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建政60年,香港故事


<!-- IMAGE -->

中国共产党建政60周年对香港人的成长、工作、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特别是对到香港生活的大陆人有什么影响?

香港军事评论员马鼎盛应该是个地道的香港人,他1949年生于香港,父母都是香港粤剧界的名人。父亲1928年就定居香港,母亲1945年后来香港。马鼎盛1955年随父母离开香港,回到大陆。马鼎盛这样解释父母离开香港的原因。

他说:“他们是非体制的,对于香港政府和国民党政府来讲。他们对新中国抱有一种想法和期待,就像钱学森他们一样。50年代中是一股潮流,我想他们两位也是其中之一。”

回到大陆的马鼎盛和生活在那块土地上所有同龄人一样,在身体成长的时候缺乏粮食,在需要读书的时候却不准参加高考。所幸的是,他成了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他说,他后来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他们这一代人要经受这样的一切,有没有可能选择另外一种生活?

*马鼎盛:定居香港享受学术自由、 新闻自由、体现自己的价值*

马鼎盛1989年定居香港,因为觉得香港有更自由的学术空气,更能实现自己的价值。他说:“1989年我40岁了,生活也相对稳定了。追求学术上的自由应该是原因之一吧。我77年上大学后一直从事历史研究工作,在大陆确实是学术不自由,有很多禁区。”

马鼎盛到香港后一直在从事媒体工作。 他说,在这里,他确实体验到了学术自由、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这些甚至在1997年香港回归后都没有太大的改变,因为香港所谓的“反共”媒体都还存在。2003年,因为解说伊拉克战争,马鼎盛引起了海内外不少媒体受众的关注。他认为这是香港造就了他。他说:“这个事情应该宣传,不是宣传我个人,这个是香港新闻自由的胜利。”

他解释说,香港本地的评论员中没有他这样看问题的深度和历史感,而大陆的军事专家和传媒不得不统一口径。

*香港不应该“大陆化”*

马鼎盛说,97年香港回归后,随处可见大陆的影响,最大影响是“管制”,这一点在特首的产生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因为他不是直选的,不用对选民负责。另外,每天有150个新移民进入香港,他担心这些新移民不会接受香港的价值和文化,而香港会很快“大陆化”。他说香港的未来实际上在保持香港的优势上。

他说:“香港的唯一出路还是要发挥自己的特色,就是和西方天然的联系。这些是上海等沿海城市所无法比拟的。香港包括香港人都应该发挥不可替代的优势,如果很迅速的大陆化.......从长远来讲香港就没有特色没有自我,也就没有未来。”

*陈诗:定居香港心情舒畅*

现年76岁的陈诗1988年来香港定居,他离开大陆来香港的原因与马鼎盛类似。他1954年毕业于天津大学土木工程系,57年被打为右派。

他说:“其实我本人在1979年改正后,我的日子并不坏,我是个技术干部,工程师、主任工程师,我靠自己的技术闯出了一片天下,但是我心情不舒畅。就像我说的,1957年,我明明是左派,你让我当右派。79年我已经被改造成为100%的右派了,又让我当左派。我演不了这一套,所以我一定要出来。”

*回归后香港人不知道如何定位*

陈诗说,来香港后,最大的触动是1989年六四事件时,香港人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这件事反映了香港对中共统治的恐惧。他认为,香港回归后正在经历一个身份确定期,香港人不知道如何定位。

他说:“香港人有些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 一些人则认为自己是无国籍公民,英国佬靠不成了,怎么办?这是香港的现状。这就可以看到共产党的手已经伸到香港十几年了,其实十几年前就开始了。”

*香港已经丧失新闻和言论自由*

不过,与马鼎盛不同的是,陈诗认为香港已经没有了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香港的媒体大部分都在唱共产党的赞歌。他觉得香港是逃离不了中国共产党的统治的,就像他自己,最后还是要生活在“五星红旗下”。

他说,他不会让他的子女和孙辈留在香港。他说:“我的女儿和孙子一定要让他们既不在大陆也不在香港,不愿意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再受这种气。说实在话,人活着就是要出一口气,要舒服。”

关键词:香港, 97回归, 六四事件,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