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听众再论中国贫富差距

  • 萧敬

几天前,我们在听众信箱节目里讨论了中国的贫富差距日益增大的问题。按照中国官员的说法,目前中国的贫富悬殊已经到了必须引起当局警惕的程度。中国当局已经意识到,中国财富分配不均、两极分化的问题已经对社会稳定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听众对这个问题有很多话要说。今天我们就来听听几位听众朋友的看法。

*危机四伏 积重难返*

吉林的黄先生是这样说的:

“无庸置疑,中国社会已经进入了高风险期,我想举实例说明。我们这里有一个广播台‘都市110’,它有一个电视节目‘守望都市’,几乎每天都有凶杀、抢劫、斗殴事件,犯罪低龄化、女性化,亲情反目为仇。中国目前是危机四伏,四面楚歌,千疮百孔,积重难返。”

*形势好 何言高危?*

江苏的叶先生认为,中国社会并没有进入高危期:

“我反对说现在中国处于社会高危期。政治上,中国已经跳出了极左思潮,经济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工人下岗已经基本解决,农民收入稳步提高,城市居民医疗保障和社会制度明显完善。你怎么能说现在中国处于高危期呢?”

需要指出的是,叶先生的这些观点和中国官方有差异。比如,中国当局明确承认,改革开放以来的医疗制度改革是失败的。叶先生提出这些观点,不知是否有事实作为依据?我们愿意和叶先生进一步探讨这个问题。

*胜过毛泽东时代*

江苏的郑先生认为,由于中国经济目前处于发展时期,出现贫富悬殊现像是很自然的。他说:

“我们现在的社会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如果说不是发展的问题,那么,毛泽东时代的社会是没有风险的,难道这就是我们现在需要的社会吗?今天,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生活水平,跟以前比起来确有提高,这是事实,社会问题的解决最终还是要靠经济的发展。

如果用西方社会那种个人主义的观点,我们社会就更容易产生问题,产生矛盾,所以我支持一党专政。”

在这里,我想说明一点。按照国际公认的衡量标准,中国的贫富差距已经超过了西方所有的主要发达国家。

*“为国分忧”嫁忧于民*

黑龙江的张先生谈到下岗职工的艰难处境。他说:

“我原来是黑龙江地质局的职工。1998年,整个黑龙江地质系统搞所谓的‘下岗分流,为国分忧’,变相强迫所有职工自愿辞职,每人只给两万块钱,就打发回家,什么都不管了,没有任何社会保障,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养老保险,什么也没有。上访也没用,上访就抓你,我就进过北京的收容所。”

*富了官老爷 穷了老工人*

张先生说,当官的工资翻番,出门开车,而下岗职工有病只能等死。 他说:

“现在我们这些人的生存状态可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下来的这些都是老职工,在计划经济时代都是为共和国出过力的。现在都不敢有病,有病就等死了。谁管你啊,没人管。现在中国的贫富悬殊问题就是体制造成的。

在岗的这些官老爷们,从98年到现在,工资翻番地长,处长、科长都开上车了,我们这些人是社会最底层了。我对共产党的这个改革根本不抱什么希望,也不抱什么信心。”

*制度使然*

上海的黄先生说,社会制度导致了中国的贫富悬殊现像。他说:

“中国的两极分化问题是社会制度造成的,或者说是腐败造成的。这种两极分化共产党有没有能力解决呢?实际上,共产党不会去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制度造成的问题。”

最后,感谢听众朋友发表自己的看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