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史海钩沉:1963年周恩来南海会蒋经国迷案再探


中共元老周恩来帮毛泽东打下江山,后来又长期处于中共最高层,特别是1971年林彪事件后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辅佐毛泽东的“千年老二”。国共两党鏖战多年,打了无数仗,死伤千万人,血海深仇可谓不共戴天。中共称“蒋匪”,台湾要“杀(朱)猪拔毛”。

周恩来从中共建政后一直到1976年去世,北京发布正式履历,周恩来始终没同台湾当局面谈。但这段时间有没有见过蒋家人?如果有,在什么地方?奉何人之命而去?随行者又是谁?周此举是何动机?台湾方面又是谁出马和周相见?台湾方面的动机又是什么?如果没有,“说有派”言之凿凿又是空穴来风?

这是一段无头或者说是“无厘头”公案。大陆台湾官方都闭口不言,保持缄默。只是大陆和海外民间有声音说,上世纪60年代初,周恩来的确在南中国海上台湾控制的某岛见过蒋经国。当时,周恩来是大陆总理,而蒋经国是国民党中常委、陆军二级上将。虽然他不是国家最高领导人,但外界都知道,谁是台湾“太子党”,台湾未来是谁来接掌大位。

2012年5月,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网》报道,“不久前遭遇车祸猝死”的“知情人”彭绪一曾在90年代向港媒透露,1963年某日周恩来曾在东沙群岛中最大岛屿东沙岛秘密会晤了蒋经国,而会晤内容则是两岸确认“一个中国”。彭绪一曾担任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的军事参谋,毛泽东五十年代末期打倒彭德怀后彭绪一也受株连坐了二十多年的牢。这篇报道说,彭绪一是“认真负责的好同志”,“绝不会无中生有地编造莫须有的事件。”

相关报道说,周恩来到南海会见蒋经国几年后,文革开始,周和蒋家人,还因为其他因素,无法将此共识付诸实行。目前没有官方确切证据证实这个秘密会晤,但中国大陆媒体举证历历,而中美学者说法不一,使这件历史悬案更加悬疑。

*彭德怀参谋撰文“爆料”?*

彭绪一为何知情?他是北京小有名气“军事评论家”,曾为许多中共军队高官著书立传或编辑撰写回忆录,特别是采访过“跟随周恩来一起参加南海密谈”的罗青长。此外,彭绪一还编写过一本《回忆录》,其当事人是解放军中将、南海舰队司令员吴瑞林,而后者正是为周恩来蒋经国密谈之保驾护航者---护航舰队总指挥。

在香港,1996年《南华早报》一月份、《开放》杂志则在四月刊,登出内容相同的文章。文章说,当时除了周恩来,还有两位随行人员,分别是当时的中国大陆“和平解放台湾工作委员会”主任、与蒋氏父子有历史渊源的张治中,以及曾当过周恩来的秘书、长期负责“情报和对台工作”的国务院对台办公室主任罗青长。台湾方面,参加会晤人士为当时任台湾国民党政务委员和台湾国防部政战部副主任的蒋经国。而会晤地点是在由“国军”控制的南海东沙群岛中的东沙岛。

*周恩来何时有时间?*

人民网文章说,以时间上分析,根据1993年北京出版的《周恩来外交活动大事记》,12月周恩来公开活动已经排满,但12月6日至12日却没有行程,扣除周恩来从北京到广东,再从广东到南海,南海回昆明的时间, 最有可能进行会晤的时间是12月8日到10日。

台湾方面,由于蒋介石当月公开活动满档,加上蒋介石之子蒋经国和任国民党中常委之一的陈诚当时有分歧,最有可能的状况是,陈诚和蒋经国分别前往南海会晤周恩来。而会晤地点可能是在南海东沙群岛的东沙岛。

*会谈地点选在东沙岛原因*

会晤地点最有可能是东沙岛的原因是: 一,当时美国第七舰队对台湾海峡有严密监控,周恩来不会选择台湾海峡上的任何岛屿;二,当时除了台湾海峡以外地区,有台湾驻军的只有东沙岛和太平岛,而东沙岛相较之下是较安全的地点;三,对台湾政要而言,东沙岛和台湾间的交通也较为方便。

*东沙岛地理位置*

谷歌地图这样介绍东沙岛:“东沙岛为东沙群岛中唯一的一个岛屿,古称‘落漈’、‘南澳气’、‘气’,又称‘大东沙’,因位于万山群岛之东,故称为‘东沙’。潮汕渔民称为‘月牙岛’, 外国人航海图称为普拉塔斯岛。北距汕头168海里,西北距离香港169海里,西距海口420海里,东南距菲律宾马尼拉430海里,东北距台湾高雄240海里。东沙岛 面积约1.8平方公里(包括1965年填平的浅湖面积),环岛一周约8公里,慢跑绕岛一周约一小时,是南海诸岛中面积第二的岛屿,仅次于西沙永兴岛。”该岛屿“ 位居广东、海南岛、台湾岛及菲律宾吕宋岛的中间位置,属热带地区,终年高温。是南海诸岛中离大陆最近、岛礁最少的一组群岛。”

*周助手罗青长:这次会谈“沟通”两岸*

据报导,传言是密会人士之一的罗青长, 他长期负责中共情报和“对台”工作,是周恩来最主要的助手之一。大陆《中华魂》杂志1996年4期曾刊登罗青长文章,题目是:他曾为周总理护航,副标题是《回忆吴瑞林同志二、三事》。文章说,1963年12月初,周恩里和张治中曾到广东省边境与两位能沟通国共两党关系的人进行秘密会晤。而罗青长时任中央对台办主任,参与了这次活动。

罗青长说,周恩来、张治中登上海军护卫舰,经过“一天多”的航程,抵达“会晤地点”。罗青长还证实:这次“重要”秘密会晤持续了“几天”。罗青长说:这次会晤“沟通了当时的台湾当局(蒋介石、陈诚、蒋经国),事实上达成了默契”。罗青长说,周恩来和台湾方面会谈的几天里,吴瑞林“亲自带领三艘军舰”,在附近海域进行了“军事演习”。罗青长还说,此事事关重大,并没通知吴瑞林周一行此行目的。罗青长援引吴瑞林的话说:他只是后来才知道那次护航“使他有幸完成了一项重要的政治使命”。这件事“不但有历史意义,也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不过,罗青长在文章中,并无透露这次会谈的具体地点,没谈到台湾方面参加“会谈”为何许人,更没谈及会谈的具体内容。

*开放杂志:彭绪一说法有道理,但需质疑*

1996年4月《开放》杂志刊登蔡咏梅文章《周恩来密会蒋氏父子?—一九六三年的一段国共秘闻》,也提到了这段历史。文章援引了彭绪一的讲话,内容同罗青长回忆差不多。彭绪一对此事的说法是,周恩来、罗青长、张治中等人以视察广东的名义为由,参观黄埔军校遗址后,由当时广州部队副司令员兼南海舰队司令员吴瑞林的安排和保护下,从黄埔港出发到目的地,与台湾当局〈蒋介石、陈诚、蒋经国〉沟通后,国共双方对于统一问题达成共识和默契,此历程共三天。

蔡咏梅文章对彭绪一的某些说法表示怀疑,认为彭绪一对地点和时间交代不清,再者,彭绪一并未说明“沟通”指的是面谈还是其他方式,其次,彭绪一也并未谈论国共所“达成共识”的确切内容。

而这几点,也正是罗青长文章中没有交待的。罗青长没有谈到“会谈”方式,而彭绪一也没有提到台湾方面何许人出席会谈。

*黄文放、金尧如持否定态度*

蔡咏梅在文中也说,前香港新华社台湾事务部长黄文放认为,此消息是百分之两百为假。凭借他和罗青长的交情,如有此事,他应当知道。另一位中共老报人金尧如更是对此事感到“简直不可思议”,以国共当时紧张情势判断,蒋介石不可能和中共和谈。

同期杂志由该刊记者所写的《周蒋密会消息的由来》提及,蒋介石当年机要秘书秦孝仪、参与国府反共大陆作战计划的国防部作战助理与次长孔令晟、曹士澄将军皆未听过此事。

甚至以时间点分析,由于1964年12月4日至14日之间,台湾处于新旧内阁交替之际,陈诚和蒋介石分别在9日、11日宴请立委,那十天的微妙权力变动时期,台湾重要人物陈诚、蒋介石、和蒋经国不太可能和周恩来会晤。

*李敖:不可能*

《明报》1998年3月4日报道说,台湾知名学者李敖说,他个人认为此密晤消息不可信。李敖说:“这种消息不是第一次传出,数年前便有类似的说法。”原因是当时60年代是两岸关系尖锐对抗之际,而类似的传闻大多是由中共老一代人传出,但后来却被证实消息错误,公信力不强。报道还援引李敖的话说:“例如中共10大元帅之一的徐向前过去曾批评张国焘如何如何,但晚年又坦承对张国焘的评论是不对的。”

李敖这里的类比有点问题:徐向前对张国焘评论前后不同,是观点问题。而罗青长、彭绪一则说的是事实问题。再者,罗、彭都是当事人或非常接近当事人的人(players),而大陆方面的黄文放、金尧如以及台湾方面的孔令晟、曹士澄和李敖,则都是局外人(commentators)。

明报当天还发表署名《墨子言》的文章说,此消息极可能是由中共当局有意批露。由于北京当时担心台湾可能放弃一个中国原则,北京希望利用蒋经国在台湾的威望,争取台湾民众对一个中国的认同;另一方面,北京当局希望用消息显示出,就在两岸关系极度敌对之际,蒋经国仍与北京会晤,所以以当时局势而言,当时台湾执政者不用担心与大陆会晤或访问会招致台湾民众反对。

对于周恩来会台湾要人的这段秘闻,不仅大陆人民网和杂志有所登载,就连中央电视台也播出了相关记录片。在台湾方面,李登辉和连战搭档,赢得了当年大选,成为中华民国第九任正副总统。由于李登辉的独派观点,引发了当年的“台海危机”:美国派航母进入台湾海峡;大陆向海峡发射“空包”导弹。

*台湾官方:不知情*

针对有关周恩来密会台湾领导人的相关报导,VOA记者向台湾官方查证。据了解,目前美台确实没有官方资料可以证实此事,台湾军方也表示,对于此事毫不知情。

*费世文:可能性很小*

美国中美台关系专家学者对于此事意见不一,美国马利兰州陶森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费世文(Steven Phillips)表示,据他搜集资料和分析后,这个会晤虽有可能发生,但可能性非常小。根据美国情报局解密文件显示, 1964年台湾国民党士气低下,加上又有国家债务问题、大陆的国际地位逐渐上升,国民党重返大陆的可能性趋近于零,两蒋对于此状况非常不满,这个状况有可能导致蒋经国倾向和中国大陆联系。

另外,根据1971年美国情报局解密文件,蒋经国曾向美国表明1963年后两岸停止交流。美国方面的结论是蒋经国所言有可能是真。但费世文不排除蒋经国隐瞒实情的可能性。费世文说:“虽然这些都不能证明密谈的真实性,但时间点上确实非常令人玩味。”

费世文说,中国大陆当时有可能想打击台湾士气,因即便台湾当时声称不向大陆妥协,但如果有任何迹象(显示出蒋经国和大陆对谈或接触),那就会削弱蒋介石的可信度。也有另一种可能是,中国大陆想挑拨台美两方,让美国怀疑台湾的可靠程度。

但另一方面,以传出有此密谈的时间点来看,这个密谈恐怕有可能是中国大陆在90年代宣传两岸接受“一个中国”的手法之一。费世文分析,90年代是(大陆)官方承认一中原则的时机点。当时甚至有很多文章点出两岸的“默契”,这有点显示当时中共的首要目的,是不是要显示九二共识和1963年的密谈有关?

此外,对于与会人物,费世文也持怀疑态度。他说,陈诚和蒋经国当时关系非常差,不太可能合作;陈诚在60年代的健康状况不好,很难说他能够接受这样的任务;加上陈诚和蒋经国皆是台湾重要人物,若是两人都不在台湾,应该很容易被查觉。

但是,费世文的分析没能回答这个问题:陈诚固然同蒋经国关系“不佳”,但并不妨碍两人分别或先后去会见周恩来。但是,问题在于,如果陈诚和蒋经国两人分别去见了周恩来,那么,这件“密谈”势必为陈蒋两人“团队”所知。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两人身边任何人出面谈及此事。

有报道认为,台湾当局1959年企图谋害周恩来,费世文表示,倘若传言为真,周恩来如何抛开如此重大的私人恩怨,去一个小岛和两蒋会晤?但实际情况是,大陆一直认为,1955年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事件是台湾特务干的,目的就是要炸死原计划乘该机去参加万隆会议(亚非会议)的中国代表团长周恩来。周恩来得到情报没登机躲过一劫,结果飞机上11名代表团成员和记者遇难。

*大陆台湾三次密谈?*

中国人民网报道,从1949年中共在大陆建政,一直到毛泽东去世,这几十年间国共有三次密谈。

第一次就是始于1955年。周恩来在5月说:大陆人民愿意“争取以和平方式解放台湾”。毛泽东也说,要跟台湾“和为贵”爱国一家。毛周派民国老人章士钊(毛英文翻译章含之父亲)去香港,转交蒋介石一封信。信中,北京主张国共谈判,“实现第三次国共合作。”

1956年春,章士钊将此信交给国民党在香港的“工作人员”许孝炎,许孝炎飞往台北,亲手将信交给蒋介石。1957年蒋介石派宋宜山(宋希濂胞弟)到北京,“了解北京真实意图”。1957年4月,宋宜山经香港、广州,乘火抵北京,会见中共统战部长李维汉。

(李维汉提出了中共关于合作的四项具体条件:(1)两党可以通过对等谈判,实现和平统 一;(2)台湾可以作为中央政府统辖下的自治区,享有高度自治;(3)台湾地区的政权仍归蒋介石领导,中共不派人士参与,而国民党可派人到北京参加中央政权的领导;(4)美国军事力量撤离台湾海峡。)

这次密谈没有下文。人民网报道说,宋宜山回到香港后,写了一篇1万多字的报告交给蒋介石。“由于报告对大陆的成就颇多赞扬之词,蒋介石不悦。再加上大陆此时已开始了反右斗争,蒋介石认为国共谈判的时机并不成熟,从而中止了进一步接触。”

第二次密谈,也是在1957年,主要是曹聚仁(知名媒体人曹景行父亲)居中奔走斡旋。曹聚仁是中国文人,跟国共高层都有很深交情。1956年曹聚仁回大陆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得知毛打算和蒋介石“握手”。曹聚仁将详细情况告之蒋介石。1957年5月,曹聚仁再去大陆,“代蒋氏父子到蒋母墓园扫墓”。回港后再度报告蒋经国,无下文。

大陆媒体报道说,1965年,前中华民国代总统李宗仁回大陆定居,受到欢迎。蒋介石通知曹聚仁蒋经国要去香港。曹聚仁将情况汇报给北京。蒋经国后来到了香港,在某船上和曹“密谈”。蒋经国和曹聚仁同到台湾,见到了蒋介石。“整个谈话自始至终只有他们三人”。之后,曹聚仁立刻将会谈情况“报告”给了北京。但紧接着大陆爆发“文革”,蒋介石改变主意,此谈判又一次“搁浅”。

第三次密谈,北京再度启用章士钊。上世纪70年代,大陆进入文革中后期。北京加入联合国后,中美发表“联合公报”,国际形势“看好”。由于曹聚仁已去世多年,周恩来再度找到90多岁坐轮椅的章士钊,要其再赴香港。1973年5月,周恩来机场送机,章士钊“乘专机”到了香港,章士钊到香港后不到一个月,因“频繁活动”,“过度的兴奋及对香港气候的不适”,加上老迈年高于7月1日病逝香港。第三次会谈无疾而终。

重庆晚报报道;章士钊病故后,蒋介石将此使命交给陈立夫。陈立夫1975年春节期间“通过秘密渠道向中共中央发出邀请毛泽东到台湾访问的信息”。

*陶涵:密会可能性不大*

美国哈佛大学研究员、曾写过《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的奋斗》(The Generalissimo: Chiang Kai-shek and the Struggle for Modern China) 的陶涵,(Jay Taylor)对周恩来和台湾领导人东海密会的真实性评论说:“可能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

陶涵表示,美国目前没有任何资料记载这个密谈,而当时蒋经国要会晤周恩来也有风险,但以台海两岸双方动机分析,因毛泽东发起大跃进对中国大陆带来的巨大伤害,邓小平和他的同伴企图想将毛泽东逐出权力圈。蒋介石一直想把毛泽东拉下来,此时机恰巧和蒋介石的想法不谋而合,因此对蒋介石而言,如果当时中国大陆真的提议双方密会,蒋介石虽不可能动武,但有可能会因想了解中国大陆内部状况而点头答应。

中国大陆方面,如果当时周恩来提议和蒋氏政权进行密谈,毛泽东很有可能同意。原因是,当时毛泽东认为,如果进行会晤,将可利用此会谈激起台湾内部的矛盾。

*张治中之子张一纯:不是60年代而是50年代*

也有大陆作家对秘密会晤一说提出另解。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周海滨曾访问过张一纯,张父是在国共高层有着广泛人脉关系的张治中。张一纯说,他父亲到是在50年代“到一个小岛上会见过蒋经国、陈诚”。

周海滨说,张一纯凭着儿时回忆,忆起小时后随父亲密会蒋经国的惊险过程。张一纯告诉他,“周总理安排我父亲跟蒋经国、陈诚见面,是在广东的一个小岛上,这个小岛在广东番禺,可以从番禺坐船过去。我们就住在岛上。这个岛叫什么名字,当时就不知道,我们是秘密过去的。”

虽然张一纯不记得小岛的名字和去往的年份,但他记得当时他们逃过一劫。他说,当时他住在一栋两层楼的房子,到了夜里两点,叶剑英通报,国民党特务已知道他们父子俩住的地点,可能会进行轰炸。张氏父子连夜搬离该屋。结果“国民党飞机”第二天就把他们住的楼炸掉了,“叶老帅救了我们全家”,张一纯说。

据大陆互动百科介绍,张一纯出生于1932年。到了中共主政的五十年代初,张一纯已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而完全不是“儿时”回忆。再者,如果说好了张治中和蒋经国、陈诚谈判,国民党飞机怎敢“斗胆”轰炸谈判地点?还有,国民党飞机轰炸,为何同此事无关的叶剑英预先得知?而不是蒋经国、陈诚预先得知?再者,如果是东沙岛,那是国民党的地盘,为何自己轰炸自己?如果是共军控制的岛屿,蒋经国、陈诚为何“孤军深入”?

如果再进一步研究,倘若是张治中和蒋经国会晤,谈的内容又会是什么呢?周海滨认为:“当时会谈的内容,很有可能有邀请式的行为,比如说他邀请陈诚或蒋经国自己或派人来大陆看看,像当年连战登陆一样。这种主动式的邀请,这种试探性的邀请对两岸统一有促进的作用。”

周海滨和张一纯这些观点非常值得商榷。难道50、60年代各有一场秘密会晤?还是正如周海滨、张一纯所言,只有50年代的密谈?

不过,据周海滨说,张治中1964年曾派老部下张樨琴去台湾。蒋介石曾在高雄见了张,“双方对此事绝对保密”。而“初期的联系方式都是通过游艇在公海上秘密进行,双方按照事先的约定交换信件物品。”

*费世文:故事成演义,越来越夸张*

学者费世文针对此问作出回应,他说,自50年代,中国大陆不断透过香港,向台湾传递讯息,而周海滨所说的密会和1963年两岸密谈的关系可能是“经过时间变化,有人把这两件事情挂勾在一起,然后把它扩大。本来可能是想透过张治中连络香港,现在传成张治中参与会晤...随着时间变化,故事越来越夸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