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媒体观察: 周永康案:国级泄密古来稀


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资料照片)

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资料照片)

中共高层上周五深夜一声闷雷,发出了前常委周永康彻底覆灭的消息。新华社周五深夜发出将周“推出午门”---开除党籍送交司法的消息,为中共反腐运动开刀祭旗。中共以多项罪名将其送交司法处理, 在受贿、非法经营、通奸、违纪和违法等诸多指控中,以“泄密”追究中共国家领导人之罪责,在中共发展史特别是执政史上非常罕见。

*中共查高官泄密,历来有几人*

共产党自毛泽东掌权以来,他和后来的几代领导人都以“清君侧”方式整肃了不少“创业”、“开国”或其他重要国级高官。知名者有王明、张国焘、高岗、饶漱石、彭德怀、刘少奇、林彪、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叶群、李作鹏、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除周外,无一人被指控为泄漏国家机密。

在中共高层,被指泄密罪,罪莫大焉。

那么,以周永康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之多个重要职务集一身的国级高干,能泄漏什么秘密,给谁泄密,就成了外界分析新华社524字新闻中所提到的泄密罪的聚焦点。

*周泄什么密,泄给谁*

从中国以及海外媒体的分析来看,“专家”和“消息人士”提到的泄密集中在几个方面。泄密内容:中共其他高官家族经商或财富方面的情况。泄密渠道、方式和对象:外国媒体。主要是2012年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有关温家宝家族和习近平家族敛财的有关报道,还有就是今年年初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推出的《中国离岸金融报告解密》。相关泄密者包括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和北京国安局长梁克。


学者何清涟是持这种观点的主要人物。她在美国之音中文网发表的博客文章“周永康泄露了哪些‘国家机密’?”(12月6日)中的不少观点和分析引起许多媒体关注或引用。

在中国,中纪委特约监察员任建明对该案分析同何清涟的看法有相似之处。新浪新闻12月6日在“新浪独家:泄漏机密啥意思”一文中援引任建明的分析说,一些轻微的机密泄漏不会列入周永康这种层级的官员违纪行为,可见周永康“泄漏党和国家的机密是严重的,而且泄漏的对象可能是比较特殊,比如外国媒体。”

新浪这篇“独家”说:“此前国外媒体多次报道我国家领导人的信息。据此,任建明推断,这可能与周永康或经过他的授意所泄漏有比较大的关系。”

也有分析指周泄漏中共高层“机密”给中国国内媒体或个人。持这种观点的主要是明镜集团老总何频。明镜新闻网12月7日也发表独家消息称,周永康泄密“关键部分是指周将最高层讨论处理薄熙来、十八大人事的内容告诉了他的朋党,干扰了中央的部署。”

报道援引北京政界人士的话说:中央领导亲属的财产,尤其经商所得并不属于可以明文规定的保密范围,更不可能愚蠢得可以追究周永康,否则的话,不等于将中央领导的家事送到法庭公开?”

报道说,明镜邮报经过“反复追查”,认为西方媒体有关中央领导人家族的财富报道,基本是西媒记者的专业调查行为,整体报道“并非受中共某派操控”。有关中共领导人的家族情况,已有许多公开线索,只是很少有中文媒体认真追查罢了。

还有报道认为,周永康泄密,主要和“王立军/薄熙来案”有关。台湾的中时电子报12月7日报道说,“外界普遍臆测,周永康涉嫌将2012年重庆市前公安局长王立军,逃往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消息告知薄熙来,而‘泄密罪’也成周永康落马一枪毙命最主要关键。”

该报道说,王立军事件发生后不久,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援引中共司法部人员的话说,周永康在处理王立军事件中,利用政法委书记职务之便,将掌握的机密资讯走泄给薄熙来。

苹果日报12月7日相关报道也援引消息人士分析说,中共高层财富的报道让周永康涉罪其中不大可能,更能拿的上桌面的国家机密 “应该是与向薄熙来通风报信有关,……应该是指周透露了政治局常委会关于薄的决议内容。”

*窃听温家宝和李克强,泄密罪还是窃密罪?*

路透社今年5月23日曾发出长篇调查报道《中国反腐运动背后的权力斗争》中提及,江泽民的主要智囊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最早推动对周进行调查,并对中央说:周已对中央的领导集体形成政治威胁,应对其展开调查。

据该报道援引的消息,周授意其党羽、北京国安局长梁克对中央其他领导人进行监听,而梁在十八大前让其亲信对现任总理李克强及时任总理温家宝及其家人、助理等进行监听。

不过,即便这些报道属实,也很难说清周永康这些“小动作”该应定性为“窃密”还是“泄密”。以周永康政法委书记之身份,他可以调查“国级”以下的任何人?但无论如何,在中南海之内搞窃听者,从中共“坐镇中南海”以来是从未有好下场,或明潜规则都没有的。

上世纪六十年代,毛泽东指控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对他搞窃听,杨因此遭到批评后来在文革中因此遭到迫害,毛的生活秘书叶子龙也遭到处理并丢掉乌纱帽。因此,从广义来说,对同级或高级别同志搞窃听,应属“当诛”之列。

*泄密罪名成立后果和刑责*

在中国,泄密罪可大可小,关键看谁泄密,泄了什么密,重者可判死刑。解放军刘连昆少将邵正忠大校被控向台湾泄露1999年海上演习是“空包弹”并因此被判处死刑。核导弹专家郭万钧被控“泄密”给大陆留德学人沃维汉,沃又将其“泄密”给台湾,两人均被判处死刑(2008年)。中国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会办公厅主任佟达宁,被控因向台湾出售经济情报在2006年被处死。

总政联络官、前驻日使馆一秘王庆前大校因“泄密”被判处死缓。前中国核工业集团党组书记康日新因“贪污受贿”在2010年被判处无期徒刑。后来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披露,康日新被判重刑的主要原因是出卖中国核情报。总参情报部少将姬胜德因贪腐和“泄密”被判处死刑,后改判无期。

新华社记者吴仕深1994年被控泄密(中共14大政治报告)给香港快报记者梁慧珉而被判处无期徒刑。北京学者陆建华因“泄密”给新加波(香港)记者程翔被判刑20年。外交部干部白伟基被控“泄密”给华邮记者孙晓凡被判刑6年。

另外,海外媒体还援引金一南的话说,空军某杂志社副社长贾世庆大校,也因“出卖情报”被拿下。不过,他没有提到贾世庆遭到何种惩罚。中国媒体也没有报道此案。

蔡小洪曾是香港中联办秘书长,是前司法部长蔡诚的儿子。蔡小洪于2003年被捕,2004年底被判刑15年,罪名是对英方泄密。台联宣传部副部长曲炜2001年被控给留美学人高瞻和教授李少民提供情报而获判13年。

从大陆到香港明报当记者的席杨,被控泄露国家金融机密而判刑12年。还有李滨于2001年被任命驻韩国大使,2006年被判刑7年。多维新闻援引金一南的话说,李滨以经济案理由判了7年,“不能多判,只能说李滨的经济问题”,因为“全世界,哪一个国家的大使做其他国家的间谍?”

最新因泄密被拿下的大使还有驻冰岛大使马继生。今年9月,中国有媒体报道说,57岁的马继生因泄密给日本而被逮捕。不过,到今天为止,还没有有关马继生受到何种惩罚的报道。

记者师涛被当局指控向海外泄密中央维稳文件被判刑10年。记者高瑜被控泄密给海外(中共七不讲文件)被第三次逮捕,目前仍在等待当局宣判。

**周永康将处何种下场?**

鉴于中共对周永康的罪行定性在调门上远高于薄熙来,因此不少舆论认为,对周永康的刑罚要重于薄熙来。薄熙来是无期徒刑,而周永康受贿通奸泄密等数罪并罚,应是死缓到死刑。明镜总裁何频认为是前者,而博讯老总韦石认为是后者。北京学者章立凡认为是两者之间,贺卫方认为不会被判死。星岛日报12月7日报道援引中国律师毛立新的话说,若周授意手下杀死其妻罪名成立,应被判死缓或死刑。该报6日报道援引的任建明的意见也认为,周判刑当比薄更重,“表现法治中的‘罪罚相当’原则。”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