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军舰与孩子气


中国航空母舰“辽宁”号在接近9月底的时候正式编入中国海军。随后有消息传来,说是“辽宁”号上还有一批漂亮的女水兵;在10月1日中国国庆节期间,“辽宁”号张灯结彩,看上去像是一艘花船。

这样的消息进一步坐实了中国许多人对作为军舰的“辽宁”号的一些偏见。那些偏见包括认为这艘中国所谓第一艘航空母舰不过是一个规模超大的大模型,大玩具,中看不中用,但可以拿来哄孩子。

*并非玩具的军舰*

但到了星期二,世界媒体所热谈的一条有关中国的重要新闻,却是并非玩具的7艘中国军舰出现在日本最南端的岛屿附近。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费加罗报》等报刊纷纷刊登法新社的一则报道:

“在日中围绕东中国海一些岛屿的主权归属问题产生全面外交纷争之际,日本防卫省宣布,中国七艘军舰星期二出现在日本最南端岛屿附近海域。日本防卫省一位官员对法新社表示,日本一架飞机在日本时间晚上7点左右在与那国岛东南方49公里处发现了中国的海军舰只。”

这样的消息当然日本媒体最感兴趣,因而报道得也更多,更详细。日本主要的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报道说:

“海上自卫队的P3C预警机发现了中国海军舰只。......那里离尖阁诸岛约200公里。中国舰船这是第一次通过那一海域。这七艘中国舰只当中有导弹驱逐舰、护卫舰、补给舰、潜水艇救援舰。这个舰船群是这个月4号通过沖縄本島和宮古島之间海域的同一个舰船群。防卫大臣森本敏在10月16日会见记者时表示,目前来自中国舰艇的直升机飞行接近我方,但现在还不能确认中国舰船群在我国领海内航行。日本方面正在密切关注日本领海周围水域,认真搜集有关的信息”。

日本防卫省10月16日公布的照片显示,中国战舰在东中国海日本冲绳附近的水域行驶

日本防卫省10月16日公布的照片显示,中国战舰在东中国海日本冲绳附近的水域行驶

*中国方面动向微妙*

日本和中国近两个月来有关钓鱼岛、也就是日本所说的尖阁诸岛的争端陡然上升。中国官方媒体甚至一度放风说,中国应当干脆直接动用核武器来解决跟日本的争端。因此,中国海军如此通过日本领海附近水域自然引起其他国家和国际媒体的注意甚至担忧。

在英语媒体方面,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报道,题目是:“中国海军舰只在日本水域附近被发现”。美联社的报道标题是:“中国军舰穿过日本岛屿附近水域”。

然而,非常有趣的是,对中国海军的这一新动向,中国官方截至目前采取了无可奉告的姿态。日本广播协会NHK星期二晚上从北京发出的报道说:

“在10月1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在被问到中国海军7艘舰艇进入冲绳县先島諸島外海附近水域是什么目的的时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回避作出评论,只是回答说,‘希望你向有关部门提出询问’。而中国国防部截至目前还没有就此发出声明。”

NHK的报道还说,日本驻北京大使馆没有事先得到有关的通知。而熟悉日中关系问题的人士表示,中国海军舰船群选择如此通过日本领海附近海域,可能的原因有两个:1)选择回避更南方的行进路线,以回避台风;2)故意这样做,以便试探日本方面会有什么反应。

*大国中国的孩子气*

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中国近年来一直在争取、在宣传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大国地位。然而,过去一个星期,世界媒体大量报道的则是中国所显示出来的跟其力争的大国形象、大国地位很不相称的孩子气。

事情的缘起是,在世界经济危机四伏、风雨飘摇、中国经济也危险笼罩之际,中国在最后一刻决定不派遣中国中央银行行长和财政部长出席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目的显然是要在钓鱼岛/尖阁诸岛的外交争议上跟日本较劲。

更为让世界媒体和许多国家政府官员感到不解乃至私下嘲弄的是,中国中央银行行长、也就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本来已经安排好在年会结束的时候发表重要讲话。

美国《华尔街日报》就此发表报道,题目是:“中国故意不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招致疑惑质疑”。

报道指出,中国近年来力图树立自己的大国形象,努力争取大国地位,但国际社会需要中国拿出大国表现的时候,中国行为却如此幼稚,意气用事;中国的这种政治性举动,也让其他国家对中国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产生疑虑。

*中国行为,不祥之兆*

尽管中国决定不派中央银行行长和财政部长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被世界媒体普遍解读为小孩子一般的意气用事,但也有世界媒体认为,中国的这种行为也可能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是一种不祥之兆。

星期一,世界各地的许多媒体转载法新社的一篇长篇新闻分析,题目是“分析家们认为,中国高层官员抵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是‘未来的先兆’”。报道说:

“分析家们说,本星期,中国高层官员拒绝出席在日本召开的全球金融会议,这是一个未来的先兆;在经济上大胆起来的北京在向经济吃紧的西方国家显示,它(北京)不需要根据它们的游戏规则来玩游戏。

“在世界经济增长放缓、许多发达国家期望北京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在东京召开年会,似乎是让北京得到了一个宣示这一点的好地方。在美国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这样的全球金融界名人齐聚东京的时候,中国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拒绝出席”。

*孩子气就是孩子气*

在这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的东道国日本,媒体有关中国拒绝出席的报道大都是说中国不可理喻的孩子气。

日本主要的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发表记者本田誠的报道,标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中国财政部长、人民银行行长缺席,凸显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的不成熟”。报道说:

“10月10日,在东京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的一个非洲国家的政府官员对中国政府的举措发出批评说,‘如此重要的会议,居然不派有关部门的最高级官员参加,这恐怕是反应过度。外交问题和经济问题不一定是一回事”。

“......对中国来说,阻止世界经济波乱扩散也是一个紧迫的课题。然而,中国却以年会在日本召开为理由决定让部长级官员缺席。这种做法违反国际社会的常识,也有可能进一步促使外资撤出中国。”

日本主要报纸《朝日新闻》的编辑专栏“天声人语”则发出这样的不客气的评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在日本召开至10月14日,讨论世界经济种种问题。188个国家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前来日本参加。有大约两万人前来日本参加这一盛会。但中国却不派遣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前来。中国这是要为尖阁诸岛的事情给日本来个难堪吗?这让人不免想到,中国是抓住一切机会来羞辱人,简直像是只是一个个头高大的孩子”。

日本另一份主要报纸《东京新闻》发表记者石川智規的报道说:

“......中国财政部长謝旭人等高级经济官员不出席在东京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因此,主要是讨论新兴国家经济发展减速问题的这次会议的意义也就打了折扣。中国金融当局主管如此缺席这次会议,令人担心中国会受到世界各国的批评,日本作为东道国也难免被追究会议组织责任。这种做法也使日中经济合作蒙上阴影。”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