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领导层亲民努力面临实际挑战


中国领导人近来不断强调要了解中国农民的疾苦,认识农村社会的不稳定性。有报导说,中共领到层正在就未来20年大幅增加农村预算展开辩论,以期解决日益严重的农村问题。但有专家认为,这笔预算无法解决中国农村的深层结构问题。

中国政府正显示寻求解决中国农村问题的更多迹象。路透社报导,中共高层要在3月召开全国人大会议之前举行内部会议,就未来用于农村的国家预算展开辩论。 报导说,新的预算有可能增长到10万亿元人民币,在未来20年里改善中国7亿5千万农民的生活。

美国萨拉.劳伦斯学院的亚洲问题专家穆达文(Joshua Muldavin)教授说,这一消息反映了中国领导层近几年来一直表现出的亲民思想。他认为,报导真正反映的新趋势是,中国领导层要解决农村问题的迫切性。穆达文说:“看起来中国领导层多年来的讨论得出了一个结果。中国农村地区的不稳定不是什么新现像,也不是讨论的新课题,所反映出的新趋势是一种迫切感。”

*农村民众抗议日见频繁*

中国农村地区的民众抗议示威近年愈来愈频繁出现。中国安全部去年底宣布,2005年发生了8万7千起大规模民众示威抗议事件, 比前一年增加了6.6%,其中受到国内外媒体广泛关注的有河北定州市农民征地纠纷和广东汕尾警民冲突所造成的严重流血事件。

萨拉.劳伦斯学院的穆达文教授说,中国政府早已了解中国农村问题的严重性,现在行动起来,站在农民一边,采取了一些非常有力的措施,比如免除农业税等。但是穆达文认为,中国政府在农村改革中没有做到关键的一点。他说:“如果你禁止收缴农业税,与此同时,你又不给乡政府发放经费或其它资金,结果是乡、县级政府不得不靠其它途径来收费,寻找资金,才有可能向农民提供一些象乡村道路等基础设施的服务。这是个财政问题,也是个结构性问题。”

*农村急需解决七大问题*

穆达文说,中国的中央政府必须长期地、切实地拿出资金来支持他们所表达的亲民言论和所展现的亲民形像,而不能要求地方政府向农民提供教育、基础建设和社会福利,否则的话,中央政府的农村政策就是自相矛盾,言行不一。

中国官方媒体了望周刊援引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韩俊的话说,根据该部对全国两千个农户的采访,发现农村急需解决七大问题,其中最突出的是低价征地问题,而农民负担最重的则是教育费用,占农民收入的30%。

长期关注中国农村问题的旅美学者、当代中国学社负责人程晓农认为,10万亿元人民币的农村预算平均到20年里,每年是5千万亿元,中央政府如果把这笔钱全部作为教育经费拨给农村地区,是够了。但是他说,这笔钱如果作为农业开支拨给县乡级政府,那还不够用来偿还全国乡县政府普遍欠下的巨额债务,哪里谈得上减轻农民负担,而期望中央政府从正在酝酿的农村预算中拿出钱来履行其提供义务教育的职责,恐怕更是画饼充饥。

*程晓农:中国政府未履行宪法义务*

程晓农说:“中国的宪法规定施行义务教育,也就是说,义务教育的责任在政府。如果义务教育不能兑现,这是政府的过失,政府必须承担责任。中国政府一直没有履行宪法规定的义务,一直对农民赖帐,所以农村的中小学教育基本是农民自费的,中国政府一直在违宪。”

程晓农认为,中国政府现在采取的这些农村政策仍然是治标不治本的措施,无法解决中国农村的深层结构性问题。他说:“中国政府并没有认识到要解决农村问题的根本,它只是认识到了必须缓解农村问题。这里面差别很大。解决农村问题要害是改变农村的制度,中国政府没打算这样做,它只是要缓解中国农村现在面临的一系列危机状态,所以采取一些缓解性措施,是一些治标不治本的东西。”

*专家:高速经济增长带来社会问题*

萨拉.劳伦斯学院的亚洲问题专家穆达文教授说,中国很多农村地区经济停滞,农民生活每况愈下。虽然中国农民的口袋看起来比过去多了一些金钱,但是他认为,金钱不能取代农民失去的土地,不能取代农民失去的公共卫生资源,不能取代农民失去的免费教育,也不能取代农产品价格市场化给农民带来的不确定性。他说,中国农民感到气愤的是,国家的经济计划对占中国人口最多数的农民需求视若无睹。

穆达文教授说,中国农村问题是在过去20年改革开放的长期过程中逐渐形成、逐渐尖锐化的,需要一个长期的对策。他说,中国高速的经济增长带来了社会和环境等问题,但也正是这些问题给中国的经济能否继续持续增长提出了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