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年终报道:南中国海风云挑战美国亚太政策


回顾2014年,美国总统奥巴马两度出访亚洲,作为美国战略重心向亚太再平衡的一部分。他的亚洲访问强化美国和盟友在海上安全领域的合作,也强调美国支持中国与东盟尽快达成行为准则,并且通过外交途径和平解决南中国海的纠纷。另一方面,美国国务院最近所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尚未以符合国际法的方式,澄清其有关九段线地图下对南中国海的主权主张。

11月16日,奥巴马总统在澳大利亚出席20国集团峰会期间,发表重要亚洲政策演说,在南中国海的问题上,他指出,美国将和这个地区的盟友合作,确保海上安全。

奥巴马总统说:“我们可以共同促进海上安全,维护航行自由,并且鼓励领土争端获得和平解决。我们将和美国的伙伴合作,让东亚峰会成为这个地区处理政治与安全挑战的主导论坛。东盟正致力于和中国达成协议,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通过国际法以及行为准则解决。我们支持这种努力。”

美国对于南中国海有争议地区的最终主权归属并不采取立场,而是敦促有关各方依照国际法和平解决。

美国国务院12月5日在一篇报告中指出,中国尚未以符合国际法的方式澄清与九段线地图有关的南中国海主权要求。报告说,中国的法律﹑各种宣示﹑官方行为以及声明对中国有关主张的性质与范围,提出互相矛盾的证据。中国所提出的证据可能有三种解释:一是中国只对九段线内的岛屿宣称拥有主权;二是九段线是中国的国家边界线;三是九段线内领域属于中国历史上的固有水域。

美国国务院在报告中指出,如果是第一种解释,由于南中国海岛屿的主权归属存在争议,因此由这些岛屿所衍生的领海海域也存在争议;基于海洋法,这些海域必须由中国和邻国来划界。如果是第二或第三种解释,那么在国际海洋法之下并没有适当的法律基础。

因此,除非中国澄清九段线只显示中国对线内岛屿拥有主权,而且任何陆地特征所衍生的领海海域符合国际海洋法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否则中国的所谓九段线主张并不符合国际海洋法。

美中元首峰会(照片来源:白宫)

美中元首峰会(照片来源:白宫)

不过,中国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司长徐宏12月7日表示,中国政府在官方地图上标绘了南海断续线。中国的立场文件在叙述这个问题的历史背景时会提到这个史实。他说,中国对南海各岛屿和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有充分的历史和法律依据。

白宫高级官员指出,美国也通过强化与亚太盟友的三边机制,处理包括海上安全在内的区域问题。例如,奥巴马总统,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11月16日在布里斯班举行了7年来的首次美日澳三边首脑峰会。会后的共同声明指出,应该确保海上自由航行以及穿越空域的权利,并且按照国际法,包括国际仲裁的合法机制,和平解决海上主权纠纷。

白宫国安会亚太高级主任麦艾文 (美国之音张蓉湘拍摄)

白宫国安会亚太高级主任麦艾文 (美国之音张蓉湘拍摄)

白宫国安会亚太高级主任麦艾文(Evan Medeiros)12月2日在华盛顿一场研讨会中说:“这次美日澳三边首脑峰会发表了共同声明,其中也概述了美国正在进行以及即将进行的工作计划,尤其是亚太地区的三边军事演练,资讯分享,强化东南亚地区的海上与网络安全,以及国防工业合作。”

随着众所瞩目的奥习会落幕,美中宣布达成双边“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谅解备忘录” (Rules of Behavior for the Safety of Air and Maritime Encounters)之后,美国通过出席东亚峰会以及美国-东盟峰会,强调建立有效的多边机制,应变一连串的区域安全问题,同等重要。

另一方面,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阐述了中国的立场,他指出,有关的具体争议,应该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和协商来解决。

奥巴马总统出席东盟峰会(照片来源:白宫)

奥巴马总统出席东盟峰会(照片来源:白宫)

奥巴马总统在美国-东盟峰会期间和越南总理阮晋勇见面,奥巴马总统说,这个区域的每个国家应该依照规范并且遵守国际法,解决海上争端。白宫国安会亚太高级主任麦艾文11月7日在华盛顿外籍记者中心简报时说,美国反对以恐吓﹑胁迫﹑或者“侵略”(aggression)来解决海上主权争端。

今年8月13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夏威夷檀香山东西文化中心发表亚太政策主要演说,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他说:“我们坚决反对这个地区的任何一方动用恐吓,强迫,或者武力推动领土主张。我们也坚决反对把航行和飞越的自由,以及对海洋和空域的其他合法使用,当作大国给予小国的特权。所有对南中国海宣称享有主权的有关各方,不管大小,都必须共同努力,以和平方式解决纷争。这些原则对所有的国家具有同等的约束力,所有的国家都有责任予以遵守。”

美国国务卿克里(右)与亚太助卿拉塞尔(左)(照片来源:美国国务院)

美国国务卿克里(右)与亚太助卿拉塞尔(左)(照片来源:美国国务院)

美国在今年10月部分取消对越南武器禁令,允许向越南出售可以改进海事安全的武器设备,当一国船只在执行海上安全巡逻任务时,遭遇挑衅行为,美国对于有关各方使用防御武力设备的立场为何?前五角大楼中国项目官员,现任东亚安全顾问的约瑟夫·巴斯科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认为一国有权自我防卫。

他说:“每个国家都有自卫的权利,不管是在海上,陆上,还是其他地方遭遇攻击。显然我们更希望这些纠纷通过谈判与多边讨论被和平解决,但没有人可以阻止一国在受到侵略或者在他方动用武力时自我防卫。”

8月4日,国务院亚太助卿拉塞尔在启程前往缅甸参加东盟相关工作会议前,在一场记者会中表示,在有关各方达成一个长期、具有约束力的行为准则之前,短期的做法是鼓励各方采取务实措施降低紧张,包括采取自愿行为,不占领无人居住的岛屿,或者签署相关的备忘录。

今年7月,国务院亚太副助卿福克斯提出各方冻结当前行动的具体建议;例如,重新承诺不再建设新的边哨,或者夺取另外一个主权声索国在2002年南中国海行为宣言以前已经占领的岛屿。

6月5日,工业化七国集团在布鲁塞尔开会,以经济议题为主的集会也就外交政策发表共同声明。在海上争端的问题上,七国非常关切在东海和南中国海的紧张关系,反对任何单方面,动用恐吓、胁迫、或者武力,企图推动海上主权主张。七国呼吁有关各方根据国际法,澄清和追求,对于领土以及领海的主权主张。七国支持和平解决争端,包括法律解决争端的机制,(换句话说,海牙国际法庭。)也支持建立互信机制;而在强调航行和飞越的自由的同时,也支持基于国际民航组织的标准和一贯做法,有效管理民航的空中交通。

在中国和东盟谈判达成一个具有约束力的行为准则之前,回顾2014年,中国和东盟继续就落实2002年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进行磋商,而中国与20多个太平洋地区国家在今年4月达成海上意外相遇准则(Conduct for Unplanned Encounters at Sea ﹐CUES),都是有关国家预防意外升级以及确保海上安全的办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