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2014美中网络安全焦点:网络商业窃密


2014年,美中两国在关键的网络安全领域基本上可以说是毫无建树,这为未来美中关系中出现波折埋下隐患。

3月份,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和纽约时报根据前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简称NSA)合同雇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机密文件披露,NSA闯入了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位于深圳总部的服务器,目的是找到这家公司与中国解放军的联系,以及研究华为的技术。

这份被泄密的文件说,“我们的许多目标使用华为的产品进行通讯,我们需要确保我们知道如何利用这些产品。”这样一来,NSA就可以自由地进入使用华为产品国家的电信网络实施监控。文件还显示,NSA不仅获取了华为的内部邮件存档,还得到了一些产品的秘密源代码。

这一披露显然让奥巴马政府与中国在网络安全领域的较量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在此之前,斯诺登曾向一家香港媒体爆料,NSA入侵过中国电信的移动通信网络以及清华大学的电脑网络和服务器。斯诺登提供的信息还显示NSA对中国国家领导人、政府机关、国有银行、巨头企业进行系统化窃听和监控。北京表示对此“严重关切”,并要求美方作出解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中方一贯主张国际社会应该共同努力制定相关的规则,来共建一个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

但美国认为,美国针对中国企业的情报搜集行动与中国针对美国企业的行动有本质性区别。NSA在一份声明中强调,NSA的监控行动不以盗取他国商业信息为目标,不是为了以此帮助美国企业参与竞争。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国际网络安全专家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赞同这种观点。他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不会让情报部门去监视外国公司,然后把获得的信息交给美国公司。我有一个例子。解放军曾经闯入到一家大型美国化工企业的网络,窃取了一种家用白色油漆的配方。白色油漆显然与国家安全无关,但解放军把这种油漆的配方转交给了一家中国公司。这家中国公司现在在中国销售这种同样的家用油漆。根据国际法,这属于犯罪。美国不会这么做。我想我可以很肯定的说NSA从来没有窃取过家用白油漆的配方,也没有像解放军那样进行任何商业行为。这是差别所在。”

根据这一原则,美国司法部5月20日对中国解放军五名军官提出起诉,指责他们涉嫌通过网络窃取美国私营企业的商业机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也随即对这五名解放军军官发出通缉令。美国司法部指出,这五名来自解放军61398部队的军官非法闯入西屋电气(Westinghouse)、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美国铝业公司(Alcoa)、太阳能世界(SolarWorld)等六家美国规模最大企业的电脑网络,窃取商业机密,为包括中国国营企业在内的美国公司竞争对手提供信息。

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在宣布起诉决定时说:“在有些情况下,黑客入侵的目的看上去纯粹是为了给中国国有企业和其它利益方提供好处,代价则是美国企业遭受损害。这种行为是美国绝对谴责的,”他说,“正如奥巴马总统在许多场合说过的,我们收集情报不是为了给美国公司或是美国商界提供竞争优势。”

这是美国首次以商业间谍罪名起诉外国公职人员,显示美国对与中国就网络窃密问题缺乏进展正失去耐心,但同时也迅速加剧了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称,“美方蓄意捏造事实,以所谓的网络窃密为由对五名中国的军官提起诉讼,严重违反了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也破坏了中美之间的合作与互信。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坚决反对,已经要求美国方面纠正错误,取消相关诉讼。”中国还暂停了美中网络安全工作组的活动。

在此之后,美中在网络安全领域几乎没有任何进展。7月份,美中年度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北京举行,美国国务卿克里与中国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杨洁篪就网络间谍问题举行了“坦诚”的交流,美方敦促中方恢复美中网络安全工作组。但双方在会谈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没有谈及网络安全。

10月份,杨洁篪访问美国,得到了克里的热情接待。路透社报道说,杨洁篪对克里表示,由于美方的错误行为,目前恢复美中网络安全工作组是困难的。他说,要想恢复工作组的工作,美国应该采取积极行动为恢复网络安全工作组创造必要条件。分析认为,这是中国向美国暗示,在不取消对五名解放军军官起诉的情况下,美中网络安全合作将难以步入正轨。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刘易斯认为,美中在网络间谍行为的准则上存在严重分歧,这成为双方在这个问题上难以有实质性突破的关键。他说:“虽然网络安全工作组被暂停,但两国官员仍然就网络安全议题进行了一些讨论。所以我认为双方还是希望能够找到解决的方案,但其中的困境在于经济间谍活动。中国需要在这个方面与国际准则看齐。众所周知,所有国家都或多或少地搞情报搜集,但在经济间谍领域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走得那么远。”

不过,中国显然并不认同美国对哪些属于合法监控、哪些属于非法监控的界定。美国国会议员米歇尔•巴赫曼(Michele Bachmann)在一次美国国会有关网络安全的听证会上说:“我8月份去了一趟中国。很明显的是中国认为军事间谍活动与商业间谍没有区别,所以他们两样都做。”

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借出席北京APEC峰会之际对中国进行了两天的国事访问。双方宣布在经贸和气候变化领域取得了一些突破,但仍然未提及网络安全。这显示,两国在关键的网络安全领域依然没有进展。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刘易斯认为,这是因为中国还没有打算停止其网络商业窃密行为,中国觉得自己的行为没什么不对。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预见的是美中在网络安全方面会继续沟通、继续相互指责,但没有突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