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左右派批评政府经济改革政策


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上,中国总理温家宝承认,在进行了20多年经济改革后的今天,不少中国民众在就医和子女就学等方面陷入困难,表示要通过进一步的改革解决这些问题。但是与此同时,中国的改革政策正在受到国内左右两派的批评。批评人士说,改革导致或加剧了这些威胁民众基本生活的问题。

经过将近30年的经济改革,中国在许多方面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成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经济大国之一。中国大力宣传改革的辉煌成就,国际工商界也把眼光和资本纷纷投向中国,而另一方面,大批的中国民众却是怨声载道。

批评者认为,北京政府一味重视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经济改革政策,忽视了中国民众最根本的利益,导致中国大批普通民众在就医和子女上学这样的基本生活问题上陷入困境。抛弃了社会主义教条的中国政府在强调经济效益、推动企业改革的同时,未能建立充份的社会保障体系。

*温家宝承认存在看病就学难问题*

中国官方的报纸也承认,许多中国人生了病只能听天由命,上不起医院,许多的人家因为缴纳不起动辄上万元人民币的学费,不能送孩子上学。农村地区则不断发生群体抗议事件甚至出现人员伤亡。在这次人大会议上发表政府工作报告以及跟人大代表交谈的时候,中国总理温家宝承认了这些问题的存在。

在过去的20多年里,中国的经济改革政策受到中国国内左、右两派等多方面的批评。不久前被北京政府勒令关闭的中国工人网的主编严元章就是从共产主义左派的观点对中国经济改革提出批评的人。他认为,在20多年来的改革过程中,声称依然坚持社会主义的中国政府抛弃了对并不富裕的中国大众基本生活的关照,让弱势群体自生自灭。

严元章以教育为例,说明了中国在教育方面今不如昔。他说:“在我所在的这个农村家庭来说,假如我现在考上大学,我想我是没有能力上大学的,因为我们家的孩子比较多。当时,学校每个月给我25块钱的助学金,我用20怀块钱就可以吃饱吃好,每月还有5块钱的零花钱。”

*普通民众利益受损害*

严元章声称,老百姓普遍认为,“改革”在当今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肮脏不祥的字眼,因为他们认为当今中国政府所宣传的改革大都是危害民众的利益,实质上是有权有势的人对弱势群体的强取豪夺。他说,中国现在在老百姓当中流行的一句顺口溜就说明这一点:“住房改革,把你的口袋掏空;教育改革,把你的两老逼疯;医疗改革,让你提前送终。”

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对人大提出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承认,在中国的经济改革中,许多中国人陷入生存困境。温家宝提出要解决群众的就医难,子女生学难。他还提出实行重大政策修改,增加对贫困农村地区的投资,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受共产主义和毛泽东路线影响的人往往被称为“左派”,而那些受西方民主自由思想影响的人则常常被称为“右派”。中国经济学家、北京民间政策研究机构天则研究所所长茅于轼从自由派的角度对中国政府和执政党的政策提出了批评。他认为,中国执政党和政府领导人现在显然对政府作用的定位仍然认识模糊。茅于轼说,政府的最重要的功能是维护法治、正义,维护法律的尊严,而不是赤膊上阵、亲自出马解决民众的上学就医等问题。

茅于轼说,在基本法治和正义得不到维护的时候,政府增加投资的诺言和行动的成效都要大打折扣。他说:“我知道在有的农村地区,当地的教委主任他是花几万块钱买的位置。他一旦到了这个位置上,他就要想法把这几万块钱给收回来。用什么办法收呢?他可以雇教师,给教师700块钱的工资,让教师给他300块,教师实际上拿400块。这个现像我是知道的。这样的问题不解决,你多给农村钱有什么用啊。”

*茅于轼:民主与法治是关键*

茅于轼说,中国现在面临的关键问题是如何使中国走上民主与法治的正轨,只有走上这样的正轨,中国才能有希望。他说:“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就要探讨如何让这个国家走上法治的轨道。首先是宪法要落实,言论自由要保障。老百姓的权利,人权要放在最高的位置上。一个部门出一个令,就可以把人权给否定了,这是不行的。要做到这些,中国才能获得有希望的出发点。”

但是,如何落实宪法、保障公民基本人身自由、言论自由、实现中国政治民主化,这些政治改革议题在今天的中国依然是讨论禁区。这些议题不但中国控制的报纸电视电台不能讨论,在中国政府控制的互联网网站上,这些话题也是讨论禁区,不能自由上网。

不过,谈到中国政府对网络言论的限制,温家宝总理在星期二的记者会上回答提问时称,政府听取包括网上言论在内的群众监督。但是他又说,网站要传播正确的信息,不能误导群众。

XS
SM
MD
LG