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郑州用“南水北调水”治霾代价昂贵


一名女子在北京的雾霾中戴着口罩行走。(资料照片)

一名女子在北京的雾霾中戴着口罩行走。(资料照片)

近日,中国河南省郑州市被多家媒体曝出用“南水北调水”治理雾霾,日耗洒水量3.5万吨。研究中国环境问题的美国专家说,3.5万吨相当于整个旧金山市民每天的用水量,这种“洗城”治霾的方式太过昂贵。

据报道,为治理雾霾,郑州市区从今年4月起就开始进行全城洒水,平均每两小时洒一次水,日耗水量3.5万吨。但是郑州市城管局8月25日对媒体反驳称,气温较高时段,郑州市区每天的道路洒水降尘实际用水约1.5万吨。

公开信息显示,郑州地处中国北方的缺水区域,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全国均值的十分之一。因此,外界质疑这些“洗城”水来自南水北调的管道。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中国环境论坛主任吴岚(Jennifer Turner)认为,洒水治霾不是一种可持续和环保的做法。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脑子里对这件事有很多问号,这不太是一种环保的策略……这是一个快速的解决方法,但不是一个长期可持续的解决办法,因为中国北方缺水。”

她还补充说,如果这些洒水用的水资源果真来自南水北调工程的管道,就太昂贵了。而且,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雾霾问题。

“我觉得这是一个短期有效的解决方法,而且只针对灰尘。但是灰尘之占PM2.5的不到一半。”她说。

据悉,PM2.5是指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也称为可吸入颗粒物。扬尘在PM2.5中所占比重不到一半,大部分是由气体污染物转化生成的,也就是来自煤炭工厂、汽车尾气等。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多洒水并不是治理扬尘污染的根本方法,对水资源紧缺的郑州而言,此举得不偿失。

人在中国的社会观察家田奇庄也认为,洒水治霾是“严重的生态浪费”。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个雾霾这个事情固然它是能够洒水起到一定降尘作用,但是如果没有从源头上控制,总是在事后再做这些文章,而且不惜浪费水资源,用这种方式来治理,我觉得这是一个事倍功半的事情,或者是达不到预期的效果,而且造成了更严重的生态浪费。”

今年1月,人民网曾发布大气污染研究报告称,PM2.5主要源自机动车、燃煤、工业、扬尘和餐饮,分别占比31.1%、22.4%、18.1%、14.3%和14.1%。在中国环保部与中科院、中国工程院联合召开的论证会上,治理PM2.5的最科学方法被认为是压减燃煤、控车减油、治污减排和清洁降尘。然而,郑州的洒水治霾似乎只做到了降尘。

今年6月,河南省环保厅副厅长陈新贵曾在电视上表示,郑州严重的雾霾问题和工地施工关系很大。他说,“早前去郑州调研,大概是1917个工地,难怪大家都说‘郑州郑州,天天挖沟;一天不挖,不叫郑州’,我们根本就是住在大工地上。”

据环保部的数据,郑州市现有各类建筑工地两千余个,工地密度高,施工强度大。扬尘污染似乎的确是郑州面临的头号难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