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小夏看美国:警察怠工?市长奈何


2015年1月4日,纽约市长白思豪在殉职警察刘文健的葬礼上讲话的时候一些警察背对白思豪表示不满。

2015年1月4日,纽约市长白思豪在殉职警察刘文健的葬礼上讲话的时候一些警察背对白思豪表示不满。

在过去两个星期里面,纽约市警察逮捕罪犯的次数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一大半。就连交通警察开的停车罚单也少了90%。

这并非因为犯罪率或者违规率下降。就在1月5日晚间,两名拉美裔的犯罪嫌疑人开枪打伤两名警察后逃跑,市长白思豪还专门到医院去看望伤者。尽管市政厅作出了种种和解的姿态,纽约警察与市长之间的的对立似乎仍然没有缓解的迹象。人们怀疑,警察是否在不约而同甚至是在有组织地怠工。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资料照片)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资料照片)

白思豪市长与纽约警察之间的不睦,用中国的俗语“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来形容再确切不过。2013年二月,白思豪宣布参选市长。他竞选的中心议题,是制止警察在没有出现事实上的犯罪之前拦截路人进行盘查("stop and frisk)。这种盘查的做法在犯罪率高的少数族裔区不时会发生。在彭博市长任上,人权团体代表少数族裔将市政厅告上法庭,指控这种做法违宪。纽约的联邦法庭在2013年判处市政府败诉。白思豪自认为是少数族裔的代言人。在竞选时允诺上台后给予当事人赔偿。这在当时已经令警方很不愉快。为了弥补关系,白思豪就职后重新起用了朱利安尼市长任期内的警察局长布莱顿,而布莱顿则是当初提出并开始实行“拦截盘查”政策的人。

在密苏里弗格森白人警察开枪打死黑人以及纽约警察在逮捕黑人小贩时对其扼喉致死,两地的大陪审团都判定对当事的警察不予起诉之后,美国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已经上任的白思豪站在示威者一边批评警察暴力。他有一位黑人妻子,两个孩子长相也更偏近黑人。白思豪公开说,他与妻子多次教导孩子,外出时遇到警察要多加防范。此言一出,在警察中普遍引起愤怒。警察工会的发言人指出,除了极少的个案,在罪案中丧生的黑人是本族裔罪犯的受害者,所以黑人的孩子出门首先应该警惕的是本族裔内的罪犯而非保护他们的警察。警察工会发起了签名运动。在这份声明中,签名的警察说,如果他们在执行公务中殉职,希望市长不要来参加他们的葬礼。与此同时,有人在网上公布了一段录像,显示在纽约的示威游行中,有数千人同时喊口号:“我们要什么?警察死!什么时候要?现在!(What do we want? Dead Cops! When do we want? Now!)”

就在市政厅与警察工会剑拔弩张之际,12月20日下午发生了震惊全国的拉莫斯与刘文健两位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刺杀的事件。凶手明确地说,他要为在弗格森和纽约死去的黑人报仇。凶杀案发生之后,白思豪到停放受害者尸体的医院去探望,在场的警察纷纷转过身去背对市长。这个场面被人用手机录下来传到网上,全国各地多个警察工会纷纷表态,谴责白思豪在加剧少数族裔社区与警察之间的矛盾。纽约警察工会的主席甚至直指白思豪手上沾着遇难警察的鲜血。

拉莫斯警官葬礼

拉莫斯警官葬礼

12月26日,圣诞节的第二天,纽约的上空出现了一条飞机带动的大标语:“白思豪,我们对你转过背去(De Blasio, Our Backs Have Turned To You)。”警察中有人透露说,这一行动的款项来自退休与现役的警察捐赠。这批警察还给市长写信,说他们对白思豪的执政能力已经失去了信心。

于是,在拉莫斯和刘文健的葬礼中出现了相似的一幕:当市长发表讲话时,在场的部分警察转过身去背对台上,尽管在刘文健葬礼之前两天,警察局长布莱顿送出一份备忘录,希望警察不要那样做。警察工会的发言人表示,那是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利。

数名纽约警察抬出刘文健灵柩(视频截图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数名纽约警察抬出刘文健灵柩(视频截图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刘文健的葬礼之后第二天,白思豪发表讲话,在称赞纽约的警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警察机构”的同时,指责那些转身的警察是“不尊重死者及其家庭”。布莱顿也对警察们说:“葬礼不是抗议的地方。抗议应该到市政府或者警察局总部门前。”对这种说法,警察工会的领导人则针锋相对地指出,市长不过是借此机会来转移公众的视线。

不过,白思豪不是第一位与纽约警察关系搞僵的市长,警察到市政厅门前示威的事情也的确发生过。纽约历史上唯一的一位黑人市长、1990年上任的丁勤时(David Dinkins)与警察的关系恐怕更糟糕。丁勤时上台的时候,纽约的治安一塌糊涂,时代广场附近就是红灯区,光天化日之下也会频频出现抢劫,入夜时分,许多街道行人根本不敢驻足。丁勤时上台之后,立即决定将警力扩大25%。治安开始出现好转。不过在他任上第三年的时候,有位警察在牙买加移民聚居区执勤时开枪打死了一位黑人毒品嫌犯。丁勤时亲自去探望死者的家人,指责警察有种族主义倾向。他建议成立一个市民投诉委员会来监督警察的行为。1992年9月16日,上万警察在下班后举行抗议。数千警察包围了市政厅,另外有几千警察将交通要道布鲁克林大桥堵塞了一个小时。在抗议的警察中,有一个引人注目的面孔,那就是丁勤时在第二年竞选中的共和党对手朱利安尼。这次在警察活动中出头,对于他在次年的选举中击败丁勤时、赢得市长宝座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丁勤时与白思豪都是民主党人。警察与这两位市长的冲突,主要集中在种族和犯罪问题上。但是共和党的朱利安尼以及以共和党身份上台后转为独立派的彭博与警察的关系也不甚和睦。这两位市长在每次市政府与警察工会就工资和福利谈判的时候,坚决反对大幅度加薪。朱利安尼只允许警察的薪水在五年内增加13.3%,被警察工会骂作“小气鬼”。彭博市长的家还被抗议的警察包围过。在谈判的期间,大量的警察突然请病假,给市政府增加压力。这被纽约人称为“蓝色感冒”(警察的制服为蓝色)。

在纽约这样的大都市里面,职业警察是铁打的衙门,民选的市长则是流水的官。铁打的衙门若是与流水的官员作起对来,难免要给当地市民带来点麻烦。不知道白思豪市长是否有摆平这次冲突的政治智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