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二战后亚太格局:国共争战


二次大战结束60年后,共产党政府开始承认国民党军队抗日的贡献,逐步还原历史的原貌。成都的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群里,包括了国民党抗日军队纪念馆,其中还有连战的题词。另外还有一本70多万字、正面描写国民党抗战的书《国殇》获得出版。

台湾淡江大学美国研究所教授戴万钦说:“在小三峡这个地方,三峡这个地方国民党军队其实还打过胜仗。那个地方叫做石牌。现在中共已经承认石牌战役是国民党打的。但是他留下的纪念馆都不大。只要这个战争是中共打的话,当然会给比国民党更多的承认。”

*平型关战役林彪挨批评*

中国文化学者陈晓雅指出,共产党军队在对日抗战时期保留实力、以准备对抗国民政府的史料已经逐渐披露。她说:“以前我们知道百团大战,彭德怀。后来受批评了。为什么抗日还受批评?原来是彭德怀的军事策略有失误:他过早的暴露了共产党的实力,把日本人引过来了。他不是说你抗日有功,还反而受到批评。最近读史料才知道不光是彭德怀受批评,连林彪打平型关战役,这是共产党第一次和日本交锋打胜仗,也是挨批评的,在内部,理由也是一模一样。”

抗日结束之后,日益茁壮的共产党军队和国民党军队展开了内战。台湾东华大学教授杨开煌并不认为国共军事力量的差距是造成最终胜负的主要因素。他表示,共产党清新的形像、土地政策的成功、严谨的军纪和高明的战略,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因为这些都是国民党所无法提供给老百姓的。

*中共宣扬价值观深入人心*

杨开煌说:“共产党在抗战一胜利以后,就有效的揭橥一些价值观,这些价值观是比较深入人心的。比方说联合政府,这里面就意味着要和平,共同建设国家,这正好符合当时8年抗战之后中国的人心所向和需要。对照国民党,希望自己独掌政权、消灭共产党这种做法违背了中国老百姓的主观愿望。在我来看,他不但是对知识分子有号召,对农民有号召,对各个阶层有具体的做法,让民众有口皆碑的去宣传,最后军事斗争的胜利也是他能够迅速得到权力的原因。”

韩丁的《翻身:中国农村革命纪实》里记载,共产党通过土改,在农村的稳固根基保证了共产党军队所需要的粮食和人力供应,因此支持了与国民党军队的军事对抗。费正清主编的剑桥《中华民国史》则指出:“中共利用了日本侵略,中国农村财富和权力分配不均所激发的破坏性力量。”

*百姓放弃国民党*

台湾政治大学教授邵宗海指出,与其说老百姓选择了共产党,不如说是老百姓放弃了国民党。当时的中产阶级对于共产制度仍然感到怀疑。因此在两个政党当中的选择,其实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邵宗海说:“很多知识分子因为对国民政府的不满,转而投向支持共产党。倒不一定是共产党的操守、或者意识形态特别吸引他们。就算是两害相权,当时的知识分子取其轻。”

40年代的知识分子对于共产党的本质已经产生了怀疑。《观察》杂志编辑储安平在1947年就质疑共产党能否实行民主?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有什么差异?费正清主编的剑桥《中华民国史》里记载,储安平和他同时的知识分子在中共对待个人、新闻检查制度、思想和政治自由、以及文学艺术的态度都有所保留。

*共产党未避免腐化宿命*

台湾东华大学教授杨开煌指出,共产党在建国之初的理想性虽然维持了20多年,但是后来却仍然难以避免政治腐化的宿命。他引用南斯拉夫共产党理论家德尔拉斯的著作《新阶级》作了解释。

杨开煌说:“就是从一个地下党,或者从一个很艰苦的环境奋斗出来,突然获得政权获得资源,他的腐化就很快。很快的从为人民服务,变成做人民的主人。其实从这个角度来看,共产党还算是比较好的,所以我们看到在50年代和60年代的早期,共产党的作风确实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比较朴实。但是后来慢慢的,尤其离开革命的第一代、第二代,那种腐化就会比较惊人。这是第一方面。因为腐化之后掌握的权力他害怕会丧失,对于民众的批评,他就会认为这是不健康的,有碍稳定的。这不只是共产党,这是所有执政者普遍的规律。因此西方才有一句话,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也因为这样,所以西方的制度有不断的监督,防止腐化的现象。这是共产党并没有逃离政治的一般规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