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章立凡:历史虚无主义发明家毛新宇博士


毛新宇(视频截图)

毛新宇(视频截图)

编者按:这是章立凡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过去常见毛新宇博士随口发布雷语娱乐大众,难免忍俊不禁;而网民们起哄式的吐槽调侃,则显得有点不厚道。我不赞成凭借智商优势恃强凌弱,也不认同依仗权势随意发明历史,但一直回避评点毛博士专业水准,以免拉近距离,盖因这并非值得严肃讨论的话题。直到最近,毛博士的历史故事被高层采信并在国际媒体上引用,我才感到问题有点严肃。根据党国领导人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相关指示,显然有必要就相关史实加以辨正。

人民网旗下“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站刊载过一篇文章,题为《毛新宇回忆伯父毛岸英:他曾带兵打到柏林》(http://cpc.people.com.cn/GB/85037/85038/8476444.html)。这篇注明来源为“人民网毛新宇的博客”的博文,篇首引用了据称为2005年5月8日胡锦涛主席在会见参加中国抗日战争的俄罗斯老战士代表的讲话内容:“在那场人类历史上空前惨烈的战争中,中苏两国人民并肩作战,结下了生死与共的友谊。当时,中华民族的许多热血儿女,包括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毅然投身苏联红军抗击德国法西斯的作战。”

接下来毛博士根据引文开始发挥——“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毛岸英曾在莫斯科列宁军事学校学习,后又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离开军校,伯父被授予苏军中尉军衔,参加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在坦克部队任连指导员。这时苏军正在对德国法西斯展开猛烈反攻。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毛岸英不怕牺牲,英勇顽强,哪里有负隅顽抗的德国鬼子,他的坦克连就冲上去,炮轰碾压,一路战斗,一直随大部队攻克柏林。”身为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的毛新宇,没有说明这段历史故事的出处。

毛岸英究竟有没有参加对德战争?据中共早期领导人陈昌浩之子陈祖涛(与毛岸英在伊万诺沃市国际儿童院同学)回忆:为保护在苏联的各国共产党领袖后代们的生命安全,斯大林曾经亲自签署过一份文件,规定凡是国际儿童院的孩子,一律不得应征入伍。毛岸英给斯大林、季米特洛夫写了一封信,坚决请求从军,经考察后被破例批准。1942年下半年,毛岸英先上了一个军事学校,不久又转到伏龙芝军事学院速成班。1944年毕业后,曾身穿军装、佩带中尉军衔到国际儿童院来。陈祖涛等“简直羡慕得要死”。“那时,苏联红军已经打出了苏联国界。由于毛岸英一再坚决要求到前线去,苏联方面就派了一位大校军官,陪着(实际上是担任保护)毛岸英到前线苏军作战的各个战场转了转,但依然没有让他参加作战。”

《特别经历 (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

《特别经历 (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

陈祖涛回忆说:“后来在1950年,已经回国4年多的毛岸英陪李克农来莫斯科,就苏联对中国参加抗美援朝的武器援助问题进行谈判。他还专门邀请陈祖涛和另一位同学、美国共产党主席邓尼斯的儿子季莫菲耶夫,一起到他住的当时苏联最高级的旅馆莫斯科旅馆见面,李克农安排他们一起吃了一顿饭。在席间聊及卫国战争时期的往事,毛岸英感叹说:‘卫国战争时期,我几度要求参战,斯大林不同意,最后只是到前线走了走,没有和敌人面对面地作战,实在是一大憾事。如今我国决定以志愿军名义入朝与美国纠集的联合国军作战,这次我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到前线参战的机会。’”(王凡、东平:《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中共党史出版社2008年版)

2015年5月7日,正当各媒体热炒毛博士家史故事引发的国际新闻之际,《人民政协报》发表了署名岳果的文章《卫国战争期间的毛岸英》,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站等官媒迅速转载,颇有点“高级黑”的味道,盖因该文披露的前苏联档案史料,与毛博士说法截然不同:

苏雅士官学校是一所专门培养连队士官生的初级军校。在这里,毛岸英参加了6个月的快速班学习。1943年1月,又进入培养中级军官的学校——莫斯科列宁军事政治学院学习。在这所学校中,学员主要是前线部队的尉级军官。毛岸英没有上过战场,算是个例外。在军校,毛岸英于1943年1月加入了苏联共产党。这时,他更名为“谢尔盖·永福”。

那时,苏联红军已经打出了苏联国界。由于毛岸英一再坚决要求到前线去,苏联方面就派了一位大校军官,陪着(实际上是担任保护)毛岸英到前线苏军作战的各个战场转了转,但依然没有让他参加作战。

俄罗斯国立现代历史档案馆提供的一份右上角标注“绝密”字样的档案这样显示毛岸英的履历:勇夫·谢尔盖(谢尔盖·永福,毛泽东同志之子),1936年到苏联,少年。1936年至1940年在波里雅诺、后迁至伊万诺沃市的国际幼儿园收养。1940年11月至1943年5月为:“恩格斯”列宁格勒军事、政治学校学员,并极顺利毕业。1943年5月至1944年8月为列宁红军军事、政治学院学员并顺利毕业于诸兵种合成系。1944年8月至11月,为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见习生。1944年12月至今为日丹诺夫信息管理学院第二系大学生,学习成绩为“良好”和“优秀”。

资料显示,1944年8月到11月,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已结束了参与苏德战争中苏军最大战略性进攻战役之一——白俄罗斯战役,并进抵波兰和东普鲁士边境,而当时毛岸英正是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的见习生。

俄罗斯历史学副博士斯韦特兰娜·科尔涅耶娃说:“见习生的身份意味着毛岸英没有参与战斗,而是在战地观摩。”……

另据前苏联军制,红军在1919年至1924年、1937年至1940年、1941年7月至1942年10月,曾设连政治指导员职务。1942年10月,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命令军队建立完全的一长制,连指导员设置被撤销,改设政治副连长一职。1943年5月,根据国防委员会的决定,政治副连长的设置也废除了。

至此,关于毛岸英在1944年加入苏军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担任坦克连指导员参加对德作战并“一直随大部队攻克柏林”的说法,全部无法成立。除非毛博士提出新的史料依据,推翻当事人的见证和档案旁证,他才能证明自己讲的是History(历史)而非 Story(故事)。

这已经不是毛博士唯一的历史虚无主义发明,他曾在CCTV的电视节目中声称:“我爷爷”领导下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总共消灭了150万日军;且认定二战中为人类做出最卓越的贡献的两个国家,一为苏联,另一则是八路军新四军为代表的“我爷爷”领导下的中国。或许毛博士只是善意臆造了若干故事来光宗耀祖,结果画虎不成反类犬,不仅“坑爷”“坑伯”,顺便也给叔叔挖了坑。毛博士的虚构故事被官方采信并广泛报道,显然属于误党误国的政治责任事故,但极有可能像皇帝的新衣一样“视而不见”。

近年官媒一直在根据中共中央的部署,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对本文这类还原真相的摘谬文字,却因护短心切而严加屏蔽,结果难免闹出更多笑话。近日有媒体在报道相关国际新闻时将白俄罗斯简称“白俄”,打出“毛岸英曾投身白俄军队抗击德军”的标题,开这种一蠢再蠢的国际玩笑,不知是真无知还是“高级黑”……

君子爱人以德,观者徒唤奈何?党国喉舌不断落入自挖的常识性陷阱,证明反历史虚无主义反到了自己头上,愚民政策终究会愚弄自己。

2015年5月25日 北京风雨读书楼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