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鲍彤文章登“炎黄”, 解禁信号放微光?


鲍彤资料照片 (美国之音张楠)

鲍彤资料照片 (美国之音张楠)

因1989年天安门民运遭到整肃的前中央政治局常委秘书鲍彤,经过二十多年被“管制”,终于名字登上了媒体。北京一家杂志发表了鲍彤的观点,引起外界关注。这是1989年“六四”以来,鲍彤首次在北京的媒体上公开发表文稿。赵紫阳的“大秘”可以公开发表言论了?

*文章主旨澄清事实*

鲍彤这篇文章发表在最新一期的《炎黄春秋》杂志的读者来信栏目,题目是【我所目击的胡耀邦发病经过】。

鲍彤文章大约1700字,主要是澄清中共中央前保健局长王敏清在同一刊物二月号发表的回忆文章中“与事实不符的地方”。

鲍彤回忆了胡耀邦发病的细节。他说,1989年4月8日上午9时,政治局在中南海怀仁堂开会,主要谈教育问题。鲍彤作为政治局常委秘书列席。会议开始后不久,胡耀邦就犯病了:“紫阳同志,我这里不太舒服,要请假…”鲍彤说,赵紫阳问在场谁有心脏病药时,时任政治局委员江泽民犹豫一下说:“哦,我有。我没有心脏病,从来不带这种东西,不过老伴一定要我带。”

鲍彤这封信,没有谈到其他任何事情,只是回忆了这次胡耀邦犯病和被抢救的全过程。他最后结论说,胡耀邦是大家所“尊重和爱戴”的领导人,在疾病袭来甚至可能危及生命的时候,仍然坚守岗位。赵紫阳当机立断,中断会议,转移会场,为“耀邦提供安静抢救环境。”

1989年5月,中共最高当局在邓小平主持下,罢黜了总书记赵紫阳,从上海调来市委书记江泽民来弥补当时中央“群龙无首”的局面,取代了赵紫阳,成为新一代“党中央领导核心”。

鲍彤曾任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政治秘书。1989年春夏之交天安门运动后期,鲍彤跟赵紫阳一起遭到整肃,5月28日在北京被捕。1992年3月被开除党籍。7月,被判刑7年,罪名是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而赵紫阳一直被软禁,直到2005年1月15日病逝家中。

1996年5月鲍彤刑满释放后一直被软禁。北京在六四之后明确禁止媒体发表鲍彤的文章。据鲍彤之子鲍朴说,当局对他父亲的监控目前没有任何松动。

*‘炎黄春秋’敢言刊物*

《炎黄春秋》是一批中共党内“老人”办的综合性中文月刊,1991年创刊。社长是前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顾问为杜润生、于光远、李锐,副社长为杨继绳、吴思等资深记者,著者以中国党内元老、作家和学者为主,具有一定权威性和影响力。

《炎黄春秋》经常刊登有关中国党史敏感事件的评论与时评文章,而文章时与官方的历史结论有出入,或者主张党内各项改革,故刊物内容受到关注,该月刊也因屡次触碰中共宣传主管部门设定的底线而受到威胁,或者网站被封。

*当局是否解禁鲍彤?*

作为1989年遭到整肃的主要高干之一,鲍彤的命运紧紧和“六四”联在一起。《炎黄春秋》此时刊发鲍彤文章,引人遐想。美国之音8月14日电话采访了《炎黄春秋》副社长杨继绳,这位老记者说:“没有(解禁的)迹象,这是我们自己作为一篇读者来信。我们之前发的一篇文章中有些事情没说清楚,他补充了一些事情。只是普通读者的来信,我们在封面标题上没有他的名字。就是普通读者来信,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有舆论认为,《炎黄春秋》此次刊发鲍彤这封读者来信,应该是该月刊一向奉行的“秉笔直书,不增美,不益恶”风格的体现,不代表中共高层对鲍彤先生的解禁,更不代表对自由派言行的解禁。

*炎黄犯大忌?*

针对外界对《炎黄春秋》刊发鲍彤先生来信心存担心,杨继绳说,目前还没有收到上面的批评。“我们在等着呢,目前还没来批评。杂志刚出来,试探着走吧。”

不过杨继绳先生表示,现在没听到上面的批评,并不等于平安无事。他说,明年还有刊号登记这一关,如果有事的话,届时上面就会提出杂志社哪篇文章不合适,给杂志通过年检设障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