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年终报道:恐怖威胁的演变给奥巴马带来挑战


奥巴马总统在NPR星期一播报的采访中说,他相信反对“伊斯兰国”的力量必将“占上风”,打击“伊斯兰国”的努力在他卸任时将会取得“重大进展”。12月2日圣贝纳迪诺枪击案之后的几周内,奥巴马总统直接向美国民众讲话,谈论人们对恐怖主义及国家安全的担忧。调查显示,他的支持率今年降到了新低。

2011年5月2日,奥巴马总统宣布:“今晚,我可以向美国人民及全世界报告,美国展开了一次行动,打死了‘基地’组织首领奥萨马•本•拉登,这个恐怖分子对谋杀成千上万的无辜男女老少负有责任。”

一个反恐章节似乎结束了,但三年后又为这位总统翻开了新的一章。

2014年9月10日这天,奥巴马总统说:“美国同胞们,今晚我想告诉你们,美国将和我们的朋友与盟国一同削弱并最终摧毁这个名为‘伊斯兰国’的恐怖组织。”

自从那次阐述美国打击“伊斯兰国”激进组织策略的演说后,奥巴马政府一直在试图遏制这一威胁。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赛斯•琼斯(Seth Jones)说,“伊斯兰国”的威胁不断扩大。

他说:“他们已经扩展到了利比亚、也门、索马里、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其他地点,大约有十几个地点。现在我们看到的圣战分子、战斗人员、组织数量和暴力程度超过了任何历史时期。”

有人说,奥巴马总统运用无人机、空袭、特种部队及增强国内警惕措施来应对威胁等做法并不足够,特别是自12月2日圣贝纳迪诺恐怖袭击后。

布鲁金斯学会的布鲁斯•琼斯说:“那种我们不需要更认真的军事策略就能面对‘伊斯兰国’并应对叙利亚局势的想法纯属异想天开。如果你对自己说,‘我不想动用军队,除了动用军队外我在尽一切可能’,那你已经排除了你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工具。”

奥巴马政府一再拒绝出动地面部队。琼斯说,他并不是呼吁派兵大举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而是主张从第一天起就要有更具前瞻性的态势。

不过,美国进步中心的维克拉姆•辛格说:“无疑的,很多事情你都可以说,‘噢,假如我们这么做了,假如我们那么做了,假如我们早点轰炸阿萨德,假如我们在伊拉克待久一点’,但真的那样做了,我们就不会面临非常艰难和长期的挑战了?我不确定。”

对奥巴马而言,这个挑战在国内已经显露出来。圣贝纳迪诺攻击事件后,他花了数天试图向美国人保证说,他们是安全的,虽然他同时承认,恐怖主义威胁是“真实的”,并且已经演变到了新的阶段,包括自我激进化。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