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日本二战史观引发亚洲与邻国摩擦


这个月是太平洋区域二战结束60周年,但是日本的邻国表示,日本还没有完全承认本国掀起这场战祸并导致被占领国苦难的罪责。日本的这种立场不断使日本和大多数邻国之间出现问题。

东京靖国神社祭祀仪式上的乐声是灵魂音乐和军队进行曲的结合,那是日本国教和军国主义相互交织年代的回响。

*靖国神社成争论焦点*

对日本的亚洲邻国说来,靖国神社证明日本从来没有真正为自己在20世纪发动的那场侵略而悔过。许多国家对日本的入侵、它野蛮的殖民主义以及日本在二战期间滥杀无辜平民和俘虏依然保持着痛苦的回忆,虽然到这个月二战已结束60年了。

但是对日本人来说,靖国神社是战争亡灵的永久归宿。然而,靖国神社具有争议,因为那里也供奉着战争罪犯的牌位。靖国神社的祭祀长汤原清次说,这个神社只是为了抚慰战争受难者。他说, 靖国神社不是军国主义的庇护所,它不是崇扬暴力的地方,他希望世界各国对此有适当的理解。

每当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时,中国、韩国和北韩总要表示愤怒,认为日本官方不该对战犯表示敬意。

*为军国主义辩护*

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日本领导人会在靖国神社问题上转变立场,或者不再从事其它引发争议的行动。实际上,在日本的主流辩论中有越来越多的参与者都为20世纪的日本军国主义辩护,其中包括东京国学院大学的大原教授。

大原教授说,事情并不象中国所指控的日本侵略那样简单。他说,某些亚洲国家,例如马来西亚,感激日本皇军在20世纪40年代把他们从西方殖民主义的统治下解放了出来。这位教授承认,日本曾犯过错误,但是应当以更为平衡的观点来看待有关事件。

*亚洲希望日本学德国*

对许多亚洲人说来,这是不可饶恕的态度。他们要日本跟从德国的榜样,因为德国表达了深切的痛悔,而且教育民众本国造成了可怕灾难,并且要为死于战争的无数平民承担责任。

日本为它所造成的苦难再三表示反省,最近一次是在8月2号。但是这种表示与北京所要求的赎罪态度有很大的距离。许多批评人士也抱怨日本学校没有就本国曾奉行的军国主义以及在二战中的侵略行为问题教育学生。

还有一些批评人士说,东京没有采取行动弥补最近和邻国间日益恶化的关系。一些人认为日本当局批准的具有争议的教科书为日本的过去涂脂抹粉,而教科书事件今年在中国和韩国激起了反日抗议,并导致北京和东京的关系跌落至30年来的谷底。

*小泉首相受批*

日本国会反对党民主党议员原口认为,小泉纯一郎首相要为这一现状负责。作为自民党领袖的小泉纯一郎在4年执政期间,把注意焦点集中在国内改革上。原口说,小泉纯一郎利用靖国神社和教科书事件在派系斗争中维持党内保守派的支持。

原口说,小泉纯一郎政府没有外交策略,也没有和中国及韩国的领导层建立关系。小泉纯一郎在自民党内的权力基础薄弱,所以他出于国内的政治因素而有意挑起民族主义情绪。

华盛顿传统基金会的东北亚政策分析人士巴尔比娜.黄也认为,日本可以采取步骤和邻国改善关系。她说:“如果日本的确希望在与中国和南北韩之间的斗争中胜出的话,那么最佳途径是日本去除自己受人攻击的口实。如果整个日本社会能这样做,在国内处理好这些问题,那么韩国、中国和北韩就失去了一再指控日本的把柄,这样就变成是他们在不断挑动是非了,而且全世界也会看到这一点。”

*民族主义纠缠领土纠纷*

近年来,韩国和中国的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上扬,而且在国际事务中又日益具有冲击力。这两个国家在长期受到忽视的领土纠纷上开始和日本对峙,而且还在其它方面向日本挑战。

在二战后的几十年里,北京和首尔对日本的暴行保持相对的缄默。有些分析人士说,那是在日本重新崛起成为经济大国之前,在这之后北京和其它亚洲国家政府意识到,可以利用日本当年的侵略行为打外交牌。

但是许多日本人指责这些亚洲国家过度利用这张牌,声称这些国家无视日本这60年来的和平业绩以及东京提供的几十亿美元援助。如今许多日本人希望政府放弃战后一向在国际交往中所显示的被动态度,并要求取消有关日本只能拥有用于自卫的军队的规定。

*民族主义忧虑*

詹姆斯.普日斯杜朴是华盛顿国家战略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他警告说,亚洲各国关系可能走下坡路,在这一过程中,对某一个国家的民族主义产生的忧虑,会在另一个国家激起民族主义情绪。

普日斯杜朴说:“这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没完没了的争论一样,在中国和日本,民族主义情绪都在上涨,而且焦点集中在象主权之类非常敏感的问题上。这些令人关注的问题,肯定具有加剧紧张关系和引发冲突的潜在力量。”

许多亚洲人都希望日本和其它东北亚国家之间的经济与文化交往能愈合旧日创伤。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在二战结束60周年之际,日本及其邻国看来都在听任民族主义行为干扰他们的共同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