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建政60年,大事件下的香港


中国建政60年,大事件下的香港

中国建政60年,大事件下的香港

<!-- IMAGE -->

中国共产党建政60周年来发生过许多重大的政治事件,香港政治舞台上两个立场截然不同的领导人对这些事件有着一些相似和对立的看法,他们对香港的未来又如何看待?

*1949:大陆移民涌入香港*

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大陆建立新政权后,英国殖民统治下的香港受到冲击,最大的影响是移民的到来。1945年香港只有60万人口,1951年激增至220万。

*文革:香港左派发动‘六七暴动’*

1950和60年代中国大陆进行了一场又一场政治运动,由于与大陆亲友的关系,香港人间接感受着政治运动带来的灾难。不过,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对香港的却产生了一些直接影响。1967年,香港亲共左派1967年发动的反对港英政府的“六七暴动。”

1956年出生的香港泛民主派议员梁国雄中学时就参加了“毛派学生运动”。梁国雄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承认,他是受了“文革”、“六七暴动”和毛泽东的影响,不过,当时是年少幼稚。他说:“我当时年纪轻,参加学生运动,可以说当时的理解不太深刻吧。”他还说,49年后的毛泽东已经沦为“暴君”。

现任香港立法会议员、亲北京的民建联主席,1949年出生的谭耀宗在接受采访时这样描述记忆中的“文革”:“当时看电影、看报纸,一个很大的运动,特别是很多年轻人走出来要对旧的文化进行改革,后来慢慢地知道红卫兵有运动了,推行到全国了。后来又觉得有点乱, 经济也受到影响,这是我们后来有些担心的地方。”

*‘六四’是香港人永恒的烙印*

<!-- IMAGE -->

在谭耀宗的记忆里,60年来,大陆对香港影响最大的事件是1989年的“六四”事件。当时香港连续发起了150万人和100万人的大游行,抗议中国政府镇压学生的暴行。

谭耀宗解释了香港人对“六四”如此投入和关注的原因,他说:“香港的电视和媒体的报道的时间比较长,大家把精力都放在这个上面,而且因为香港和内地已经有了97回归问题,所以关注更多了。”

对梁国雄来说,“六四”事件是那一代香港人不能磨灭的烙印。他说:“89年(事件)是学生运动,是民主运动,对那一辈的香港人来讲是永恒的烙印。”

2004年,梁国雄当选立法会议员时在誓词中特别提到“平反六四”。后来,在每一次的“六四”周年纪念中,他都会组织香港人举行示威活动。

*97回归,香港人第二次移民*

香港《苹果日报》说,“97回归”对香港人在港英政府帮助下建立起来的对香港的归属感和认同感产生冲击。香港人开始了从大陆逃到香港后的第二次逃亡。这次他们选择了美、加、澳、新等西方国家。

谭耀宗和梁国雄都选择了留下,谭耀宗说:“我觉得香港是我的家, 我也是爱国爱党,而且支持一国两制。所以我为什么要离开呢? 我也参与了过渡期的工作,我觉得中央是很有诚意来落实这个工作,我很有信心。”他补充说,当时离开香港的很多居民近年来又陆续回到了香港。

粱国雄表示97回归他很高兴,因为毕竟结束了英国的殖民统治,但是不幸的是中国政府并没有让香港人有主人公的感觉。他说:“97年7月1号那一天开始,我们认为应该是香港人享受更多的民主, 当真正的主人,但是这个没有实现,反而在回归12年后,我们还在争取普选。”

*回归12年,‘大陆救港’?*

谭耀宗说,回归后的12年期间,香港人最大的恐惧是三次“金融危机”。有报道说,“大陆救港”使得香港摆脱了经济危机。梁国雄认为,这个阶段的香港为大陆“太子党”和官僚资本集团提供了把国有资产私有化和垄断化的平台,香港和大陆的普通民众并没有获利。

*香港未来:港人自己决定还是中央决定?*

对于香港的未来,谭耀宗认为香港的发展与大陆密切相关。政治方面,中央有权决定香港事务。谭耀宗说:“我们要明白,中国是不断发展的,香港要怎样继续发挥自己的优势,在中国发展的同时,我们怎么样相铺相成来做事情,对两边都有好处......如果是中央政府对着干,这对香港是没有好处的。”

而粱国雄则认为,香港的未来在于香港人自己的选择。他呼吁香港人为全中国人的民主和自由尽力。梁国雄说:未来在香港人自己手里,(香港人)应该继续争取自己现在还有的一点民主自由,为实现全中国的现代化、富强和民主尽一份力。


关键词:文革,六四事件,香港回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