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听众论中国人上访及上访制度

  • 萧敬

上访以及上访制度的设立,是一个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的现像。有分析人士认为,上访以及上访制度既是中国目前政治制度的产物,也带有明显的中国传统色彩。

*上访无用 反遭其害*

谈到上访,听众有很多话要说。首先,让我们来听听安徽一位姓李的听众朋友是怎么说的。李先生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谈到他对上访问题的看法:

“我从98年开始,一直上访到现在,我到处被他们陷害。我到处上访,到省里,到中央,都是无效的。”

浙江的韩先生也对上访的效用持否定态度。

他说:“我们这个国家因为不是民选政府,所以不能代表民意。各级地方官员是既得利益阶层,他们的做法不受任何制约,人民没有渠道可以说话。上访实际是没用的,因为你上访,最后还是回到基层。”

*剃头挑子一头热*

江苏一位姓王的听众朋友认为,中国的官僚体制导致各级领导官官相护,因此上访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当局制定上访条例只是做做表面文章而已,并不能解决老百姓有冤无处诉的问题。

*言路阻塞风险大*

浙江的黄先生认为,上访制度不但是表面文章,而且上访的人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他说:“中国的老百姓乾脆还是不要上访、搞这种恐怖为好。要是你真正上访的话,要是问题大了,牵连到官员,你还要进监狱。我们这里很多拆迁户,得不到补偿,就去上访,是要坐牢的。制度上不改,如果要上访,是难上加难的。”

湖南的王先生说,他为了申诉自己的冤情,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逐级上访,结果反被称做“刁民”,遭到派出所的拘留。

他说: “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为我这个案件下了四封信,我在北京的公安部门呆了整整四个月,但是一点用都没有,最后被建国门派出所给拘留了。你看,告状、告状,最后告到监狱里去了。公安部、省里、市里,我都下了信,他们说我们是‘刁民’啊。他们说我们是跨级上访,我是从县里,到市里,到省里,最后到中央公安部,我的全部材料都有,但是我却被拘留了。”

*条例有陷阱*

上海的张先生自称是一位“老上访”,让我们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我是老上访了,我对上访问题有了比较深的研究。我就讲讲新的上访条例吧,还有什么‘四个80%’等等,这些法律或者条例都是恶法,设了很多陷阱。信访部门的职能就是怎么欺骗你,怎么愚弄你。”

听众朋友,如果您对上访问题有什么看法,也请告诉我们。谢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