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小夏看美国:五角大楼新管家难产


美国军事指挥中心五角大楼俯瞰图

美国军事指挥中心五角大楼俯瞰图

“哈格尔上士下台了”——《哈芬顿邮报》11月24日刊登出了引人注目的大标题。四十多年前,哈格尔在越南战场上英勇作战,获得了多枚勋章。2013年,这位前陆军上士成为国防部长。士兵而非军官出身的防长,哈格尔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然而,在不到两年之后,哈格尔却不得不黯然辞职。

对于哈格尔的继任,媒体纷纷猜测说,白宫属意现任主管政策的国防部副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Michèle Flournoy)。如果她接任的话,将会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防长。不过就在几个小时之后,白宫接到了弗卢努瓦的电话,说她对接任这一职务并没有兴趣。另外几位在名单上的候选人也都推推托托,迟疑不决。最后,五角大楼的担子据说很可能就会落到投资银行家出身的第一副部长阿什顿·卡特(Ashton Carter)身上。

也难怪那些人犹豫。就在奥巴马总统、拜登副总统与哈格尔在白宫召开记者会的宣布消息、总统在夸奖哈格尔是“能找到的最好的国防部长”的同时,总统的幕僚中有人便以匿名的方式对媒体说,哈格尔的辞职是被迫的,等于是被总统炒了鱿鱼。其实,总统与国防部长之间的矛盾并非一日。《华尔街日报》第二天的报道透露,大约在两个月之前哈格尔给奥巴马写了一封私信,要求白宫对俄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特别是在乌克兰问题上更应该旗帜鲜明,以便让欧洲人放心。数日之后,哈格尔再次给白宫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苏珊·莱斯送去备忘录,要求明确地阐述在叙利亚的立场。字里行间,哈格尔表现出对总统身边的外交政策顾问对五角大楼的干预表现出高度的不耐烦与失望。

在奥巴马的六年总统任期中,哈格尔是第三位国防部长。第一位是从小布什政府继承下来的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第二位是原来的中情局长、曾经担任过克林顿总统白宫幕僚长的里昂·帕内塔(Leon Panetta)。一位是共和党人,另一位是民主党人。这两位退下来后各自写了一本书,其中表达出了与哈格尔类似的不满与失望情绪。其中,盖茨提到的一个细节很有代表性。奥巴马刚上任不久,盖茨到阿富汗的美军司令部巡视,发现那里有一台特殊的电话机。指挥官们说,这台电话直通白宫。按照规矩,白宫不应该直接干预军事行动。盖茨大怒,下令将电话机拆除,而且是马上当着他的面拆。“如果你接到来自白宫的电话,”盖茨对指挥官们下令,“你让他们滚一边去,马上通知我。”(You tell them to go to hell and call me.)而帕内塔在书中更是直言不讳地批评说,奥巴马总统在外交政策上既缺乏决断又过于谨慎。可见这几位防长与白宫的合作都不怎么愉快。帕内塔在任上只呆了608天,比哈格尔还要短。

有了这前车之鉴,再加上奥巴马的任期只剩下两年,合格的候选人不甚愿意接过五角大楼这个摊子也可以理解。

白宫与五角大楼之间的摩擦,有人的因素,也有制度性的因素。

先看看人的因素。奥巴马总统的全国性知名度是从反对伊拉克战争开始的。他上台之后,决心要结束在阿富汗与伊拉克的战争。他带进白宫的外交政策顾问中包括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苏珊·莱斯、现任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以及一批年轻的专家。他们在2008年的选举中参加奥巴马的班子,其外交政策的基本共识是反战。他们并不认为美国应该继续担任二战之后的世界警察的角色。从奥巴马上台第二天签署关闭关塔纳摩恐怖囚犯监狱到宣布从伊拉克与阿富汗全面撤军,奥巴马政府一直在朝着结束战争的方向迈进。

不过,白宫的政策到了国防部便遇到了不少阻力。五角大楼中强硬派较多,自不必言。而军队在执行战争方案的时候,也会有非常多具体的考虑。比如伊拉克,国防部一直希望在撤军之后留下一支一万人的部队维持和平,但是白宫在与伊拉克政府谈判的时候却没有坚持这一点。结果,美国在伊拉克留下的军事真空为极端主义的伊斯兰国的兴起提供了条件。奥巴马的三位国防部长对白宫的这一决策都提出过相当强烈的质疑。

奥巴马的三位防长看来与总统最贴身的外交政策顾问苏珊·莱斯的关系都不怎么样。出身斯坦福的莱斯曾经在克林顿政府任职,专攻非洲事务,与总统的关系很密切。政府记录显示,当年卢旺达出现大规模种族屠杀时,正是莱斯劝阻了克林顿总统不去干预。2007年奥巴马开始竞选后,莱斯是最早从克林顿阵营出来去支持奥巴马的人之一。在希拉里·克林顿离开国务院之后,奥巴马曾经想过提名她担任国务卿。外界普遍认为,莱斯在外交政策上的影响力,超过了国务卿克里与国防部长哈格尔。总统身边匿名的官员对《纽约时报》透露,莱斯认为哈格尔是关闭关塔纳摩监狱的阻力,因为后者担心将那里的囚犯转移或者放走会给美国带来安全威胁。而哈格尔则要莱斯对在叙利亚的政策的失败承担后果。这位官员还说,哈格尔在内阁会议上经常闭嘴不语,显得非常被动,对政策从来没有多少建设性的贡献。而来自哈格尔身边的人则说,国防部长在白宫的会议上永远觉得自己是总统圈子之外的人。

五角大楼与白宫之间的摩擦,每届政府都有。哪怕是五星上将出身的艾森豪威尔总统也不例外。按照美国的宪法规定,总统是军队的最高司令。然而,总统与内阁成员不得是现役军人。军人若要从政,必须先离开军队。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军人出身的总统、南北战争中北军的将领格兰特将军,为了竞选总统先离开军队,损失了大笔的退休金。当时的总统退休后没有工资,结果格兰特当完八年总统后,陷入了经济贫困。艾森豪威尔也是从军队退役之后才有资格竞选总统。

国防部长以及属下的海军、陆军、空军部长都是文职官员,没有军衔。他们由总统任命,负责管理国防部门的各种机构,包括政策、预算、财务、军事订单等等。他们中有的人曾经在军队服役,也有不少人根本就没有多少军事经验。他们的职务也是临时性的,现任总统可以撤换他们,而新任总统也会将他们换掉。所以,用中国的俗话“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来形容五角大楼恐怕再确切不过。

美国的军队是完全国家化的并高度职业化的。而用文官管理军队,正是军队国家化的重要环节。军队是一个国家里最具有组织能力与掌握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机器。军人如果被允许干政,必定会对民主与法制造成威胁。因此,国家的国防与外交政策由民选的政府制定,军队只能执行命令;而具体的作战方案,则由职业军人来制定,非职业军人的总统或者国防部长都不能随意去指挥军队行动。这种相互制衡的关系,也保证了美国不会出现军人寡头政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