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专访严家其:六四、屠杀与中国宫廷政治


流亡美国的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其在六四27周年前夕,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东方的专访,谈到天安门事件民运、屠杀与宫廷政治这三个组成部分,并呼吁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采取美国的文官制度,防止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戏码重演。以下就是根据录音整理的采访内容。

VOA记者:天安门成了中国政治的风向标。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和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有什么不同?从现在看来,邓小平是不是严重误判了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民主运动?

严家其:天安门事件实际上发生过两次,1976年一次,1989年一次。这两次天安门事件是相反的运动。1976年天安门事件,是老百姓表达自己的意志,按自己的想法,自发的运动,是一种自下而上的运动。文化大革命则不是这样一种情况。文化革命是从上而下,是按照毛泽东的最高指示发动进行的。文革可以践踏法律,法律可以不算数,把毛泽东的最高指示作为最高原则,作为文化革命的旗帜。

文化革命十年中间,只有天安门事件是自下而上的运动,1989年也是如此。1976年以悼念周恩来为代表的运动是个民主运动。今天不管对周恩来怎么评价,但是1976年的老百姓都很怀念周恩来,而且怀念周恩来是反应民意的,老百姓怀念周恩来是对文化革命无声的抗议,而且1976年老百姓对邓小平也带着好意。

邓小平的误判

但是邓小平到了1989年,他就把天安门的抗议运动,也就是让他上台的群众运动,看作是红卫兵起来了,看作是文化革命来了,他根本就是完全相反地做了错误的理解。而这个时候赵紫阳是能够正确理解的,他看到老百姓的意志能够表达出来是好事,要用民主法治的方法来解决,就能解决问题,但是邓小平说造反派来了,而且他说这些人都是社会渣滓,他说过这样的话,造反派都是社会渣滓,他想到是造反派,但当时天安门广场上不是造反派啊,是老百姓,是北京学生自发地悼念胡耀邦的一种抗议运动,对中国的一些不好的现象,如官倒和腐败,进行抗议,尽管当时的腐败远不如现在这样严重。

VOA记者:有一种观点认为,邓小平做出出动军队镇压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的决定和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提供的信息有关。您如何看待这样一种观点?

严家其:这实际上是宫廷政治。陈希同和李鹏就利用这个事件,并趁赵紫阳到朝鲜访问的时候,来搞一些宫廷阴谋。宫廷政治不是民主的啊,民主制度就不会出现这个情况啊,所以中国的这个政治体制里面存在很大问题,而且还有一个根本原因,就是说,1982年的中国宪法,是有毛病的。

82宪法

尽管有人认为1982年宪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好的一部宪法,而且规定了总理、国家主席的现任制,不能连任,这是很大的进步。我也参加了这个讨论,参加了82宪法的讨论。在宪法公布之前,我在光明日报主持过一次讨论会,我当时对宪法草案说了一句:这个宪法很好,但是,国家元首应该掌握军权,不能另外设军委主席。1982年5月份的光明日报登了我的观点。我当时提出国家元首和政府总理,在武装力量的统帅权方面能不能分开?只有极少数国家是分开的,那时候伊朗是分开的。如果中国要分开是会出事的,不能分开。

邓小平提出废除终身制,规定国家主席和总理的限任,我说是这很大的进步,这些话我都讲了,这是事实。

枪指挥党

到了1989年,邓小平当时任军委主席,而且他把他的意志强加政治局常委和赵紫阳之上,他凌驾于赵紫阳以上。这种情况到胡锦涛上台后又发生,江泽民就凌驾在胡锦涛之上,用他的军委主席的权力来干扰胡锦涛的正常执政,这就造成了灾难。因为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的权力合一,在宪法的理论上没有错误,是正确的,像奥巴马总统,他当总统的时候自然就是军队的统帅,之后谁当总统谁就自然是军队的最高统帅,军队不是党的而是国家的,这个权力要是分开的话,美国就有问题了,所以不能这样。江泽民胡锦涛的时候就发生过很多问题,包括周永康的坐大、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这些人的问题,造成了很多混乱现象,这和1982年宪法里的弊病是有关系的。

当然现在形式上是解决了,但是实际上还是要以宪法的方式,因为宪法是最高法律嘛,要用宪法的方式加以解决。其实这个不是文化革命的问题了,而且在文化革命结束之后邓小平说不能提倡特殊个人,搞个人崇拜,邓小平这句话是对的,而且他也没有想再当个国家主席,但是他还想掌权,弄个军委主席,这就造成了灾难。

当然后来十三大达成了一个非成文的决议,非常详细讲这个问题,说有重大问题由邓小平来拍板,这也是造成89年灾难的一个原因。当时赵紫阳这么讲了,讲了之后呢,大家鼓掌,赵紫阳说,大家鼓掌了就通过了,也就是说党的决议中讲了这样一句话。当然这一点本身是违反中国共产党党章的,这个也和后来六四邓小平决定用军队坦克来屠杀人民有重要的关系,也就是说邓小平掌握军权,最高决定权在他手里。

太上皇

实际上当时人民日报发表了四·二六社论后,出现谴责四二六社论的声音,大家希望改变这个社论,而邓小平就是不答应。本来八九民运很容易解决,但是六四的灾难延续到27后的今天还是存在。除了天安门母亲和六四受难者,还有很多人被关了二十七年、被判无期徒刑,出来都疯了。还有很多方面被牵连,有的被开除了,像我们是离开了自己的祖国,是不得已的,这是一个方面。

整个中国的灾难

还有一个方面就是说,整个中国的政治改革停顿了,甚至倒退了,而且经济制度上面把市场经济扭曲了,使中国的市场经济变成了权贵资本主义的经济,造成了高度的两极分化。贪污腐败,到胡锦涛后期,发展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所以中国改革开放的后果,如果是没有六四的话,就可以平稳地使中国富强起来,而且一方面吸收资本主义的长处,一方面维持比较好的分配制度。“六四”后把社会公正全丢掉了,假冒伪劣、权贵资本主义、两极分化、维权运动都起来了,所以中国的这个情况呢,也不是天安门母亲受到灾难,而是整个中国受到灾难。六四不翻案的话,这个灾难不能结束。不仅天安门母亲他们头上看不到阳光,而且权贵资本主义和两极分化这些严重的问题也不可能得到根本改善。尽管反腐起了一些好作用,但是不能从根本制度上解决问题。

实际上,改变中国这个情况,离不开正确评价赵紫阳,以及对六四的三大组成部分(民运、屠杀和宫廷政治)做正确的评价。一个是对学生运动、民主运动的评价,一个是对六四那一天究竟是动乱还是屠杀要作一个说明,它肯定不是动乱。这个在一些关于六四的书籍都谈到了,包括一个讲邓小平好话的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的书,他在书里非常详细地介绍了6.3到6.4大屠杀的经过,当然大陆版这部分内容全删掉了,而香港版的则保留了全部的内容,邓小平的家属也看了,他们不好否认。书中没有讲责任是谁,但这个事实是一个事实。至于天安门母亲27年来一直说要恢复六四真相,要追究责任,也就是说李鹏有责任,要追究他的责任,邓小平也有责任。

第二个是对学生运动的评价。大家可以有各种分析,怎么看待学生运动,学生的游行示威怎么样来用法律来解决。但是游行示威肯定不是动乱,而是一种表达民意的民主运动。

第三个也非常重要,实际上要对中南海的宫廷政治有清醒认识,导致六四屠杀的原因里面和宫廷政治有关系,而且当时万里不在国内,如果万里主持人大常委会的话,问题就会好得多。中南海宫廷政治可以联系到中国的现状,如果中国不走政治改革道路,中国还是没有希望。

VOA记者:习近平上台后,海内外舆论都对习近平抱有希望。他的父亲习仲勋的口碑也很好。为什么现在很多人认为习近平不像他的父亲习仲勋,反而像个小毛泽东呢?

严家其:基因可以遗传,而心因(Meme)不能。习近平肯定遗传了习仲勋体质上的很多好的基因,基因是一样的,但是习仲勋大脑里产生的心因是不能遗传的,心因就是说他的思想。现在看来,习近平的很多言行,没有继承他父亲的做法。我们谈到习仲勋,都觉得很了不起。在胡耀邦1987年一月份受到薄一波、邓力群等几个小人的大批判时,只有一个人敢于起来讲话,就是习仲勋,那个真是了不起。赵紫阳去世的时候,也只有一家人,就是习近平的母亲齐心写了“率子女悼念赵紫阳”,这个不容易啊,温家宝都不敢去看,但是齐心敢这样做。心因不能继承啊,每人有每人的世界观,儿子父亲可以不完全一样啊!

现在说反腐败,对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这样一批贪官污吏的打击,是得到中国老百姓的赞同的,是件好事。腐败的盛行是在江泽民掌权的后期,江泽民掌握了军委主席的权力,胡作非为,胡锦涛不可能很好地行使权力,当然胡锦涛性格上也有缺陷。

中国现在之所以这样,坏到极点,追根溯源,就是薄一波。薄一波的基因很坏,我看传给薄熙来也很坏,心因薄熙来也接受了。后来赵紫阳也是迫不得已。薄一波在十三大召开以前讲了一句话,意思是说重大问题要邓小平拍板,要邓小平点头。所以赵紫阳就讲了这句话,邓小平也同意,邓小平也没有说不要讲这句话。这件事和六四有直接关系。所以中南海的宫廷政治是个大问题。

VOA记者:中南海的宫廷政治至今仍然在延续。最近曝光的习近平在中纪委六次全会的讲话提到了党内有野心家和阴谋家,他们活着要进中南海,死了要入八宝山。这些所谓的野心家究竟是指谁呢?

严家其:这就是典型的宫廷政治。当总统是很好当的,像奥巴马,尽管很辛苦啊,但是他为人民服务,为美国的老百姓服务,当然也会犯错,但是有制度的制约,不可能太错,所以美国没有太大的问题。出现司法不公正,有各种机制来解决,如最近纽约的Peter梁警官的事件,得到了很好的解决。他不需要上访,也不需要告状,解决得很好,而且各方面没有话说,这很不容易啊,而且考虑到了每一个细节。

奥巴马的权力很大,但是他边上没有什么政治局常委来干扰他。他没有什么政治局常委。我在1988年接受日本一家杂志采访时,讲过一句话,就说中国共产党应该取消政治局,没有政治局也就没有常委了。政治局要取消,不需要政治局。美国总统哪里有什么政治局常委。当然各个党不同,民主党,共和党,共产党,社会党等等,各个党可以自己规定,但是作为国家体制,实际上只需要两部分官员,一部分是政治性任命的官员。新总统选举出来了,对一批人进行政治性任命,按照奥巴马总统或者按照新总统的意思来任命,这个不叫拉帮结派,总统看到他合适,尽管他没有选上国会议员,只要他的理念与奥巴马总统一样,总统也就可以任命他。总统是军队的统帅,军队不能干预政治。另外,总统下来之后他也走,这叫做总统同步更迭,奥巴马下去了,他的班子也下去了。不像中国,郭伯雄,令计划,徐才厚,一个一个地弄,弄起来多累啊,如果都下去了,就不需要了。美国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美国有同步更迭。

第二部分,保持政治稳定,美国叫做文官制度,美国的公务员,这些公务员是常任的,包括相当于中国的副部级干部,这些公务员是常任的,他们不需要拍马屁,下一级可以对上一级表示不同意见,不怕打击,他们是按法律任命的,符合法律才能担任这一职务,无过失不能免职,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如果他没有过失,不能因为没有拍上级马屁就把人给免职了,而且是铁饭碗,在美国没有铁饭碗,但是国家公务员是铁饭碗。另外它还是常任制,一生都可以在政府部门工作,当然退休还是要退休。就是到了七十八十岁了,还可以竞选总统,但是不能终身当总统,不可以连任。作为美国的总统连任受到限制。

害己害人的宫廷政治

像这样一种制度,几乎是常识,美国老百姓是都知道,但中国没有同步更迭制度,所以每一次宫廷政治里面,都要把前一个皇帝的,或者是上一届领导人(重用的)一个一个地弄掉,辛苦得很啊!你看王岐山多辛苦,而且他还要防暗杀。怕暗杀还行吗?连邓小平到老百姓当中去都不怕,当然后来怕了。你看,胡耀邦到老百姓当中去,亲切得很,没有什么防备。奥巴马去饭店里吃饭,没有关系,当然也需要注意了。所以中国的宫廷政治害死人,首先害他们自己。你看毛泽东,宫廷政治害得他家破人亡,林彪也是家破人亡,林豆豆后来很可怜。罗瑞卿的几个孩子受的苦,比一般地富反坏右子女要厉害得多。江青,伟大领袖的老婆,最后上吊自杀了。你看令计划,爬爬爬,爬到高层,也是家破人亡,当然他是罪有应得,没有人需要同情他。薄熙来也是这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