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专家质疑习近平的改革能力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中)主持习近平访美讨论会(2015年9月23日,美国亚洲协会提供 )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中)主持习近平访美讨论会(2015年9月23日,美国亚洲协会提供 )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星期二在西雅图发表了此次访美被认为唯一的重要政策演讲。其内容包括了对当前美中关系中争议性议题的回答,旨在向美国充满疑虑的商界说明中国将继续坚持改革开放政策。但是,一位在西雅图聆听其演讲的美国的中国政治经济问题专家说,问题不是中国要朝什么方向改革,而是习近平是否有能力,以及中国目前的政治环境是否有空间让他实现极其困难的改革目标。

丹尼尔·罗森,荣鼎集团合伙人(2015年9月23日,美国亚洲协会提供 )

丹尼尔·罗森,荣鼎集团合伙人(2015年9月23日,美国亚洲协会提供 )

丹尼尔·罗森是荣鼎集团合伙人,他曾任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顾问。他说,习近平领导的改革存在着这三个不确定因素:第一个不确定因素是今年夏天中国的股市震荡和人民币突然贬值所提出、至今仍未经讨论的问题。

中国政府制造了股市泡沫

习近平在演讲中说,“前段时间,中国股市出现了异常波动,引起了大家关注。股市涨跌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政府的职责是维护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防止发生大面积恐慌。这次,中国政府采取了一些稳定市场的措施,遏制了股市的恐慌情绪,避免了一次系统性风险。各国成熟市场也采取过类似做法。中国股市已经进入自我修复和自我调节阶段。”

丹尼尔说,习近平在为政府采取的救市护盘措施辩护,但他的这番话显示他不是很有信心,“他没有承认,错误出在上面。如果他真有信心,他应该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制造了股市泡沫,把股市推到高峰。”

他表示,习近平需要做的是,“要承认我们政府是造成问题的一部分,我们错误理解了资本市场运作的本质,是我们向人民保证政府会保持牛市,从而制造了泡沫。”

丹尼尔说,习近平并不是不知道政府制造了泡沫,而是不愿意在公开场合承认,他说,“私下里,上星期我听到他说了令我印象深刻的话,他说:‘中国股市的问题和对经济增长的担忧确实很严重,这些问题部分是由于之前政府用刺激措施来维持经济增长的努力造成的。’ 丹尼尔说,“这才是我愿意听到的话。”

列宁主义策略限制改革努力

罗森说,第二个不确定因素是中国国内的政治环境。“中国在政治上要走向哪里?习近平高度集权、过度集权,政府发动严厉的反腐运动,基本上瘫痪了政府。省级或以下官员无人愿意作决定,因为这对他们要冒太大政治风险。”

罗森表示,为了要证明领导人有能力、中国有空间解决问题,于是出现了第三个不确定,那就是习近平“实行了列宁主义策略,动用宣传机器唱好上海股市,动用公安力量对付券商,从而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中国的政治环境实际上是在限制经济改革的努力。”

星期三,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主持了一个习近平访美的讨论会。罗森是主讲人之一。亚洲协会是习近平演讲中“表示由衷的敬意和诚挚的感谢”的10家美国的“友好团体”之一。

埃文·梅迪罗斯,美国欧亚集团主管亚洲事务的董事总经理和业务主管(2015年9月23日,美国亚洲协会提供 )

埃文·梅迪罗斯,美国欧亚集团主管亚洲事务的董事总经理和业务主管(2015年9月23日,美国亚洲协会提供 )

另一位主讲人是埃文·梅迪罗斯。他是美国欧亚集团主管亚洲事务的董事总经理和业务主管。他从2013年至2015年担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是奥巴马总统亚洲政策高级顾问。星期二他是习近平西雅图政策演讲的听众之一。

在对即将到来的习奥峰会进行展望时,梅迪罗斯说,“美中关系太重要太复杂以至于不应将其置于成败测试之下。”

奥巴马对华政策明智一致?

他为奥巴马7年来的对华政策辩护,称美中关系的结构性力量体现在政策和政治层面,“奥巴马非常清楚地了解中国的挑战,他采取了明智、策略和一致的政策”;其次,双方的沟通渠道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广泛;奥巴马是1979年以来跟中国领导人会晤次数最多的美国总统;对于诸如台湾和会见达赖喇嘛等困难问题的处理显示双边关系的韧性。

外界对奥巴马的对华政策多有批评,认为他对习近平挑战美国超强地位的强势举措回应软弱。

梅迪罗斯说,他亲历之前所有的习奥峰会,“双方都没有‘挥拳’相向,有很多有意义的交流,奥巴马可以直接了当地“问中国对现有世界秩序的承诺、是否同意美国对国际事务的自由主义政策等。”

他认为,对即将举行的习奥峰会值得观察的是远远落后于其他领域的两军关系,“如果管理不善或不够,将破坏其它各领域的稳定,需要逐步建立双方在船舰和飞机互动方面的信任措施,以避免事故发生。”

他认为,习近平已经在演讲中明确承认了涉及国家安全和经济间谍的网络行为的区别。后者是不可接受的,中国不会采取类似行动,中国将对网络犯罪绳之以法。

陆克文表示,“不像以前的中国领导人,讲话通常都是对世界的空洞、乌托邦式的描述,习近平的演讲针对美中两国关系中的分歧做出具体解释;虽然不可能解决两国日程上所有政策问题,但却代表了在到访的第一天就伸手拥抱美国人民的友好。”

他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还拉出了一个书单子,说明他阅读了多少美国著名政治家、文学家的著作。

不过,罗森在随后的与谈中说,习近平主席应该将美国伟大的哲学家查尔斯·皮尔斯纳入他的书单子,因为皮尔斯说过,真实的事情必有真实的结果。显然习近平并不理解这一道理。

罗列数字不说明改革到位

他针对的是习近平在演讲中罗列了一大推中共改革措施的数字。习近平说:“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了全面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提出330多项改革措施。2014年,我们确定的80个重点改革任务基本完成。今年上半年,我们已经出台70多项重点改革方案,其作用将逐步显现。改革关头勇者胜,我们将以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的决心,义无反顾推进改革。我们坚定不移坚持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将继续在市场、财税、金融、投融资、价格、对外开放、民生等领域集中推出一些力度大、措施实的改革方案。”

罗森说,“他谈论采取了多少项改革措施,却没有看过我们研究的结论,我们的结论说,最终,重要的是,影响结果的市场变革是什么。”

他表示,对习近平的检验是,“转型是否在市场中实现?什么样的企业可以创造工作岗位、纳税?而不是有多少商务部可以检查的改革措施。”

他说,“习近平的这番市场朝向的改革是‘可怕的困难’,最可怕的是做不到。因为所有认真深入研究中国的人都知道,中国的增长率潜力已有结论,也就是说没有市场化改革和模式调整,到2020年,中国GDP增长的最大可能性是百分之一、二,或三。

习近平在讲话中对中国今年7%增长充满信心,罗森说,虽然6月份是6.8%,略低于7,但如果看看今年金融券商板块对GDP的贡献,所有金融服务业的增长是0,原因是最近股市的关闭。

他说,“从数学角度讲,我看不到今年有达到7%增长的可能性。”

中国有责任告诉世界真实情况

罗森说,中国的宣传机器批外部世界对中国经济的看法,一会儿把它看作世界的希望,一会儿又说它是灾难的根源。丹尼尔说,这不能怪外界,只能怪中国自己:

“这是他们自己不透明的错,也就是说,他们的政治是怎么运作的?他们的经济是怎么管理的?将来又会怎么管理?这确实是需要解决的。世界有权了解中国要走向哪里,而解决的方案不应该只是由像我和其他的外国研究人员,靠我们的努力来回答,中国有责任告诉我们中国的基本情况。”

他说,“上个星期,崔天凯大使和其他官员一直在唱好美中双边投资协议。而昨天晚上,习近平对此只说了“我们应该早日谈成(这一协议)。”但他没有具体说明如何能谈成。美方官员抱怨,中方的负面清单太长。专家认为谈判会旷日持久。

罗森表示,伟大历史时刻的重要性要求美国做出选择、采取行动,不仅是长期的管理政策,而需要符合国家利益的基本标准,“因此美国需要了解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它正在走向哪里?问题不是他们需要走向哪里,而是他们如何能充满信心地走到那里。他们是否愿意牺牲部分国家的政治安全选择以换取经济增长?你不可能既有把一切控制起来的完美政治安全,同时又有足够的市场经济产出。如果你要将经济收益最大化,你就必须接受体制中的大量的弱项。”

美国要选择符合长远利益的的强项

他说,中国将采取什么措施我们无法知道,“那是中国领导人的决定”。但是,为使美国能参与其中,“美国需要知道美国应该怎么做。我们的强项是民主制度、活力、透明和灵活性,以及承认自己的错误,多元性,这些都应在我们与中国的相处中表现出来。”

他表示,明年中国将经历越来越多的系列挑战,“中国高级领导人认为,明年将会出现大规模的国有企业下岗。如果你是美国著名的冷战斗士,这将是个破坏中共的好时机,如果你认为这是符合美国利益的解决方案。但那将在未来几个世纪摧毁历史上美国在中国心目的信誉。因此,我们必须理解我们是谁?什么是符合我们长远利益的强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