎还没有进入梦想者的视野或脑海。

此外,还有一些支持习近平的中国人则梦想美国的夏威夷成为中国的一部分,成为中国远洋舰队的补给基地。

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之一《产经新闻》5月9日发表“石平中国观察”专栏文章,对中国当局默许纵容的这种中国民族主义狂想和相关的梦想表示震惊:

“中国的这种野心假如实现,太平洋岛国日本将会怎样?实际上,在上述的‘中国梦’项目中,(除了夏威夷归中国之外)还有关于日本的一则梦想,即‘日本列岛发生前所未有的大地震,没有幸存者。’

“在读到这一则梦想的时候,我不禁激烈颤栗起来。让我感到颤栗的是,许多中国人的一个梦想是期待日本人全部死于地震。到了这一步,人们恐怕只能是对‘日中友好的未来’绝望。

“进一步说,日本现行的宪法序言煞有介事地说‘信赖爱好和平的全体国民的公正和信义’,也让人不禁感到是愚蠢得不可救药。”

一部分中国人这种灭掉日本人的梦想确实让许多日本人吃惊,震惊。但是,日本人显然还没给吓得尿裤子。这种狂想的梦想看来只是刺激日本人对中国提高了警惕,并准备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这种警惕和应对的态度也反映在“石平中国观察”专栏文章的最后一句上:

“如何才能使一部分中国国民和领导人所笑谈的‘中国梦’最终仅仅是‘白日梦’?这才是日本的问题。”

*阴晴不定中国梦*

习近平上台提出“中国梦”的说法,一度让许多中国人想入非非,做起了白日梦,以为习近平时代的来临意味着中国人将可以更多地作为公民参与中国政治,更少地被迫充当当权者可以随意摆弄作践的臣民。

然而,习近平随后的言行将这些中国人不切实际、不接地气、异想天开的梦想击得粉碎,碎得不可收拾。习近平当局随后采取各种有力的消灭非官方梦想的措施,其中包括禁止报纸报道、学校教师讲授法治至上和宪政,剥夺一大批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民间意见领袖的发言权。

中国网络组家、微博大V慕容雪村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之下被剥夺发言权的。习近平当局的这种在许多观察家看来是明显的倒行逆施的做法,吸引了世界媒体的注意,包括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驻北京记者弗朗索瓦•布贡的注意。

布贡在5月22日发表报道,指出习近平当局的“中国梦”现在依然是阴晴不定,但大致走向显然已经确定:

“(在慕容雪村被禁言的)同时,中共内部也有一些人提倡对网络上异见采取不那么生硬野蛮的管理方式。最近,中共好几家刊物强调需要对网络进行‘社会管理’,注重跟网民进行对话,少用禁言屏蔽封杀。…

“这种必要时开放的意图被认为是为了避免社会动荡演变为人们从根本上对中国现行制度提出质疑。这也是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的主要目标。他提出了跟‘美国梦’叫板的‘中国梦’,也就是没有民主的资本主义。”

现在人们还不清楚习近平提出、中国当局大力推销的“中国梦”将向何处去。但截至目前,“中国梦”显然不是让很多人觉得很无聊,而是觉得很有聊。

=============

(诸位读者,感谢你们一路对 “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专栏的支持、鼓励、批评、 建议。VOA卫视即将推出新的节目,“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将交替每天播出。在当今这个讲究媒体与受众互动的时代,我希望与诸位读者和观众保持和加强互动,希望“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节目能更好地满足和反映诸位的要求,需求,希望诸位的观点、意见、高见、心声可以得到尽情的表现。诸位除了可以继续在这里留言之外,也可以到新浪微博和腾迅微博找我,给我留言,向我提供报道建议、意见、批评。我在新浪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一世”,网址是,http://www.weibo.com/u/3475919000。我在腾讯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网址是,http://t.qq.com /voaqizhifeng。另外,我的推特网址是,https://twitter.com/qizhifeng1。保持联系!谢谢。)


Links:

1)哈芬顿邮报


2)《印度时报》


3)《产经新闻》


4)法国《世界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