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习近平比薄熙来更具毛派色彩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涉嫌贪腐和滥用职权案在中国山东济南庭审后,目前正等候判决。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一度被中国前总理温家宝指责要将中国引向“文革”的做法,在公诉中并没有受到任何指控。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当局之所以没有否定“唱红打黑”,这是因为薄熙来的做法曾得到过中国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支持,而且,习近平现在所推行的就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甚至有人指出,与薄熙来相比,习近平更是毛泽东的“粉丝”。

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受到的指控包括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这一切与他在重庆担任市委书记期间曾掀起的具有毛派色彩的“唱红打黑”运动全然没有联系。

“唱红打黑”在中国曾引发激烈争议。2012年3月14日,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在中国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会答记者问时暗示,薄熙来是试图将中国引向过去和“文革”。

温家宝讲话的第二天,薄熙来被解除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当时的舆论认为是,薄熙来的倒台标志着中国“毛派”与改革派的斗争失败。

不过,现在看起来,薄熙来的审判只是意味着他个人政治生命的终结,并不表示他的政治主张的终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唱红”方面,也就是在确保“毛泽东思想”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统地位方面,似乎并不比薄熙来逊色。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薄智跃说:“习近平其实更是毛泽东的粉丝。 他其实从内心来讲崇拜毛泽东, 他去过韶山四次,他每次去印象都非常深刻,所以,他对毛泽东这一套,毛主席语录, 毛主席诗词记得相对比较清楚,对其他的,比如说,中国传统的诗歌、传统的文学精品恐怕涉及的较少。如果你听薄熙来讲话,他古今中外都有穿插,他融会贯通。毛泽东的东西只是他语言其中的一部分。听习近平讲话,基本上毛泽东的东西比较多些, 其他人的东西相对较少一点。”

薄智跃说,习近平确实在推行没有薄熙来的“重庆模式”,不过,却比不上薄熙来的有声有色。对于薄熙来,“唱红”可能更是一种手段,以维护自己的正统性,为进入政治局常委做出铺垫。

习近平上任之初第一站选择改革开放重镇广东深圳,他还表示,要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引发外界对于习近平更倾向改革的猜测。但是,后来,习近平不仅发表了一系列带有醒目的毛泽东色彩的言论,还从毛泽东战术思想中汲取灵感,发起纠正党内不良风气的运动,并进一步限制对民主、法制和宪政等观点的讨论,令人不禁感慨,习近平以及中共当局在“左转”。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纽约时报》证实,习近平亲自操刀《九号文件》,要求各级官员采取措施应对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以及司法独立等意识形态里的七大问题蔓延。这与早先网上泄露的有关中共要求高校“七个不讲”相呼应。“九号文件”特别指出,西方宪政民主对中国是最大的威胁。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说:“在强化控制党的领导(方面),习近平的所作所为比当年的胡锦涛还过分。 当年薄熙来在重庆主政时,在这一点是所谓的‘铁腕治渝’,在这一点上,他们的相似性非常大。”

中国战略与分析专家何频说,习近平当局之所以用刑事罪,而不是用政治罪来起诉薄熙来,就是因为薄熙来的路线与今天习近平所走的路线是同一条路线。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避免伤及中国的“左派”。

何频说:“因为薄熙来所走的路线并不是他自己独特的路线。这是胡锦涛所走的一条路线,也是今天习近平走的一条路线。如果在政治上进行审判的话,那就会造成中共内部更进一步明确的分裂。实际上,这种分裂在党内一直存在,但是并没有公开。”

事实上,2010年,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如火如荼时,习近平前往重庆视察,对薄熙来和他的做法表示赞赏。

胡平说:“当时,他们很多人去重庆参观,对薄熙来的重庆模式多少有些肯定, 那也是基于觉得薄熙来的做法似乎也不失为在一党专制之下应对中国社会某些问题的一条路子。那就是,强化主旋律,长红, 加强意识形态的控制,对各种异己的声音进行打压,另一方面也对老百姓施以小恩小惠, 我想这些方式可能会继续下去。”

中国宪政学者陈永苗说,习近平和薄熙来在精神上是一脉相承的,两人都是毛泽东的“精神养子”。

陈永苗说:“如果薄熙来干得是唱红打黑,那么习近平干得就是‘唱粉红’。目前,他打反腐败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是他至少是在唱粉红。说他是唱粉红是因为他没有薄熙来那么红,完全打出了毛的旗帜。他有毛旗帜,但是又有改革开放的邓旗帜,所以他是唱粉红。”

但是,不管习近平还是薄熙来,“毛主义”和“文化大革命”曾经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伤痛。两人的父亲都在文革中被打倒,薄熙来母亲在文革之中惨遭迫害死亡。

除了要求在国内走“群众路线”之外,习近平在外交上也表示强硬,强调中国主权。中国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地区都陷入了领土争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薄智跃认为,这一方面也体现了毛泽东的精髓。

薄智跃说:“毛泽东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民族主义,另一个就是大众主义。民族主义方面,中国的对外政策变得越来越强, 要坚持中国的主权和中国的领土完整。对外强硬是毛泽东的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就是注重‘群众路线’。原来我们也以为习近平可能会提出更新的想法,提出‘中国梦’,把中国梦作为一个新的东西来运作。最后中央决定花一年的时间来进行‘群众路线’教育。‘群众路线’基本上,从内容上、从事实上就是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包括语言风格都是毛泽东三十年代整风时期的东西。对我们这些熟悉毛泽东的人呢来说, 习近平搞的这一套更像毛泽东的东西。”

不过,薄智跃指出, 虽然如此, 习近平并没有给中国老百姓带来更为实际的东西。最近,中国东北和广东地区爆发洪涝以及南方七省发生干旱,但是习近平和他的政府并没有对此表示慰问。

他说,无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和习近平的“群众路线”的产生都与中国的国内和国际大环境有关。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基本上学的是西方模式,但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中国对西方的金融和经济以及政治体制产生了怀疑。中国希望走出自己的一条道路,这也是习近平会提出三个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的原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