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地震周年民众抱怨政府压制民怨


去年汶川地震发生时中国官方对媒体采取较宽松的立场,自由报导灾区情况,当时获得国内外好评,但地震过去一周年,官方态度突然转变,开始阻扰记者采访以及灾民诉苦。但是,有专家认为,遏制人民的抱怨,恐怕不如疏导、解决人民的苦痛对国家稳定更有利。

今天,5月12号,是汶川地震一周年。打开新华社的网页,可看见在头版上有专题报导,但新闻内容多是正面报导,只报导生活恢复常规的故事,却见不到有关未获得足够照顾,而气愤且挫折的灾民的报导。新闻标题也不乏如“甘肃陇南: 党员成为灾后重建的旗帜 ”等充满宣传意味的标题,却少见检讨性质的文章。

根据香港明报报导,中国政府除了成立各级的“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更采取人盯人的方式,钉住遇难者家属,阻止他们越级上访,或向外界披露不利信息,将他们与媒体隔离开来。

美国之音记者询问几位灾民是否有人盯人、不准对外发言的现象,有的人紧张的表示“不方便说”,有的人支支吾吾的说“没有”。灾民陈先生(化名)说,灾民们都被盯住。

“有,今天都不准去,都弄去旅游去了。”

绵阳市北川中学遇难学生母灵芝的家长母勇贤也说,现在许多遇难学生的家长都受到监控。

“不允许,就是不允许家长跟媒体谈话。就是以前那个北川中学学生家长,就是不满意、不服气呀,就是那个垮他房子的豆腐渣工程。现在包括北川中学每一个家长,这次都是被监控的,不允许跟外头记者、任何记者,不允许跟记者谈话。”

灾民陈先生对美国之音记者说,政府故意将不满的灾民送走。

“哎呀,现在状况很多都很生气,特别是有小孩的。昨天还在政府哪闹,闹呀。说把他们弄出去旅游,去散心。今天都弄出去旅游了。”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认为,地方政府若不倾听灾民的心声,是丧失灾区重建的良机。他说:“地方政府自己说自己救灾过程当中、灾后建设过程当中,你自己有多少成绩,你自己不能表功是吧,说很多话,还不如灾民说一句话。另外是灾民他自己有什么需求、什么想法,哪些地方觉得有点浪费,有些地方有点不足,那么对于公共资源,就是救灾资源的,更合理的配置,更加以人为本的配置,以灾民为本的配置,这个机会也失去了。应该说是对灾区老百姓来讲,包括对灾区的政府来讲,实际上也是个比较大的损失。”

而过去几个星期,多家国内外媒体进入灾区采访,都受到阻扰甚至恐吓。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发出的新闻稿,芬兰电视台记者马科宁、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安代利尼、英国独立报记者库南,都在灾区采访时受到骚扰,甚至被拘留。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新加坡联合早报,还有香港的电视台都传出记者被身份不明男子拖下车恐吓,或抢夺采访器材的情形。3月28日,搜集地震丧生儿童资料的四川作家谭作人,突然遭到逮捕,目前下落不明。

毛寿龙教授呼吁,政府应正视媒体起到的作用,防堵不如疏导。

“在地震的时候,基本上采取一个疏导的方法。对于解决地震当中、救灾过程当中产生的一些问题,的确起到了一些很好的作用。像国际社会捐款比较多,全国老百姓捐款600多亿,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应该说是媒体起到了很多积极的作用。应该还是继续维持这种比较良好的合作关系,应该说是一种伙伴关系,而不是一种利用和被利用,或控制和被控制这么一种关系。媒体它毕竟是实现老百姓知情权的一个途径。”

受难学生的家长母勇贤说,北京当局现在还在否认豆腐渣工程造成众多死难,面对受难家属仅采取打压的手段,连祭拜死者都有问题,不满情绪累积到最后将酿成麻烦。

“教育局或县委县政府根本没有,今天是纪念日,一周年纪念日,政府也没有在中学操场上作一个祭台,他们教育局也没有打什么横幅,都是家长自愿打的。如果说就是为豆腐渣工程,在网上不是看见了,上报国务院、中纪委了嘛。如果国务院中纪委或县人民政府不理的话,肯定,在三年之内,肯定有一次骚乱。肯定以前那个家长要实行自杀行为!”

香港明报建议,中国官方现在采取所谓维护稳定的“维稳”手段,阻止灾民与媒体对外公布真相,就像去年地震时因为水流堵塞造成的堰塞湖,最终将会爆发,引发灾害。

关键词:中国,四川,汶川地震,媒体,压制民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