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争当小网红:解析中国网络直播现象


上星期,重庆地区一名年轻网络男主播为了让直播更加火爆更加吸粉,冒险捅马蜂窝遭蜇伤昏迷,后被送医救治。这位名叫蒋波的主播并非在网上“搏出位”的第一人。事实上,为了追炫装酷吸引眼球,网络直播节目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中国官媒称,稀奇古怪的内容让中国七亿多网民中的近一半成为网络直播的用户。不过,有数据显示,尽管直播拥有庞大用户群,网络平台却几乎不盈利;有些网络主播年入可高达上千万,但是大多数主播月入仅为几千元。那么,中国为什么出现“全民直播”这种现象?它引发哪些社会问题?这个行业的商业逻辑和未来又在哪里?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博士说,从大趋势来看,人类文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就是要把原来由少数人控制的资源、财富、信息、权力、话语权都逐渐民主化、大众化。因此这种直播现象也是正常的,是一个信息开源的过程。这个过程顺应了中国网红经济商业化的操作,也符合中国国民的性格。

韩连潮说,电商红人的整体收入已经达到550亿,超过了全国票房总值。一些网红的已经年收入上千万,但这只是很小一部分,绝大部分大概收入都不够维持生计。上海统计,目前认证的网络主播有45万人,基本大部分用户关注的都只有其中4万人。证明只有少数人才能成功。

独立评论人士温云超说,网络直播软件的兴起除了行业的背景,也有政治监管的因素。视频直播实现了内容的快速生产,生产者和受众直接建立联系,又可以通过“打赏”的方式实现利润,投资变现。

温云超还说,毫无疑问,经济收益是全民直播现象的重要推手。视频直播具备快速变现功能,即打赏功能,让当红主播可以快速获得收益,也因此吸引了风险投资快速涌入。中国现在互联网用户基数过大,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这些人的日常娱乐活动自然会选择低成本的视频直播。

韩连潮指出,中国年轻人的娱乐模式和信息消费模式已经发生改变,直播的用户也都是以年轻人居多。直播的主播主要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居多。传统的电视广播已经在慢慢地走下坡路,中老年人主要消费在这一层面。中国对信息的封锁以及经济的下滑使得年轻人有些无所事事,直播使得受众和主播有直接的互动,增进距离,因此得到年轻人的喜爱。

韩连潮还表示,在中共现在的政治文化环境下,信息空间非常有限。但即使进行信息封锁,这个平台的即时性让政府很难控制。现在是用户生产内容,日后会逐渐转变得专业化,因此这种网络直播非常有前景,有潜力推动中国民主化前程。

不过,温云超认为,在视频直播最火的这一年中,基本没看到有任何重大突发事件和现场视频是通过这种方式直播到网上的。因此如果寄希望于这些应用能突破官方的管制和封锁,结果并不乐观。

韩连潮认为,网络直播由于门槛非常低,造成质量参差不齐,但仍然有一些内容是高质量的。这种直播形式造就了一批草根主播,让很多草民有机会崛起,催生了一些意见领袖。虽然现在看起来都是娱乐领域,但未来很有可能向政治领域、社会领域、文化领域渗透。这种渗透是中共不可能完全控制的。公益组织、维权组织如果能加以善用,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另一方面,温云超表示,当局也可能有意放纵娱乐化的内容充斥网络。而其实当局的监管不会放松,现在管控视频直播的部门有工信部、文化部和广电总局。所有政府该出动的部门都出动了。这可能也是视频直播中一直没有出现政治内容的原因。监管会成为这一行业未来发展最大的瓶颈。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10/12《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美国之音脸书: Facebook.com/VOAChina
美国之音推特: @VOAChinese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争当小网红:解析中国网络直播现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