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生化武器威胁有多大


十二月在华盛顿公布的一份新报告分析了美国在遭受九一一恐怖袭击后对生物恐怖威胁所做出的反应。报告说,美国在这方面取得了进步,但是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那么生化武器对世界的威胁到底有多严重呢?

*一战的教训*

化学武器的毁灭效果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首先显示出来的,当时德国向战壕中的敌军使用有毒的氯气,摧毁接触到这种气体的人的呼吸系统。

克莱蓬是华盛顿史蒂姆森中心的创立人和负责人。这个机构专门致力于推动国际和平与安全。

克莱蓬说,“令人欣慰的是,一次大战战场上大范围使用了化学武器后,许多国家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教训,了解到了它可怕的结果,于是国际社会一致努力,试图就禁止使用这些武器制订全球性标准。现在已经有了这些标准。”

*伊拉克用过,但不敢毒美军*

这些标准包括在1997年签定的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条约中。在制定这个正式条约之前,伊拉克在1980年代的两伊战争中对伊朗人和库尔德人使用了化学武器。

山姆森女士是华盛顿防卫信息中心的武器专家。山姆森说,“伊拉克在两伊战争期间的确对自己的人民和伊朗人使用了化学武器,所以他们几乎可以肯定有大批化学武器,他们在第一次海湾战争时拿出来过,但是我不认为他们使用过。因为美国当时很清楚地表示,如果伊拉克胆敢对美国军队使用化学或者生物武器,美国将使用它所具备的一切能力做出反击。”

*炭疽杀手不明*

2003年美国出兵伊拉克的时候,人们担心伊拉克有生物和化学武器。但是到头来他们显然没有。事实上,生物武器很少被使用。但是在2001年九月十一号恐怖袭击后不久,包含炭疽细菌的信件被投送到美国五个媒体机构以及两名参议员的办公室。在接触了这些信件的人当中,五个人因为吸入炭疽菌而感染死亡,另外22人则出现了皮肤感染。到现在还没有查清楚谁是这一恐怖行为的罪魁,究竟是一个恐怖分子所为还是一个恐怖组织的行为。

*个别事件*

1995年东京地铁发生的神经毒气事件是一个名叫奥姆真理教的恐怖组织制造的,他们在东京地铁施放沙林神经毒气,导致12人死亡,数千人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这次袭击在日本引起了混乱,给人们带来了心理上的创伤。但是武器专家克莱蓬和山姆森解释说,虽然有这样几起尽人皆知的事件,但是它们仍然是个别事件。

克莱蓬说,“化学和生物武器引起人们忧虑,但是要制造并传播具有大规模效果的生物和化学武器是不容易的。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很多的技术,而幸亏大多数恐怖组织不具备所有这些必须的技术。”

山姆森说,“恐怖组织这类非国家性机构要发展完整的化学和生物武器是极其困难的。这些是技术性极强、高度先进的东西。”

*幸亏恐怖组织无技术*

山姆森指出,恐怖组织仍然有很小的机会获得和使用某种化学或生物制剂以展示他们的能力,他们也许会以一种相对来说比较初级的方式向平民目标发动袭击。

山姆森说,“我们需要注意的是某种化学或生物制剂被放在比如说一条船上,进入某个港口。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什么保护。他们在设法探测这样的东西,但是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认为这是真正有可能面临威胁的地方。”

自从九一一恐怖袭击以来,美国加强了对化学和生物武器的探测。但这是一个挑战。制造化学和生物武器成份的设施也可以用于合法目的。1998年美国轰炸了苏丹的一个制药厂,认为那里在生产一种用于神经毒气的制剂,跟伊拉克的化学武器项目有某种关系,但是这一点从来没有得到证明。

*威胁小于核武器*

大多数武器分析人士说,化学或生物武器所构成的威胁要比核武器或一、两个人就可以携带的小型武器的威胁小得多。和人们所畏惧的化学和生物“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相比,核武器和小型武器的杀伤力要大得多。

把这篇文章电邮给您的朋友。
打印此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