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乌市惊爆 治疆政策有问题?


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文化宫早市发生爆炸(网络图片)

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文化宫早市发生爆炸(网络图片)

新疆乌鲁木齐汉族人市场遭爆炸袭击、造成31人死亡近百人受伤的严重暴力事件发生后,海外维族组织世界维吾尔大会对无辜平民受到袭击伤害表示遗憾。该组织同时表示,无论无辜的汉族人被绝望的维族人攻击,还是汉族军警杀害无辜的维族人,都要谴责。分析人士指出,北京官方对新疆维族人的政策出了大问题,但由于当局不肯反省,只是强调严厉镇压,民族暴力事件频发的恶性循环或将长期存在。

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网报道,兼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乌鲁木齐早市5.22爆炸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迅速破案,严惩暴恐分子。他誓言全面加强社会面巡控和重点部位防控,严防发生连锁反应。习近平表示,对暴恐活动和恐怖分子必须警钟长鸣、重拳出击、持续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全力维护社会稳定。一天前,这位中国领导人在上海亚信峰会发表的主旨发言中说,将“对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这"三股势力"采取零容忍态度”。
总部在德国慕尼黑的海外维族组织世界维吾尔大会一向被北京视为三股势力的一部分。该组织在华盛顿的发言人阿里木.塞托夫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所代表的世维会在德国和美国正式合法注册,以和平方式维护维吾尔人的民族权益,而不是什么三股势力。

阿里木.塞托夫在谈论新疆地区频频发生暴力袭击事件的背后原因时表示,65年来,中国当局在他所说的东土耳其斯坦实施暴政,不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民族自治法,无视维族人的政治诉求,侵犯维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干预维族人的文化习俗,酿成了恶果。

阿里木.塞托夫接着表示,几十万中国武装力量、武装军警每天高压严打,屠杀无辜的维族人,导致已经绝望的少数维族人采取暴力手段进行抗争,有些时候攻击了无辜的汉族平民。他表示,他不认为暴力袭击平民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他说:“我们当然不希望无辜的平民,无论是汉族人或是维族人受伤或者被打死。因为在中国,我们看到,65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政策下,受害者一直是中国人民,中国的平民。我们看到,不仅仅是汉族人,不仅仅是维族人、藏族人、蒙古族人,在中国共产党政策下,受害者都是无辜的平民。所以,这次假如是维族人干的话,我们现在不是百分之百的确切了解,因为中国媒体是很难相信的。假如是维族人干的,当然我们感到非常遗憾。我们不认为攻击无辜的平民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方式。我们不希望以后看到这种攻击平民的事件频频发生。但是我们希望中国政府应该深思它自己所谓的对维族人也好,对藏族人也好,或者蒙古其他所谓的少数民族的政策,应该要反思他们的政策,应该要改变他们的政策。” 新疆近年发生的暴力事件

新疆近年发生的暴力事件



这位海外维吾尔组织的发言人表示,凡是以暴力伤害无辜的汉族人或无辜的维族人的行为都要受到谴责。

他说:“当然无论是无辜的汉族人被有些绝望的维族人攻击,或者是武装到牙齿的中国的汉族军警来杀死无辜的维族人,这两种方式都是不对的。要谴责两个同时都要谴责。”

正在英国旅行的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从中国官方媒体和社交媒体上看到了有关乌鲁木齐市场爆炸的消息。他认为,中国的治疆政策存在大问题,与此同时,一些维族人受到国际恐怖组织的影响,不惜以生命为代价表达不满,并相信他们自己会成为烈士。

他说:“背后的原因就是中国的民族政策,具体来说,还是在新疆执行的对维吾尔族的政策出了大问题。但是中国官方他们不承认这一点。另一方面,维族里面一部分极端的人士,我觉得,也有问题。他们受了塔利班、基地组织的影响。我觉得双方都有问题,然后就形成了现在恶性循环的一个局面。因为从北京的角度来说,他们已经排除了检讨自己政策有问题的这样一种可能。那么,他们就是用有力的打击,就是以暴易暴。他们就是用暴力来打击,但问题是暴力打击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

何亮亮在位于香港的凤凰卫视长期担任评论员。他指出,从已经发生的多次攻击行动来看,碎片化和家族化是少数维族人实施难以防范的恐怖袭击的两个特点。

他说:“当局不可能事先掌握。因为他们都是分散行动。他们没有一个网络,没有一个集中的领导。就是各地的一些维族人,特别是一些维族青年,他们都是自己单独行事。当然他们会受到比方说中亚地区或者阿拉伯世界的极端宗教势力的影响,但这种影响它是单线的。一般不是一个统一的中心给他们发布命令。他自己有这个动机,同时他们又受到塔利班或者圣战的影响。所以,他们单独发动行动。这样的话,从当局的角度,根本不可能,无法,就是防不胜防。”

何亮亮认为,中国现在不愿意承认在新疆已经形成了很严重、甚至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维汉民族对立。这位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政府不肯反省自身的政策问题而只归咎于境外的恐怖势力,并一味以高压手段处理复杂的民族矛盾,他表示担心,这不仅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反而很可能导致涉及暴力的民族冲突长期化。

他说:“至少在公开的角度它完全不打算反省它的这个政策当中有什么问题,而只是用一个最简单的字眼,就是严厉打击、狠狠打击。那么我们谁都知道,靠打击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但是目前看来,我不知道还要发生几起这样的大规模的死伤人数众多的事件,才能够引起北京的试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不是只从维稳的角度,不是只从暴力镇压的角度(应对)。暴力镇压,当然中国政府绝对有这个能力。问题是只有这个能力,不能解决,不能防止这种暴力恐怖袭击的发生。我觉得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今年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5名维族人持刀砍人的恐怖袭击两个月后,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了持刀砍人和自杀式爆炸,当时习近平等高层领导人刚刚离开他们视察的新疆地区。2009年7月以来,新疆等地接连发生了多起以汉族平民或当地警察为袭击目标的暴力事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