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西诺:我是《习近平与他的情人们》作者


《博讯网》记者西诺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美国之音拍摄)

《博讯网》记者西诺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美国之音拍摄)

西诺是活跃在纽约的新闻网站《博讯网》的记者,最近出版了《习近平与他的情人们》一书。据传这本书是引起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被失踪的原因之一。他表示,他是该书的作者之一。

星期五,他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一年前这本书写成后,原先承诺出版的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可能因受来自大陆的压力而取消了出版计划。

去年11月以来,桂民海等五人相继被失踪后,西诺决定将手中书稿出版。由于他的共同作者朋友反对,西诺在与其达成协议后以个人名义出版了该书。

他表示,该书的纸质版即将上市,电子版一度在谷歌网络书店上架,因其朋友反对而下架;现在他以个人名义再度上架。

西诺说,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想告诉习近平,这本书的作者在北美,你可以到北美法院来告我,我可以接受审判,但不要连累这些书商。”

西诺说,书中许多故事并非编造,而是源于聚居纽约法拉盛的福建和浙江两地新移民,他们有很多有关习近平在那里任职时的传闻。

西诺表示,中共在海外执法的事实和传闻已经在海外华人当中引起很大恐惧,他说,在出版该书寻找印刷厂的过程中,至少三家华人业主一听书名便表示拒绝。

他表示,习近平上台后,大陆人到香港购买政治娱乐书的市场极大萎缩,铜锣湾书店于是改变策略,转到深圳设点,把书运到那里再邮寄大陆各地。

他说,五名被失踪者之一的前书店老板林荣基手中握有大陆3400个分销者名单,现全部被大陆公安获取。西诺认为,这可能成为日后五人被定罪的最重要依据。

《习近平与他的情人们》封面(谷歌书店截图)

《习近平与他的情人们》封面(谷歌书店截图)

以下是采访的实录:

问:最近关于《习近平与他的情人们》引起很大反响。先介绍一下这本书。

这本书的作者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一位我的朋友,他不愿公开露面。这本书是一年半前由他牵头来写的。主要是提供香港铜锣湾书店的桂民海出版。这本书中的人物比较开放,有一个提纲,然后按照这个提纲我们来写作。

故事来自福建浙江新移民

有的读者会问,这么多人物这么多故事是不是编造的呢?其实不是。因为我住在法拉盛,是新移民聚居的地方,大部分来自中国两个地区,一个是福建,一个是浙江。他们对习近平曾经在那里工作过的趣闻、私生活有很多很多传闻。包括他私生子的版本就有十几个。我们会了解到很多故事。至于这些传闻是真是假,对我们作家来说是很困难的。有时有人有兴趣给我们提供素材我们就听一听,是这样一个写作过程。

这本书写完后就交给桂民海去出版。一年半前写的,写作花了几个月时间,但是完成后两三个月就没有消息。桂民海传来的消息说这本书不太方便,比较危险,不好出版,所以这本书不想出版了。

桂民海传遭大陆施压后放弃出书

然后我在这边听我的朋友讲,中国大陆派人去找过桂民海,他们去的目的是了解这本书是谁写的,先没有打听是不是能出版。他们指出了两个作者的名字,他们似乎都知道,清清楚楚。桂民海否认,说这本书跟他和他们都没关系,而且他也不出版了。我们以为不出版就不出版,以为没事了。这已经有一年多了。

可是到了去年11月份桂民海突然失踪,到后来被证实被绑架,那个时候,我和我朋友就非常紧张,担心是不是这本书惹祸。我问我朋友,有没有问题,我朋友开始说,“没有没有,阿海很快会放的。可能是要解决2003年车祸的法律赔偿问题。”到后来就不是这样了,时间越脱越长,到最后李波都抓进去的时候,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很大了。

特别是桂民海电脑里那本即将出版的《习近平的情史》,里面很多章节跟我写的书有类似的地方,感到很痛心,让五位朋友受难。在香港有言论自由,可是为了一本书就要抓他们吗?我觉得很不应该的。这就是整个写书、出版的经过。

问:你讲书中很多是从移民那里听来的故事。可是据媒体报道,你书中有习近平1985年来美访问时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吸收为特务的情节,这不是很八卦吗?

答:这其实不是我们编的,有一种说法,他在1985年访美时被人陷害,当地有很多台湾特务组织,他们希望拉拢一些中共官员,尤其是父母受过共产党很多迫害的人,希望把他们拉拢过来,成为国民党特务的线人,其中习近平是他们看中的一位。至于有没有成功我们不清楚,我们作为作家也就是根据素材进行加工。

不给出版自由我就恶心你

问:有人认为,这样的书太八卦、太没有底线,你的反应?

答:有些传闻比这更离谱。中共内部什么事情没有,毫无底线的事都有。其实这本书里很多并没有丑化他,而是从正常人的角度来反映。比如,他出国晒书单,当然他没有看过那么多书,但是他居然能背出其中的片段,他的能力不是假的,书中讲到了他有超强的记忆力。

另外,从某种意义上讲,你不给我言论出版自由,我就有一种想恶心你的动机,因为你太霸道、太不讲理了。而且这些东西确实在民间流传,并不是我编造的。

我知道,法国大革命前有些作家专门写政治诽谤书,写皇室的荒淫、乱伦、偷窃、违反宗教道德,将近有一千本这样的书。这有用吗?有用。在一个皇权神圣不可侵犯的社会里,当皇权被充分揭露时,人民心目中对皇权的尊重和崇拜就降到最低点,于是乎革命到来时人们就会义无反顾地投入反对皇权的大革命中。

问:你为什么要出版这本书?

答:李波被抓后我觉得共产党的手伸得太长了,我只是想告诉习近平,这本书的作者在北美,如果有什么看法,侵权也好,对你造成什么损失也好,你可以到北美法院来告我,我可以接受这样的审判,都无所谓。你不要连累这些人。他们是书商,好比超市里卖东西,你说他卖一把刀,刀是工厂制造的,你怎么能追究人家卖的人呢?我希望这本书出版后,就是告诉习近平,冤有头债有主,你就来找我,尽快释放那些人,在春节前让他们跟亲人团聚。

在自由世界也难免于恐惧

但是我的朋友反对,他觉得这件事对他会有很大影响。这说明我们尽管生活在自由世界里,但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逼迫,主要有三种:第一种,作家的亲人或本人在华人企业工作,这些企业知道我们在写作,或多或少会被商会、使馆、领事馆控制,他们会逼迫这些企业把这些工人和作家辞退,有这样的例子,但我不想在这里展开。

第二种,如果你写了这种书,你出去旅行时的危险程度就增加了,而且回大陆根本就不可能了。第三种逼迫来自中国大陆,他们有可能会派情报人员,在美国干扰、威胁,甚至做一些违法的事情。特别最近听到中共要成立海外缉侦局,想把执法的手伸到海外来,更引起华人的恐惧。我在出版这本书的时候找过三家华人印刷厂,但他们都拒绝了,说不方便,显得很惊恐。他们知道这本书是桂民海的,一看题目就不敢做了。在自由世界我们受到共产政权的逼迫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我的朋友的恐惧大家也可以理解。1月初,我把书在谷歌书店上上架了两天,他就不同意,于是就把它下架了。他认为,他有亲人,要回国,要考虑他的安全。所以再上架就完全用我的名字,告诉全世界就我一个写的,这个责任我一个人负。这样他就安心了。通过这件事说明,即便在自由世界还是会受到专制政权的恐惧。罗斯福说的免于恐惧,我们现在还做不到。

桂民海能把握大陆政治脉搏

问:介绍一个你和你的朋友跟桂民海的关系,有什么合作?合作多久了?

答:我跟桂民海没有什么关系。我的朋友跟他合作很久,有很长的关系,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通过桂民海出版的。桂民海是个成功的商人,能把握中国的政治脉搏,特别是政治新闻,一个新闻刚出来几天,最短时可能只要10天,他就能出一本书。比如,薄熙来案,在薄熙来受审查时他们就料到总有一天他会被审判。这时,桂民海马上就会构思一本书,怎么审判薄熙来,当薄熙来审判,法庭供词出来时,他们只要修改书中一小部分。所以,审判一结束,一个星期,这本书就上市。他有非常成功的操作方法。

另外,桂民海得到的素材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因为可能会从不同的政治对手得到他们的料,然后他再把这些料做些加工,让我们这些作家再写。桂民海与我朋友的合作时间很长。

3400个分销者名单已被大陆掌握

问:市场主要在哪里?

这样的市场在香港已经有多年了。其实这一市场的最大部分是来香港的访客,这是个特殊市场,也就是到香港来观光旅游,回去时顺便在机场买几本书回去,海关也是查得很松的。后来习近平上台后就越来越难了,实际上,铜锣湾书店就改变了经营方式,把坐店等客变成到深圳设点,把书放到那边去邮寄或销售。这个事情未来会成为5位被失踪书商受审定罪的最主要问题。所以我要说,他们有可能回不来,再也不能回香港了。

因为我知道,林荣基(铜锣湾书店五位被失踪者之一)2014年把书店卖给了桂民海和李波。但整个客户信息掌握在林荣基一个人手里。据我所知有份3400个分销者的名单,现在全部被大陆方面获取了。如果中共司法人员找这些人来作证是轻而易举的。从这名单里他们卖了那么多书,你想他们怎么出得来?

香港的政治娱乐书有两种卖法

问:一般说一本书能卖多少本?

答:这些书是小众市场,是政治娱乐,没有很强的事实和理论基础,很多是推演的,甚至是虚构的,是娱乐性的。我知道,卖得好一点,也就是三、四千册,就不错了;卖得不好,就五、六百本。作者很辛苦,报酬就这么一点点。

但这里面有个另类盈利方式,有时候某本书会有大陆利益相关人员——并不一定是最高层——也许这本书,好比,涉及四川省的某个丑闻,可能四川省的某些利益相关人员来香港,购买这本书的版权。

最近我就听说,有一本书,桂民海说他赚了差不多40多万,我的那位朋友说,他也赚了5万,这里面一定涉及到版权购买问题。因为一本书你说卖到三千本,能赚几个钱?!这里涉及幕后交易,十分复杂。我在外面看,不十分了解里面的情况,无法剖析整个产业链。

抓李波因为他不识相?

问:这次铜锣湾书店人员被失踪和绑架,桂民海案已经引起外界很大反响,为什么当局接着还要到香港去抓李波?

答:据我所知,李波不参与书的创作过程,他是发行者,合作伙伴。他不认为自己会有什么事。听说他太太警告过他,李波说,“我有什么事情,都是桂民海在做,我不过卖卖书而已。”为什么要抓他呢?我分析,在桂民海出事后李波还出版了三本书,这个从中共来说,会认为是不识相,对不识相的人中共要惩罚,这是惩罚性措施。他跟桂民海不一样,桂民海按中共来说是集团首犯,惩罚更严厉;李波不是首犯,但他是顶风作案人,所以对他也加以惩处。

问:你觉得李波获释的可能比桂民海高吗?

答:我认为他们基本上是回不来了。这里涉及一个重要问题,一边一国两制,一边是桂民海和李波,两者谁轻谁重,中共一定知道。如果要保全一国两制,毁掉一两个人算什么?我就把这两人以非法经营罪判10年、20年,没问题啊,判了以后你们就在狱中慢慢熬吧,到一定时候就像徐明一样让你们死掉。只要他们不回到自由世界就没事。

让他们慢慢消失可能是当局最好选择

但他们要是回来,他们一定会说出是怎么去大陆的。两个人都没有出境记录。李波的护照和回乡证还在家里,他怎么去的大陆,如果他说是被绑架去的,那么一国两制就荡然无存了,因为你越境执法,而且还不承认;第二,桂民海在泰国有入境记录,没有出境记录,我的朋友去查过。没有出境记录,人又在大陆,这个人怎么去的呢?你怎么解释。所以,它犯下两个不可饶恕的错误,第一是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绑架英国公民到大陆;第二个错你违反了国际法,把一个瑞典公民抓到大陆,你怎么承担?所以,把他们放在我的监狱里慢慢地折磨他们,甚至让他们消失,可能是当局的最好选择。

问:大陆当局说,桂民海是回大陆协助调查2003年致人死命车祸案。

答:昨天香港接到广东公安厅的明码传真,说有吕波、张志平和林荣基三位现在内地配合调查桂民海案调查。我要说,桂民海是2003年出的车祸,2004年就返回瑞典。这几位先生那时候根本就不认识桂民海。他们是回去配合调查桂民海的车祸吗?显然不是。一定是配合调查其它事情,很有可能是调查他们在深圳售书的事情。从姚文田案来看,他们被定非法经营罪,判10年是轻而易举的,至少是10年。

占中后习近平对一国两制已没信心?

问: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这种绑架、下三滥的事情都是下面的人想拍马屁,跟最高层、习近平并没有直接关系。你的看法呢?

答:我不这么认为。当然,我听说有个“第一夫人办公室”,简称“彭办”,成立后要做点事情,发现香港有这么个家伙,污蔑我们的习大大和彭妈妈,因为彭也是这本书中一个人物。所以他们就要搬掉这个老窝,向彭办献礼。

这种说法我认为站不住脚。因为如果他们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破坏一国两制,抓这些书商,习近平很快就会知道。他大权统揽,是各小组组长,这个大事他一定知道。他完全可以采取纠正的方法,比如,如果这个事是彭丽媛做的,可以让她不再干涉,谁做的可以惩罚谁,小小的惩罚,来挽回脸面和一国两制的局面。但他做了吗?没有。而且越来越强硬,甚至在《环球时报》登出文章,说任何一个国家的强力机构都有这样的做法,可以绕过法律执行任务,这样做是合理的,用不着大惊小怪。这叫什么逻辑?

其实,香港发生占中事件后习近平当局已经对香港一国两制没有信心,认为香港正在滑向一个更背离中央的态势,香港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有可能导向港独。心底里已经厌烦了。想通过小小的铜锣湾书店的案子例敲打敲打香港人,告诉你们,我不是吃素的。这样的解读值得深思。也许明天就不是书店老板,可能是你的上市公司的总经理,或者是个航运公司的总经理,一个媒体的总经理。

问:介绍一下你自己。

答:我是《博讯》的记者。主要工作是采访报道。中国大陆有那么多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受到逼迫,需要我们《博讯》来替他们发声。我还有一份网络设计的业余工作。

我写这本书就是要表达我们在北美享有言论、出版自由,不愿意在香港发生的事情再发生在北美。要对所有自由世界的作者讲:我们不要惧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