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极权政权干扰封堵境外广播电视


在冷战时期,极权主义政权曾经千方百计地封堵不受他们控制的广播和电视节目。如今,冷战已经结束,但是干扰封堵广播电视节目的行为继续在世界的一些地方存在。

世界各个独裁政府仍然在本国使用古老的手段,也就是通过把批评人士投入监狱并且取缔他们的出版物,来压制批评的声音,消除那些对他们不利的新闻报导。但是,今天的独裁者如何对付来自境外的广播节目呢?

很简单,干扰封堵这些节目。

在美国之音长期从事国际广播研究的吉姆.艾利奥特说,即使采用了一些新科技,但是干扰堵塞广播节目使用的方法仍然和过去差不多:“干扰的方法很简单,当一套广播节目试图进入一个国家的时候,(干扰者)只要在这套广播的相同频率上加入有害的干扰信号就可以了。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干扰广播节目采用的是这种方式,冷战时期也是这样,到今天仍然如此。如果你搜索频率,收听短波收音机,你会听到某个频率出现一种乱哄哄的噪音,某个国际广播电台在噪音的背景下正竭尽全力地试图把声音送入你的国家。”

干扰的结果很像是身处一间拥挤的房子在观看一场体育比赛,欢呼声震耳欲聋,你几乎无法听到旁边人的声音。

维护言论自由的人士一直谴责干扰堵塞广播节目的行为是企图阻挡信息流动。美国政府所属的广播管理董事会主席肯尼思.汤姆林森负责监管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以及其它由美国政府主办资助的广播实体。他表示,这种作法是非法的,它阻碍干涉了国际间广播信号传送流动的自由与开放。

*干扰电视比干扰短波更容易*

专家们表示,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类似电视这样比较新的传播技术实际上比老式的短波收音机更容易干扰阻塞,道理很简单,因为无线电广播可以同时以很多不同频率进行。

广播研究人员艾利奥特说,干扰电视信号,尤其是来自卫星的电视信号,相对比较简单:“在所有可用于进行国际广播的媒体中,短波是最难阻断的,这是因为短波频率发射传送的物理特性。来自距离远的发射机信号比距离近的发射机信号更容易传入。电视信号的传送距离比无线电广播要短得多,因此干扰阻断电视信号要容易得多。或者是另外一种情况,如果电视信号来自一颗卫星,它们很容易被干扰,因为只需要几瓦的功率就可以办到,而且这些信号没有短波信号具有的那种抗扰性。”

法国媒体研究机构“记者无国界组织”的亚洲专家布罗赛尔表示,无线电广播仍然是世界各地很多人们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基于世界上很多人不识字或者无法使用因特网,无线电广播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具民主化,最受欢迎的媒体。能够接触到全球亿万民众的唯一途径就是无线电广播。”

*冷战后中国成最大干扰国*

分析人士指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已成为冷战后世界上最大的干扰国际广播节目的国家。布罗赛尔表示,诸如法国‘泰雷兹’公司这样的西方公司已经向中国出售了广播设备,这些设备同样可以用来干扰广播节目:“非常有意思的是,一些西方公司向中国人出售技术,而中国人则向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出售干扰广播的技术。因此这意味着,出于商业的原因,类似泰雷兹这样的外国公司实际上正在帮助中国政府阻止亿万听众收听到一些具有自由和独立性的广播节目。”

泰雷兹的官员拒绝对该公司的销售业务发表看法。一家名为“洲际电子”的美国公司也向中国出售了发射传送设备,这家公司同时还向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以及台湾销售发射传输设备。

专家们表示,“干扰设备”这种说法其实有些用词不当,因为发射传输设备是一把双刃剑,不仅可以用于广播节目,同时也可以很容易地转变用于干扰节目。

尽管伊朗的神权政府禁止卫星电视并且干扰来自国外、其中包括那些流亡国外的伊朗人开办的广播,但是这种干扰只是零零星星的,通常只是在选举或者举行其它政治活动期间才实施干扰。阿扎德.莫阿维尼是一位伊朗裔美国记者,他从伊朗发回报导说,现实和官方的政策有所不同:“从表面上看,卫星电视遭到禁止。但是实际上暗中得到默许和容忍。我认为你可以很坦然地说,伊朗的大多数人都能够接收到卫星新闻。”

有些时候,政治干扰也在进行。欧洲卫星运营商EUTELSAT今年早些时候曾经表示,该公司不会与新唐人电视台续约,传送其节目信号。“记者无国界组织”的布罗赛尔说,EUTELSAT公司受到了他称之为来自中国的巨大压力,要求取消与新唐人电视台的合同。但是上个月,EUTELSAT公司已经同意重新签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