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严禁民众五四举行反日示威


在五四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中国政府在各大城市加强戒备,严禁民众再次举行反日抗议示威。1919年的五四期间,以北京的大学生为先导的抗议示威也是以反日为主题的。86年过后,一些观察家们认为,促成当年五四运动的一些重要因素在中国依然存在。

*当年和今天,日本都是导火线*

1919年5月4号,北京的大学生走上街头,抗议当时的中国政府准备承认由日本接受德国在山东的殖民地利益。抗议世界列强欺侮中国、抗议日本侵略中国的五四示威很快演变为反政府示威,为中国共产党的兴起和最终夺取政权铺平了道路。

86年过后,中国南北许多大城市,包括北京和上海,再次发生大规模反日示威。日本主要报纸《朝日新闻》在五四前夕发表文章,指出当年的中国跟今天的中国有许多相似之处。当年中国民众示威,日本是一个导火线。今天日本也是一个导火线。当年的示威民众除了反日之外,还要求中国实行推行民主和科学。今天的示威民众也要求获得政治发言权。

*何亮亮:中国民众对日心理不平衡*

就今天中国民众所表现出来的反日情绪而言,香港时事评论家何亮亮认为,这个问题有日本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自己的特殊问题。他说,中国民众对日本普遍有一种心理不平衡感,认为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遭受了巨大的灾难,但是,中国却没后享受战胜国的权利:

“无论是中国国民党的领导人,还是共产党的领导人,都放弃了对日本的索赔要求。这样就造成了中国老百姓心中的一种不平衡的情绪。这是一个客观的事实。问题是,中国的媒体,中国的教育又不愿意去谈这个问题,所以,一旦日本发生如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教科书等问题,在媒体上一渲染,就会引起民众的强烈不满。”

中国和日本作为东亚地区的两个大国,有深厚的历史关系。这种关系使得中日关系在中国带有特殊的意义,使中日关系不仅仅是一个国际关系问题,也常常成为中国的国内问题。

*反日示威必然演变为反政府示威*

香港的时事评论家何亮亮说:“在中国有一个特点,反日示威之后,必然就会变成反政府示威。这个情况也不是现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才有的。从五四开始就有这个情况。这是中国很值得研究的一个问题。”

1919年中国民众反日示威很快转变为反政府示威和行动,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之所以在国际舞台上遭受欺侮,是由于中国政府腐败无能,丧权辱国。要使中国在国际社会获得应有的尊敬,中国政府必须更换,要有一个好政府。

在今天的中国,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民众当中也存在对政府的强烈不满,甚至怨恨。因此,从最近各地出现起初得到政府默许的大规模反日示威一开始,中国国内外的评论人士就普遍指出,这种示威对中国政府构成巨大的风险,因为这些反日示威很容易失控,变成大规模反政府示威。

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认为,这里的关键问题是,中国至今没有解决当年五四运动时期提出的关键问题,至今没有民主宪政,让民众可以通过示威的形式和平地抒发内心的不满,因此中国才会有大规模群众示威容易失控、对现存政治体制本身造成难以经受的震荡的问题。

*五四运动启示:建立宪政制度*

何亮亮说:“中国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宪政的国家。这才是中国的一个最紧要的问题。只有当中国实现了比较好的一种宪政制度的时候,那么,民主跟科学的问题,德先生,赛先生也就迎刃而解了。因为没有一个好的宪政制度的话,当公民没有宪法所赋予的民主与自由的权利的话,其他问题也就无从谈起了。这也就是五四现在还能给我们启示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在今年的五四到来之际,中国政府已经采取多管齐下的措施,其中包括通过各地公安机关发出警告不许游行,通过官方控制的大众传播媒介给反日情绪降温,通过官方控制的通讯系统,控制、追查利用手机短信联络号召人们举行抗议示威的人。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努力劝说参加反日抗议示威的民众相信,今天的北京政府已经不是86年前腐败无能、丧权辱国的北京政府。现在的中国政府是励精图治、奋发图强的。用中国外长李肇星的话说就是,“我们一定要相信党和政府完全能够从国家的根本利益出发,妥善处理对日关系面临的各种问题。”

由于中国不准许进行独立于政府的民意调查,现在还不清楚中国民众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愿意相信政府的这些说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