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法学家及民间促最高院撤销贾敬龙死刑


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 (网络图片)

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 (网络图片)

针对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用射钉枪射杀强拆婚房村官被最高法核准死刑一案,中国几位知名法学家呼吁,贾敬龙激愤杀死村官,罪不至死。而民间也发起公民联署,要求最高法院撤销核准贾敬龙死刑的决定,“刀下留人”。

北京知名刑辩律师魏汝久星期三对外透露,他今年8月22日就因婚礼前婚房被强拆而于去年大年初一激情杀村官的河北村民贾敬龙死刑案,向最高法递交辩护意见,最高法8月31日核准死刑,辩护律师10月18日接到死刑核准裁定书,估计有自首情节的贾敬龙不日将被执行死刑。

据报道,石家庄北高营村身30岁的村民贾敬龙,用改装后的射钉枪当众射杀已连任四届的村长兼书记何建华。贾敬龙采取极端报复行动的原因,是因2013年2月,何建华对贾敬龙正在装修的婚房进行暴力强拆。面对婚房被强拆,恋情也因此破裂,冤屈得不到解决,贾敬龙激愤下采取了极端行动。行凶后,贾敬龙在前往自首的路上,遭到治保会几个人驾车撞伤入院,未获法院认可具有自首情节。

最高法裁定核准贾敬龙死刑并立即执行的消息,引起民间极大的关注。知名学者张耀杰通过自媒体表达异议,并罗列证据显示,贾敬龙是被逼无奈,而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对激化矛盾负有直接责任。张耀杰强调,但是,被告人遭强拆,家人受到连坐、强拆现场野蛮暴力、被告人多次致电110,也有110干预禁止强拆的纪录,被强拆后近两年被告人索要拆迁补偿款未果等一系列证据链,竟然没有得到合议庭的认可。而最高院的终审裁定也没有考虑当事人的具体情由,是一份“定制”的判决,明显不公正。

而自由时政评论人刘尔目则表示,最高院的判决在暗示,未来“最佳选择就是滥杀,杀首恶,杀其家人,多杀几个赚了,然后自杀,不把最后的审判权留给它们” 。

此外,有人发起公民联署,要求最高法撤销核准贾敬龙死刑的决定,指贾敬龙是因遭受巨大无辜伤害才杀人的,呼吁刀下留人,让愤怒者记住不伤害无辜,给忍无可忍者留下一条自首的路。联署发起人之一的重庆公民薛仁义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没有进行统计,不过短短一天就有数以百计的人签名。

同时,北京大学的两位法学教授张千帆和贺卫方,尽管在具体事实认定上有所不同,但却一致认为,贾敬龙因抗强拆激情杀死村官,罪不至死,要少杀慎杀。

张千帆教授10月19日发表“废除死刑,从贾敬龙案开始”的分析文章,指贾敬龙原是好青年,但村里黑恶政治将他逼成杀人犯,在备受屈辱、投诉无门情况下,愤起杀人,之后曾要自首,却因被围殴致伤未成。一审、二审乃至最高法院罔顾诸多减罪情节,仍判死刑,是对国家权力的严重滥用,不仅不符合刑法基本精神,也违背了尊重生命的中国传统。

张千帆强调,最高法院近年收回死刑复核权,实际上是对尊重生命传统的回归。死刑复核是慎用死刑、尊重生命的最后一道关口,因而既不应流于放任地方司法滥权的“橡皮图章”,也不宜成为各种政治考虑因素的平衡器,而是应该为人的生命和内在价值提供切实有效的司法保护。如果完全废除死刑的时机尚不成熟,尊重生命、少杀慎杀至少可以从贾敬龙案开始。

不过,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则表示,“少杀慎杀已从薄谷开来开始了”!贺卫方表示,不同意张千帆的说法,废除死刑不能从贾敬龙案开始!事实上,最高法院近年来一直在努力减少死刑的适用。最近的趋势,收受贿赂犯罪,哪怕数以亿计,也都不判死刑立即执行了。以杀人罪而论,薄谷开来杀人案情节相当恶劣,蓄谋,与公安局长王立军策划,毒死人后又动用公安部门伪造死因,败露后又通过其丈夫政治局委员薄熙来阻挠调查,如此恶劣的杀人罪最后判决死缓,去年也已变更为无期徒刑。

贺卫方争辩说,而现在,一介小民贾敬龙,在自己马上准备用来娶媳妇的房子被村官强行扒掉怒火中烧时,激情杀死村官,事后有明显自首情节,那么,薄谷开来可以判死缓,为什么贾敬龙就必须死刑立即执行?不要求贾敬龙得到更多宽恕,只要求小民百姓能够跟官员及其夫人得到最高法院同样的考量。

贺卫方教授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最高院应当尽量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更何况贾敬龙还有激情杀人和自首等成分需要考虑。

他说:“从杀人的周密策划、公权力的配合、极大的一种恶性,我觉得,如果贾先生被判死刑的话,那薄谷开来毫无疑问,也应该判死刑。他的地位跟薄谷开来的地位差异非常非常的大,但是其实,从最高法院的角度来讲,还是应该尽努力地去追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贺卫方表示,从各个方面分析,都不应该判贾敬龙死刑立即执行,否则不利于缓解不断尖锐的社会矛盾。

他说:“他杀人是有前提的,自己的财产权利角度来说,这样的情况已经构成了被杀掉那个人的极大的严重的过错,甚至可以说是违法的。他在极其激愤的情况下实施了杀人的行为,固然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但是,你必须要考虑到他为什么要杀掉对方的。从中国本身的法律实践的角度,他有激情杀人这样的成分,不应该给他判决死刑,立即执行。”

有分析表示,贾敬龙杀人案反映了中国日趋恶化的基层民众与基层权力代表关系,尤其是涉及强拆方面。中国民间对贾敬龙案投入不少关注和声援,为他募捐聘请律师,并成立三个关注审判的志愿声援团,参与者包括中国知名学者于建嵘、法学家贺卫方和维权律师浦志强等。而长期关注中国基层维权状况的学者张耀杰则是贾敬龙案民间关注的发起人和主要组织者,至少发表过16篇涉及贾敬龙案的文章。

有网民评论称,权利得不到保障,司法维权得不到正义,上访更是一条通往死路的陷阱,私人报复便具有了“正义性”。如果像贾敬龙这种非常克制的只杀首恶,还自首,但依然被处以极刑,接下来结果很可能就是滥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